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一·筹码
  韩止觉得自己是有足够的把握能做到对章润的承诺的,他向来不惮于以最坏的恶意去算计人,对待谁都不例外,可毕竟章润是他年少时期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是章润叫他明白他根本就没办法喜欢上一个女人,在不影响自身利益的情况下,他不介意养一个还算喜欢的人。

  可是要能活成随心所欲的样子是很难的,首先就得有足够的筹码。他加派了人手混进市井和郊外,更加上心的搜起之前抓丢了的那批人。

  连韦言希都觉得这实是大海捞针,抹着汗问他是不是该想其他的法子了:“上回动静闹的那么大,他们肯定会谨慎再谨慎,近期恐怕都不会再露面了。我们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耗费的人力物力也不是一般的大,最近锦衣卫那边已经有人盯着他们了。

  “陈襄那边是个无底洞,我们这么闹下去,还不知要往里面砸多少银子。”关山也跟着劝:“言希说的有道理,那帮人我们找了两年才算摸到了个边,可是这回打草惊蛇,恐怕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出来活动了。”

  韩止却并不急躁,相反,他始终对这件事抱着极大的耐心。听完了关山和韦言希的丧气话居然也不生气,将手里的那些记录看了再看,笑道:“不,正好相反。我们的人跟着他们也有一段时间了,之前报上来的记录里清清楚楚的记着,说是这段时间他们活动很频繁。既然活动频繁,那就是他们始终都是有事可做的,如今他们的这个窝被我们给毁了,就必定还要去寻另一个窝。”

  他向来就不是怕麻烦的人,否则也不会为了找当初杀宋楚宁的那批人一找就是两年。他有这个耐心陪对方玩。

  “很多事虽然想着是很难,和大海捞针似地漫无目的。可是动动脑子,就知道不管多难的事总归有能着手的地方。”韩止拿笔沾了朱砂,在纸上连勾了好几个红圈,指着这些红圈给他们两个看:“不信你们仔细看看,当初我们的人是不是经常在京郊把人跟丢的?”

  这么一画,韦言希和关山就都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狡兔三窟,意思是京城这个黄大仙庙附近的宅子很可能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窝,他们还有另一个窝。而按照这两年来的规律,他们的另一个窝很可能就是在京郊。

  “可疑地点分批的去搜。”韩止将手里的笔随意扔在桌上,面上带着惯常的冷笑:“陈襄那边多塞点钱,动静闹的大一些。对外就说是咱们庄子上出了几个逃奴。闹的越厉害,他们就越沉不住气,沉不住气了,就该出来找门路了。”

  大张旗鼓的搜了好几天闹了好几天,总算真是等来了撞树的兔子。

  他坐在原先搜查过无数遍的宅子里,眼睛也没抬的冷笑了一声:“老老实实说吧,或许我心情好,还能留你一条命。”

  这是他今年以来除了得到章润原谅的第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因此就算是冷笑,他也尽量控制不叫自己显得太过阴冷,把双手往头后一枕,舒服的靠进摇椅里。

  底下的人没发出声音,嘴巴抿的死紧,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关山自背后狠狠的在那人膝窝上一顶,强逼着他跪在了地上,眼睛却看着韩止:“世子,要不要用刑?”

  韩止面上含着笑意,那笑意却一丁点儿也没到达他的眼睛里,他伸长了腿往那人的下巴上一踹,那人就被踹的连着往后翻了个跟头,后脑勺磕在台阶上发出重重的一声闷响,嘴唇旁边渗出暗黑的血丝。

  关山早已经身手灵活的往一旁躲开了,韩止伸出脚自己拍了拍鞋面上的灰,紧跟着走了几步踱到那人面前,伸出脚踩在他头顶上,声音冷然:“给你留了脸,你就接着。我这儿虽不比刑部大牢,却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跟我犟,我多的是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

  他眼睛在那人身上扫视一遍,视线定格在他手上-----手心里有厚厚的茧,连虎口处也有看起来年头不少了的旧伤疤

  看起来居然还是个当过兵的,韩止心头疑惑大增,蹲下身来握住那人的手仔细端详一阵,面上仍旧噙着一丝莫名的笑意:“你就算什么都不说,我也有办法查出你的身份,还不如少受些苦,告诉我你究竟是谁的人,不是更划算?”

  韩止的手劲极大,拗着他的手指往后几乎与手背垂直,很快那人的手指就发出咯吱一声脆响,食指软趴趴的垂着,显然是断了。

  那人出了一脑门的汗,整个人脸色发白的往后仰,头发也被湿答答的汗黏在面上脖子上,却仍旧咬着牙一声不吭。

  马旺琨倒不真的是这么硬气,只是他这人活了一辈子没别的盼头,就指望着能看着儿子女儿上进得个好归宿,宋楚宜对他们的家人都仁至义尽好好安置好了,他若是这个时候出卖了人,不说宋楚宜会不会放过他的老子娘和妻子儿女,就算是崔绍庭和崔应书,也不会放过他。

  当初当土匪的时候早就已经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了,腥风血雨里过了这么多年,他原本就没想过还能活着。这回就算真的死在这个人手里,还能换来家人一生平安富贵,也算是值了。

  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他反而觉得下巴和手指那里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楚都不算痛楚了,仰着头咬着牙一言不发的望着韩止冷笑。

  韩止不意他忽然发笑,及至看见了他挑衅的笑意不由怒极反笑,一脚踹在他腹部把他踹出老远,转头吩咐关山:“放出风声,就说我这里抓着了一个当初行凶的匪徒!”

  这人不开口,他自然有别的办法。慢慢磨,让他把所有的疼痛都试上一遍,看他招不招。就算他不招,外头他的同伙也会着急的。

  拿出帕子擦了擦手,他目光森森的看了隔壁半响,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