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一·妄念
  韩止派了人在胡同两边守着,进出恐怕都不下几双眼睛盯着,就是怕漏了什么人-----他的疑心病向来比宋楚宁还要更重一些,既然对隔壁起了疑心,自然是不肯凭着街坊邻居的几句话就放松,虽然面上装作信了,心里是再也不信的。

  周唯昭凉凉的呼一口气轻笑一声:“这个的性子和那个却是一样的。”

  青卓和含锋定然是把宋楚宁害宋毅进了刑部大牢的事给说了,宋楚宜也不意外他说出这样的话来,眼睛一眯遮住了里头陡然大盛的光芒,冷笑一声附和道:“可不是,若是光论心思恶毒不恶毒,恐怕这位还要更甚一层。”

  心里想的却更多些,周唯昭上一世若果真没死在端王手里反而死在了周唯琪手里,那周唯琪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两个姨表兄弟的心肠一个赛一个的狠毒,恐怕里头少不了大小范氏的功劳。

  周唯昭使了含锋出去看看天色,又蹙眉道:“若是不把人引开,你今日也别想回家了。他这个人心思重,此刻恐怕连你家也有人守着。”

  韩止是喜欢炫耀的人,炫耀过了出了事,肯定也会一缕一缕的屡清楚头绪,他到底对着她才念过那段意味不明的诗,又知道她的底细,会怀疑到她头上是必然的。

  宋楚宜有些犯难的看向周唯昭:“可今日我祖父回来,家里摆宴。”

  不回去是再行不通的,宋老太太虽知道她出门,可却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到时候闹起来,反而让韩止得了确信。

  周唯昭眉一挑眼一抬,立即就想出了主意:“也不必着急,待会儿我叫旁人坐了你的那辆马车出去,你和你的丫头换了衣裳,跟青卓含锋另走一道回去罢。”

  算起来这一世她因为帮过太孙一次,已经得了许多的实惠,宋楚宜心头松一松,面上也有了几分笑意:“多谢殿下周全。”

  周唯昭摇摇头,因着跟着张天师呆了七八年,身上少了旁的贵家子弟的纨绔气,整个人都散发出超尘脱俗的清秀俊逸:“我师傅说我能逃过命中注定的劫难,都是多亏了你。既是替我消灾解难了,我帮你这些忙,原本就不值当什么。何况这回青卓含锋还把事情给办砸了,如果不是你自己警醒,他真是如愿把你那个叫人忌惮的妹妹招在了身边,我才真是寝食难安了。”

  他已经帮着她把人完好无缺的弄来了京城,余下的事怎么还和他相干?宋楚宜心里感念他的这份恩情,面上却不再说了,见青卓进来点点头说暂时没人盯着了,才忙站起身来。

  青卓带了她们坐一辆雇来的青油小车,七拐八绕的在臭水巷甜水巷和朱雀街上各自打了个转儿,还特意去三省胡同里的李府门前也转了一圈,看看身后着实没人跟着,才又半路换了一辆马车,送宋楚宜主仆俩回去了。

  今日宋老太爷回了伯府是人尽皆知的,人才进门门上的拜帖就收的堆了整整一桌子,来探听消息的各府的长随小厮伴当更是不知凡几,这一辆青油小车如同一滴水进了大海,一点儿波浪都没惊起来。

  韩止听了回报说长宁伯府没有丝毫异样,也没听说过姑娘出门,捏着棋子的手背青筋凸的厉害。他心里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宋楚宜,此刻就算是听了回报说没什么特别的,还是不肯信,吩咐盯着的人一个都不许偷懒耍滑,日后睁大了眼睛仔细盯着宋府进出人等。

  若是要用人,总得再出门找人吧?他就不信真的能一点儿马脚都不露出来。

  宋楚宜那边却真是松了一口气,只等进了西角门才觉得整个人活泛过来了-----外头盯梢的人青莺瞧的清清楚楚的,这回若不是青卓机灵,她再也不能全须全尾的回来。

  她出门之后照常还是换了普通马车的,那马平平无奇,车里更是寻常,韩止要是想凭着这个找出她来,再不可能。

  她自己的马车在崔家,等再过个几日人不知鬼不觉的弄了回来,才算是万事大吉了。

  关雎院一干人此刻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宋楚宜虽然时常出门,可再也没有这么晚回来的,眼看着至多半个时辰翠茗轩那头就要来邀人了,连紫云都忍不住急出了一头的汗-----要是叫宋老太太知道此刻人还没回来,还不知道会担心成什么样儿。

  幸好宋楚宜总算是回来了,几个人急的把她上上下下看一回,见她身上衣裳换了,俱都惊诧得张大了嘴巴。

  “遇上了些事儿,所以换了衣裳。”青莺冲她们摆摆手示意没事:“天色不早了,快给姑娘换衣裳理妆罢,否则待会儿老太太要是瞧见姑娘这副模样可了不得。”

  宋楚蜜冷冷淡淡的站在花荫里咬了唇,手指甲掐进叶肉里,满手指都是汁水。呆呆出了一会儿神后又冷然一笑-----宋老太太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教养坏了宋家规矩,还为着这个幽禁了她这前前后后加起来快三年时间,可对着另一个不守规矩的,倒千宠万宠的宝贝着。

  这一口怨气提上了心头就再难熄下去,她心里存了这样的想头,对宋楚宜就愤恨得恨不能食其肉喝其血。

  当初如果不是宋楚宜见死不救,当面说会帮忙转头就把事情捅到了宋家二老跟前,她也不至于人不人鬼不鬼的过了这么几年。

  原先当她真是个规矩的也就算了,这口气咽不下也得咽下去,可是事实却不是。宋楚宜竟有胆子在外头逗留到如今才回家,还穿的古古怪怪的,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可不就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需要这么藏着遮着?分明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她目光冰凉的看了灯火通明的关雎院一眼,扭过身一步一步慢慢的借着月色到了宁德院。

  多谢weipeng0578的香囊和小路的财神金猪,然后就是要和大家说一声很抱歉,矫正器带的口腔溃疡了,今天只能两更啦,明天还是三更。大家大人有大量千万别生气,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