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二·谢媒
  宋楚蜜的事不由得她自己再反悔,她原本是不愿意的,虽然当初宋老太太去瞧她的时候战战兢兢的什么都应了,可是等真的出来了,其他的念头也都雨后春笋似地冒了出来。若真是嫁了个举人,日后看见家里所有的姐妹都要矮一头。

  明明可以嫁去阁老家里享福的,可是如今却要嫁到贫苦的乡下去-----那举人家里说的好听是杜阁老家里的远亲,可也不过是出了五服的族人而已,老家更是在一个连地名也没听说过的乡下小镇

  可眼泪掉的扑簌簌的,宋三夫人这回也没软下心肠来,反而抱着她哭了一场:“你若是想我和你父亲立时死了,想你弟弟这辈子也没法儿翻身,那你就尽管闹!我为了你豁出去了这张脸,你丢了我的脸是小,害了你父亲事大。若是你再做出什么事来,我就一条白绫吊死了跟宋家谢罪!”

  她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宋楚蜜怔怔的看了她半响,终于不敢在宋老太太跟前表示出一点儿不愿意的意思来。

  也因此程序就顺顺当当的走了下来-----她本来就比宋楚宾大一些,按理是该先出嫁的,养病回来定了亲事,倒是没人说嘴。

  等宋珏亲自送了宋楚宣去江阴送嫁,转头就操办起了她的事。

  嫁妆妆奁宋老太太并不少了她,和宋楚宣一样拿了一万两,另外还给了两副首饰头面。就让宋楚蜜安心在房里绣起了婆家人的衣衫和自己的嫁衣被套。

  隔日又让人抬去英国公府整整三头烧猪、十六样糕点、十坛烧酒当谢媒礼。又请世子夫妇上门来吃酒-----吃的正好是宋楚宣的回门酒,虽说人没亲自回来,可是酒席是该要摆的。

  因着一连定了好几桩喜事,因此这本人都并不曾来的回门酒也只是简办,请了些亲戚朋友自家热闹热闹。

  何氏得了消息喜之不尽,幽幽吐出一口气和沈晓海叹道:“果然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若不是花了这几年的功夫,恐怕从此之后两家就要断交了。”

  沈晓海点点头,又看了规规矩矩坐着的沈清让和沈徽仪一眼,严厉叮嘱了他们不许闹脾气,要谨言慎行的话,这才领着沈清让先行骑马出了门。

  何氏看着一身宝蓝衣衫的女儿,也跟着嘱咐一声:“如今晓得了父母的打算,可千万别再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我这里过得去,你父亲那里也放不过你。”

  宋家上上下下都挂上了灯笼,廊下一溜烟儿的全是串成冰糖葫芦似的圆灯笼,花园子里树上系着彩色丝带,一颗大榕树上更是点缀了不少彩色纱灯,配着盛放的各式各样的花,叫沈徽仪也不由得叹了一声----几代皇帝对宋家向来都是偏爱的,否则也不会把这座前朝王爷的府邸赐给了他们。光是这里头的格局布置和这些上了年头的老树,就足以证明这宅子的底蕴了。

  三夫人春风满面的亲自领了她们进花厅,一面又笑:“里头镇南王妃和端慧郡主都到了,兵部尚书和兵部侍郎的夫人也都带着小姐们来了,还有一个熟人你怎么也想不到。”

  何氏自然凑趣,睁大了眼睛笑问:“哦?那我可得好好想想。”

  谁知也并不用想,一进门就撞上了,可不就是李峪的夫人李夫人么?当年也是一道在闺中玩耍过的,何氏先是一怔,随即就笑意盈盈的上前问了好。

  宋老太太已经少见外客了,花厅里是大夫人在招待着,何氏这两年很是会为人处事,加之又替宋家了了这样一件棘手的事,与大夫人的关系又似回到了三年前一般好。

  不一会儿和各家夫人都见了礼,才笑盈盈的说要给宋老太太请安去。

  大夫人点一点头,只做不知上回沈徽仪来了家里和宋楚宜的那场官司,笑着领了何氏母女一同去宁德院:“老太太这几日累着了,懶怠见客。但她老人家素来喜欢小姑娘们的,如今一众小姑娘都在宁德院里头玩呢。”

  果然宁德院里欢声笑语不断,何氏领了沈徽仪在宋老太太跟前见过礼,眼睛就不由定在了宋楚宜身上-----年纪小的时候不觉得眉眼有多精致,只觉得可爱娇俏,如今酷似崔氏的眉眼长开了,就如同花苞舒展开了,整个人立在人群里就是一等一的打眼。

  宋楚宜正和李欣桐李欣梧两姐妹说话,注意到何氏的视线眉头就是一皱,不动声色的倚在宋老太太肩上。

  宋老太太就乐呵呵的笑一笑,赶着这些花骨朵似的姑娘们去外边玩:“花园子早就预备好了,如今栀子花开的正是好的时候,海棠花玉兰花和虞美人满满的开了一园子,假山上还爬满了地锦和迎春花喇叭花,你们出去赏一回花,若是觉得无聊了,往湖边钓鱼、往秋千架上打秋千都使得。”

  谁不知道宋家这宅邸是前朝的王府,闻言都欢呼雀跃。

  宋老太太年纪越来越大,就越来越喜欢热闹,满脸慈爱的笑上一阵,又特意嘱咐了宋楚宾和宋楚宜并向明姿:“你们是主人家,可得好好招呼着客人。”

  几个人都笑一回答应了,外头秦嬷嬷和黄嬷嬷就面带喜色的进来报喜:“老太太、大太太,宫里来了天使,圣上和太子都有东西赏下来,说是贺咱们家的喜。”

  宋老太太面色几不可见的变了一变,转头又是笑意满面。

  小姑娘们结伴往花园里去,果然没走一段就瞧见了枝叶都伸展到了长廊上的栀子花,空气里满是花香,忍不住都叹一声。

  忽然有人惊呼一声,众人顺着她的目光往天上看,就瞧见天上一只蝴蝶风筝稳稳当当的飞着。

  一时都起了意想放风筝。

  别的或许有些难,可是宋大老爷偏偏是最会做风筝的,自从宋楚宜说过想和他学放风筝,他就年年都搜罗来各式各样的风筝供几个女孩儿们玩。

  此刻见她们都很意动,就笑着让跟着的管事娘子往库房里去取风筝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