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七·进宫
  家里的事情宋楚宜并不知道,她直到进了宫人也仍旧还是恍惚的饶是她再怎么预知先机,也不能猜出皇后此番为何要召她们进宫来。

  若是荣成公主的话起了作用,大不了春日宴的时候手轻轻一放,贤妃自然不会在这个当口还傻的冲上前来为个女儿伴读的事和皇后置气。原本就没有必要让她们进宫来多此一举的。

  来接宋家几个的是齐嬷嬷,上次进宫之时宋楚宜已然见过她一回,为人很是谨慎妥当,引着她们进了清宁殿偏殿,眼睛一扫,就有小宫女上来奉茶。

  “各位稍等一会儿,等娘娘那边宣召了,我再领着姑娘们过去。”齐嬷嬷将目光落在宋楚宜身上,见她仍旧如同第一次进宫时一般垂眉敛目,全没有一点儿情绪外露出来,倒是笑着抿了抿唇。还真是叫皇后娘娘说对了,这个小姑娘打眼瞧过去,就是同别人不一样的。

  等上差不多半个时辰,才有宫女过来递了话,齐嬷嬷将帘子一掀,露出外头院里的鼎炉和一颗缀满了花的梨树来,引着她们往正殿里去。

  宋楚宜上一世并不曾见过皇后,在娘家的时候她这样没规矩名声又不好的姑娘是没机会进宫的,嫁了人之后皇后娘娘早因为太子和太孙接连暴毙支撑不住去了。

  算上来上一世进宫觐见荣贤太后的时候,因为要做戏,也没敢瞧皇后一眼,如今终于看见了,又觉得同自己想象当中的也没什么不同她和荣成公主很有些相似之处。

  “你吵着闹着要留了做伴的,是哪一个?”皇后笑着叫她们起了身赐了座,又偏了头去看右首旁坐着的九公主。

  九公主眼睛也没往她们身上溜一溜,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十足的坚决:“就要宋六,旁人就算都不给我也罢了。求母后成全我。”

  她说这话的时候,宋六两个字在舌头上打了个圈儿,念出来居然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听的宋楚宾和向明姿都微微颤了一颤。

  “可惜唯独她不能给你。”皇后面上仍旧带着笑意,支了头往榻上一靠,说不出的雍容华贵,她看着九公主勃然色变立即就要开口抗辩,话头一转又笑:“不过,也不给十一。”

  九公主咬着唇,眼睛里隐约闪烁着泪意。

  “你们俩闹了这么一场,我不好把宋六给你做伴,怕贵妃脸上过不去。”皇后将话挑明了,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重又道:“十一那边也来求了我,我也驳了她。你们俩总归是姐妹,为了抢一个伴读再闹起来,成什么样子?”

  为了个狮子狗已经惹得建章帝大发雷霆了,若是这会儿她们再为了伴读的事情闹起来,建章帝说不定真要厌弃了自己。

  宋楚宜至此才明白皇后为什么要召自己进宫,趁着九公主又缠起来,干脆如今就把话跟九公主说清楚,叫她彻底死心。

  她心里松一口气,虽说她不怕九公主折腾,可是若真成了她的伴读,宋家却难免要跟端王那边扯上关系。

  皇后和荣成公主肯帮她们,恐怕也有这层原因在。

  九公主没了话说,又觉得皇后明晃晃的召进人来当着她的面拒绝了自己叫自己丢了面子,勉强坐了一刻就再也坐不住,咬着唇看了宋楚宜一眼,仍旧出去了。

  皇后却松散下来,招了手把宋楚宜唤至跟前,细细的瞧她一眼,朝着旁边的齐嬷嬷笑:“说是越发的像汀汀了,本宫原先只当是在哄着本宫玩罢了,如今一瞧倒是真的。”

  崔汀汀和端慧郡主也差不多大,往年端慧郡主常领了人进来玩的,齐嬷嬷也笑着应和了一声:“娘娘说的是,一打眼瞧着有五六分相似了。六小姐长得和当年的崔姑娘一样好,是有福气的面相。”

  可崔展眉毕竟没有福气,早早的就去了,齐嬷嬷说完了这句,自悔失言,看了宋楚宜一眼就不再多说了。

  皇后把目光往向明姿和宋楚宾身上一放,齐嬷嬷就知机,笑着问她们要不要往外头去逛逛,说是济南新送来了几盆十八学士。

  宋楚宾和向明姿哪里敢说不,心里知道皇后这是要私下和宋楚宜说话,忙不迭的起身跟着出去。

  皇后就指了刚才九公主坐过的地方叫宋楚宜坐,又笑着问她:“这么突然召见你们,是不是被吓着了?”

  宋楚宜微微摇头,就听见她笑了一声。

  “你母亲头一次来京城的时候,也就你这么大。一转眼,澳门赌博网站:她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她笑完了,又对她说:“别怕,这回叫你来,不为别的,一是把阿縤求我的事儿给办了,二是问问你,怎么跟韩家扯得上关系?”

  宋楚宜心里吃了一惊,立即抬头看着皇后她不知道和韩家扯上关系这句话究竟指的是什么关系,才刚还飘忽在云端上的一颗心立即落回了实地上,飞快的思索起来这句话的深意。

  什么叫做和韩家扯得上关系?皇后问的又指的是宋家和韩家的关系,还是自己和韩家的关系?可是不管是宋家还是自己,在明面上除了青州一道回京的那次,都再也称不上有什么关系了,好端端的,皇后为什么会这么问?

  皇后见她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副茫然的样子,声音放的和缓了一些:“你别紧张,我就是随口问一问。”

  可宋楚宜知道皇后必没这么简单会随口问起韩家的事。

  大范氏是太子跟前最得宠也是除了太子妃以外唯一一个生育了的太子嫔妃,生下的周唯琪在皇后跟前也很得宠爱。

  韩家若是还有人能在皇后跟前说的上话的话,除了大范氏,不做其他人选。

  可是韩家好端端的,为什么又要让大范氏在皇后跟前提起自己来?宋楚宜心中一沉,可是面上却越发的平静,老老实实的和皇后回话:“除了两年前和祖母从青州回来的路上见过几次锦乡侯世子,其他并没什么来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