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九·脱身
  韩家行事干净利落又不拖泥带水,京城这边的人家怕是连个消息都没叫人听着。双方又没有换过庚帖请过媒人的,不过是交换了信物,如今信物一拿回来,两边再没什么干系。

  宋老太太半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沉沉呼出一口气来:“罢了,总归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

  可是她和宋老太爷心里头都明镜似的清楚,太子那头还有兄弟撕掳不清楚呢,这边厢太孙殿下又跟周唯琪是这个模样儿,日后事情只怕一桩接着一桩。

  既是宋老太爷回来了,家里上上下下都忙起来,宋楚宜回了老太太,套了马车要出门去黄大仙庙那边已经许久不去了,总得过去看看。

  因着宋琰不日就要从蜀中回京来,之前有了宋珏的教训,宋楚宜心里就越发的不放心虽然宋楚宁死了,到底中间还横亘着一个韩止呢,谁知道这一世的他会不会和上一世那么丧心病狂?就算不会,看他对已经订过亲事的章家姑娘那副薄情寡义的模样,也做不出什么好事来。

  再三叮嘱了马三和马永福去蜀中好好互送宋琰回来,宋楚宜又提起他们儿子进学的事:“学里先生都说他们如今已经开了蒙,读千字文百家姓了。”

  马三和马永福哪里听得懂这些?只知道宋楚宜确确实实是替他们把儿子照顾的好好的,心里先松一口气,这么几年下来,也知道宋家这位六小姐不仅出身和别的贵女们有些不同,就算是心智也比普通的女孩儿家要强上百倍。偏偏她还晓得怎么御下,该软的时候软,该硬的时候硬,手指缝里却也宽松,漏下来的好处足抵得上他们为她卖命了。

  当下马三就笑了一声:“这些我们这些个粗人也听不懂,可我晓得姑娘不会亏待了我们。”他最大的女儿十二岁,已经定了人家,宋楚宜还特意赏了一百两嫁妆银子出来。光是这一项,他女儿在夫家就挺得直腰板。

  马永福没马三那么活络,可是人却老实,当年要不是实在没了办法,也不会上山当了土匪。如今宋楚宜安顿他们的父母妻子,他又比以前活的不知滋润安心多少,自然而然的就有了几分忠心,斩钉截铁的下了保证一定护着宋琰平安回来,又担心宋楚宜:“可我们这一走,姑娘身边可就只剩了旺琨和长江他们几个,若是再有些什么事”

  宋楚宜感念他们的这一点真心,笑着说已经有了打算,让他们不必着急,又叫青莺留了三百两银子给他们当盘缠,这才准备出门。

  可门前望风的马长江难得慌张的跑了进来,急的脸色发白的叫宋楚宜千万别出去:“外头先是来了几个人鬼鬼祟祟盯着,后头人就不知为何越聚越多,如今连带着后门都被人堵上了!”

  青莺吃了一惊,悄无声息的跃上树去,借着树枝遮挡往外张望一阵,跳下来冲宋楚宜点点头:“确实来了许多人,恐怕咱们如今是出不去了。”

  之所以会把地方选在黄大仙庙旁边的巷子里,自然是因为这里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不会惹人的眼。

  可是瞧着这帮人专程还捡了自己来的日子堵上门来,分明就已经盯着这座宅子很久了。

  屋外的门已经被敲的砰砰响,不一会儿就不敲了,似乎是拿了锯子在外头一下一下的锯起来。

  马三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发狠顿足:“他娘的,光天化日的,他能吃了老子不成?!”

  话是这么说,可到底这里头还有个玉瓶在,他们这些粗人自是不打紧,可要是带累了宋楚宜,那才是最要命的。

  正没法子的时候,一墙之隔向来紧闭了的隔壁家上了锁的大红木门却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青卓露出个脸来,被灰呛得咳嗽几声,朝着宋楚宜招手:“六姑娘,快往这儿来!”

  青莺以前是宫里出来的,哪里会不知道向来特立独行的太孙殿下身边的青卓小道长,当场就松了一口气,扶着宋楚宜往那头走。

  如果不是青卓露了这么个脸指了一条道,还真是没地方能藏。韩止那个丧心病狂的,恐怕当场就能把她们全给埋在了这里。

  宋楚宜却看一眼已经伸进了门的锯子,迟疑着看了马永福和马三等人一眼。

  马三知机,忙朝着宋楚宜摆摆手儿:“我们不跟着姑娘过去,人多了反而不好藏。何况我们都有些本事在身上,若不用顾着姑娘,此刻已经散了个干净了。”

  他也不是个傻的,知道人家能挑宋楚宜在的时候上门来,就是已经盯了他们一阵子了。而最有可能花这么大力气看住他们还要找到背后主人的,可不就是两年前那桩事的事主么?

  宋楚宜也就不再犹豫,瞥了外头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四散开了走,趁着天没黑赶紧出城,若没人跟着就在老宅里头等青莺的消息,若是有人跟着到偏僻没人的地方,杀了,只要不被他们抓住,使怎样的法子都成。”

  马三等人齐齐应了一声,瞧见她去了隔壁,这才轻呼出一口气,互相点点头,爬墙的爬墙,钻狗洞的钻狗洞,耗子一样的脚底开溜了。这里他们已经住了许久,该往哪边跑才能避开人跟踪,心里门清,一丝犹豫也没有,不一会儿就没入人群里。

  大红木门堪堪关上,宋楚宜就听见隔壁传来轰隆一声,心知这是隔壁大门被砸开了,抿抿唇眉头轻轻蹙在一起。

  青卓领了她们快步穿过了走廊进了堂屋,又快手快脚的挪开了明间里的书柜,宋楚宜和青莺就看见书柜后头有一匹打开的暗门。

  “六姑娘快跟我一道进去吧,殿下在里头。”青卓朝她点一点头:“那边可不是个好相与的,立时就能追到这里来。幸亏我们早有准备,这里头住的人都住了十数年了,同周边街坊邻居都是熟识的,他疑心再重,找不到人也没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