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六·错处
  虽嘴上好言好语的安慰了孙女儿们,可哪里就能真的不担心。宋老太太怔怔的坐着出了半日神,嘱咐宋大夫人:“明日给火者太监的赏预备好了。”

  宋大夫人轻声答应了,侍奉着宋老太太好歹用完了汤羹才退出来。

  这一出门就见宋楚蜜眼圈微红的从耳房里出来,见了自己墩身喊了一声大伯母,就扭身跑了。她皱了眉往后瞧去,宋楚蜜的两个丫头就都住了脚,毕恭毕敬的喊一声大太太,低眉敛目的侍立在一旁。

  “这是怎么了?”大夫人叹息一声,到底还是过问起三房的事来:“好端端的谁惹着了四姑娘?”

  宋楚蜜如今虽然说定了亲事,外头不知就里的人也只当养了三年多身体的宋楚蜜是身体不好才不得已下嫁,可宋家的人却都清楚缘由,宋大夫人自从宋楚蜜回来了就悬了一颗心,生怕她又做出什么了不得事来,因着她之前的丫头都被打发出去,还特意给她挑了两个稳重的丫头伺候着。

  粉衣面带难色的瞥一眼宁德院,宋大夫人就知道宋楚蜜这番作态是为何了进宫的说了是宋家女,可连向明姿都有份,独独少了她。

  可这关头,谁敢把她带出去?巴不得她赶紧远嫁走了,宋大夫人摇摇头,到底吩咐粉衣和莫愁:“你们两个去对三太太说上一声。”

  云氏自从经过了继母算计女儿的事情和宋老太太开恩给宋楚蜜订亲事,已经不那么糊涂拎不清了,宋大夫人也不好插手去管侄女儿的事,说多了也怕招人怨,还是叫她自己的亲娘去管教她。

  第二日直到临出门前,也没见着宋楚蜜来请安,宋老太太也不理论,好言好语的和三个女孩儿们又都吩咐一遍,送了她们出门。

  转头就寻起大夫人来:“昨儿晚上,听说四丫头在我这儿哭着回去了?”

  宋大夫人不好瞒着,垂着头微微的点了点头:“许是心里头有些不痛快,我已经打发了丫头和三弟妹说了。总归没什么妨碍的。”

  有什么不痛快,不就是瞧见宫里下来的旨意里没她么?

  真是好歹都分不清楚,人家不想去的躲都还来不及,她倒是当是什么好事。宋老太太抽了一口气,觉得胸口闷得慌:“眼皮子也太浅。”

  三夫人常年跟着丈夫赴外任,也不知道怎么教养的女儿,竟教成这样样子,虽然面上看着规矩不错,可是内里却是个再糊涂不过的糊涂人。三房那个如今也才六岁的庶出的宋楚寰,都比宋楚蜜强的多。

  想着这些忍不住又叹一口气。

  不一会儿三夫人就急匆匆的赶了来,两个眼睛都还是红的,带着讨好立在宋老太太旁边伺候着老太太用了点心,犹犹豫豫的想提昨日宋楚蜜的事儿。

  可才开了个头就被宋老太太打断了。

  宋老太太摆摆手儿,语气倒还算平和:“可怜天下父母心,我晓得你也不容易。”

  三夫人眼圈立即就又红了,点了点头把声音放轻了:“是,多谢老太太体谅。”

  她心里也不好受,女儿昨晚哭着跑回了房,她还只当是在宁德院里受了委屈,哪知女儿连宁德院上房的门都没进,坐在耳房里听了向明姿几个要进宫的事儿。

  依着三太太的如今的想法,进不进宫实在没什么要紧横竖婚事已经定下来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绣嫁妆安安心心出嫁比什么都强,何况就算是没定亲事,三太太也不敢把女儿往外头送了。

  关了三年,原本冲动的性子倒是被磨平了,可是却被关的魔症了,敏感多疑,连自己这个亲生母亲高声和她说几句话,她都觉得是自己看不起她。

  三太太一口气梗在心里不上不下,差点血都要呕一口出来。她但凡要看不起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能缩着尾巴在这家里求了宋老太太两年?一

  还是宋玥这几年慢慢的被教养的明白了事,也不和从前似地一味护着姐姐了,时常拉长了脸呵斥宋楚蜜:“四姐你消停些罢!母亲为了你掏心掏肺,你说这些可不是在挖她的心肝!”

  她抱着儿子大哭一场,今日来请安就来的迟了些。

  宋老太太见她没什么精神,心里想好了的一番教训就又咽了回去,叹口气叫她回去歇着:“回去拿鸡蛋把眼睛滚一滚,这么肿着成什么样子?”

  三太太支吾着应了声,忽然又倚着宋老太太跪了下来。

  她极少露出这副模样儿,倒似乎是回到了刚嫁来的时候,遇上什么难事儿就这么挨着宋老太太跪着,撒娇求老太太帮忙。

  大夫人立时就立了起来,推说今日要去对账就往外去了。

  等宋大夫人走了,三太太就双手拉了宋老太太的手:“媳妇儿想求一求先生,把婚期提前。”

  婚嫁的日子都要请了先生合了两个的生辰八字算过,哪个时辰出门子,床往哪个方向摆,新娘子要在什么时辰恰好落轿进门,都有讲究的。向来定下了就少有更改的道理。

  宋老太太眉头一挑,也不忍心看三太太天天这么心惊胆战的,干脆就开门见山的问她:“是不是四丫头那边又闹什么事?”

  三太太苦笑了一声,昨晚宋楚蜜哭着回来,对着别人还不肯说,对着自己却抱怨个不停,说是宋老太太偏心,偏偏还识人不清,说是亲眼看见宋楚宜偷偷出门挨到了快晚饭的时辰才回来。

  别人不知道,可三太太这两年天天伺候着宋老太太的,又哪里会不知道这里头的猫腻?宋楚宜但凡要是没得到宋老太太和宋老太爷的准许,澳门赌博网站:怎么可能这么自由的出入?府里马夫和马匹马车都是有记录的,谁用了能瞒过老太太和大夫人去?

  可这话她说了太多遍,已经不想再和女儿说了。说也说不清楚,她如今最怕的就是女儿又做出什么错事来,思来想去,还是只能早些把女儿给嫁出去,兴许有了丈夫生了儿女,日后就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