|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二·障眼
  宋楚宜从宫里出来差不多十几天,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叫青莺出去联系马永福他们几个人------韩止的人盯得实在是太紧了,不仅是伯府门口,连皇城边上的崔家附近,也多有盯梢的人。

  她从来都以为韩止这样的人应该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没料到这次韩止还挺长情,韦言君的死到底是把他给激怒了。

  青莺见她烦恼,也忍不住有些焦躁:“眼看着四少爷就要从蜀中动身回来了,身边没几个人跟着的确是不放心,可偏偏那些人灵敏的跟狗似地,这边稍微一有动作就被盯得死死地。前几****和许嬷嬷去崔府送个桃花烧卖,他们都没放过。”

  宋楚宜将手里的墨猴放回竹筒,伸手将竹筒挂在笔架上,沉吟许久才问她:“马永福他们也没去崔府送个消息?”

  这批人都是个顶个的精明,按理来说只要有一丝机会,就能抓着不放的。可是眼看着都过去十几天了,居然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真的是出了什么事?

  可当时他们分明为了脱身是分散了跑的,若是出了事,也应该有其他没被捉的人来报信才对,除非韩止一股脑的把人全部都给端了。

  这样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所以不得不缩着尾巴做人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宋楚宜手指顺着桌面上影青出筋花口盘子上头隐约透出来的那点青色描摹了一圈,忽的一下站直了。

  她不能就呆在这里坐以待毙,不说宋琰那边她需要马永福这些人手,就算是为了防止马永福这些人落到韩止手里造成更大的祸患,她也不能冒险。

  “备车,我要去舅舅府上一趟。”

  绿衣有些诧异,看看青莺再看看她,有些犹豫:“姑娘,要不再等些日子最近英国公世子夫人往咱们家跑的又这么勤快,外头又有这么些事,若是碰到一起了可不好交代。”

  最近何氏因为替宋楚蜜说成了婚事,与长宁伯府来往得越发密切,虽然宋老太太不待见她,可到底又不好给她没脸,只好容她一趟一趟的往府里跑。

  她话音才落,外头碧莲就欢快的探进脑袋来喊了一声姑娘,喜气洋洋的报说:“姑娘,英国公府世子夫人来了,澳门赌博网站:老太太叫您过去呢!”

  绿衣将双手一摊,又有些不耐烦的冲碧莲啐了一口:“是给你吃还是给了你穿怎么的?怎么回回人家来了你都嚷的这么厉害?平日里也没见你这么殷勤。”

  碧莲睁着一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笑了一声,到底把头缩回去了。

  宋楚宜却心中一动-----碧莲是外头买来的丫头,并没什么根基,认了个外头浆洗的婆子当干娘,也因此而特别缺钱花-----她干娘克扣得厉害,一个月有大半月钱倒是都流进了她干娘的手里。

  因此特别爱投机取巧掐尖要强,就算明知宋毅在宋楚宜这里不受待见,收了宋毅的打赏也敢把宋毅送来的花往房里摆,上次在花园里也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沈清让上了追月亭。

  这样给钱就能用的丫头,倒是或许能派上些用场。

  她招手唤了碧莲进门,上下打量她一眼,就笑着问她:“出过门吗?”

  似这种外头乡下买进来的丫头,大多最开始都不喜欢在宅子里多呆,街头巷尾哪家的胭脂好哪家帕子的花样多她们都喜欢蹿着去,大抵都是熟路的。

  果然碧莲眼里闪着欣喜的光,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在外院跟着我干娘浆洗衣裳的时候常常出去买东西,附近都熟了。”

  是才提了二等的丫头,听说是因为针线活实在做的太巧了,因此四五年就爬到了二等的位子,还进了宋楚宜的关雎院。

  常跟在宋楚宜身边的都是青莺青桃和绿衣紫云四个,这几个人出门也比碧莲显眼的多。

  宋楚宜想了想,顺水推舟的顺着碧莲的意思提起了她的干娘:“我也常听说有下人认干娘的,可大多都听说干娘不怎么好?你替我出门跑一趟,去雇辆马车到我表舅舅府里去,我就帮你个忙怎么样?”

  要么说聪明的丫头就是会审时度势,碧莲连想也没想,飞快的就点头答应了:“不瞒姑娘说,我家没破落的时候,我父亲还当过镖师呢,我从小就把京城转遍了。”

  她知道宋楚宜如今在宋家的分量,从前是觉得宋楚宜身边四个大丫头没一个是不得用的,因此才熄了往上爬的心思,转而四处兜揽些好处。可这些蝇头小利又怎么能和宋楚宜身边的亲近人比?如今宋楚宜肯伸出腿来叫她抱,她哪里有不抱住的道理,只有死命扒拉住的。

  宋楚宜抿唇笑了笑,话锋一转:“可我丑话还是要先说在前头,这件事只能是你知我知,若是除了我们俩还有其他人知道了”

  碧莲听得出宋楚宜的意思,攥着拳头冷汗都快下来了,思索了半日之后还是下定了决心点头:“若是叫其他人知道了,奴婢也不活了。”

  的确是个很聪明的丫头,能分得清楚孰轻孰重,看样子嘴巴也不是个会到处去乱说的。宋楚宜笑着从案上随手取了个赤金的镯子,连同一个竹筒一道递过去给她:“镯子是给你的,竹筒交给我舅母就是。”

  等碧莲接了东西出去,宋楚宜就吩咐紫云绿衣:“你们俩也准备准备出门,去舅舅那里,替我送几盒糕点过去。出门的时候多带几个人。”

  韩止的人也不是万能的,盯得久了总有松懈的时候,这眼看着已经十几天没动静了,警觉性相比之前也会下降很多,这个时候再让绿衣和紫云去添添乱引开他们的视线,他们就顾不上貌不惊人的碧莲了----毕竟长宁伯府一天天出门的下人不说四五十也有二三十,要是每个出去的下人他们都要跟一遍,恐怕韩止那里付不起这个工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