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七·好事
  京城里的贵妇人们都不甚喜欢这个锦乡侯府的世子,一是因为他的长相过于阴柔了,瞧着比女的还要女气些,二是因为都传言他身子不好,活不长久。

  小范氏盯着眼前茶杯氤氲出来的轻烟,透过这雾气去看自己儿子,不过一眼就挪开了目光,冷冷淡淡的照旧是以往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你原来的婚事是不成了,他们家扯进了织造的事儿。还要重新相看。”

  扬州织造署的事儿早一年就传了来,可是到如今才有了确信。当年曾奶过圣上的那位老太太也护不住章家,到底是要倒了。

  既然要倒了,锦乡侯府也没有平白受牵连的道理,早使了人去扬州要回了信物退了婚,从此两家嫁娶各不相干。

  韩正清自来就不是个善男信女,否则从前也不会死乞白赖的非要赖上了小范氏,还不就是为着先头韩国公去了之后爵位成了侯,一代代降等不说,韩国公本来就是四个国公里头最没本事的,家业凋零,他实在是过不下去了,竟使出这样不要脸的法子来,求了小范氏当填房。

  这回遇上未来亲家倒霉这事儿,他抽身也抽的极快,原来章家寄存在锦乡侯府的四万两银票,立时指使了妥当人送回去,家里上上下下搜刮一回,有章家的东西也通通都送回去了。

  听说章家姑娘第二日就上了吊咽了气,可是这关韩正清和锦乡侯府什么事儿呢?安安稳稳的仍旧过日子,连点儿水花都没掀起来。韩正清寄回来的信里更是指明了叮嘱,叫小范氏连吊唁奔丧的人都不必派去,只当不知道这事儿。

  到底是在战场上呆久了,见死人也见惯了,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儿。哪怕这个人曾经也是喊他一声世叔,被他抱在膝头哄过的。

  韩止想起这事儿,嘴角噙着一抹讥诮的笑意点了头:“儿子心里已经有人选了。”

  小范氏向来和儿女都不亲近,之前更是一点儿风声不闻,如今陡然听见韩止这么说一声儿,一时吃惊的瞪了眼睛,反应过来才重又垂了眼帘看面前袅袅升空的薄雾,淡淡哦了一声:“倒是没听你提起过,是哪家的姑娘?”

  韩止似笑非笑的拿起茶杯啜一口,不咸不淡的应了声:“宋家的六小姐。宋八已经没了,若是宋六再不握到手里,只怕母亲和父亲都要夜不安寝了。”

  小范氏只当听不见儿子这话里的嘲讽,清清淡淡的低头喝茶,接了丫头递来的帕子按了按嘴角:“宋家的人就别打主意了。”

  宋贵妃如今正和贤妃掐得你死我活,宫里头情形是怎么样谁都说不清楚。他们又和周唯昭关系那样好,未来的下场未必就能比章家的好些。

  韩止低了头过了一会儿才接话:“表弟和姨母的意思,恐怕跟母亲想的不一样。”

  范氏就闭上了嘴巴不说话了。

  韩止自己一路走出来,家门口一迈步就碰上了镇南王府的马车,他盯着马车去的远了,才回头来问护卫六福:“叶二回来了?”

  除了他,再没哪个镇南王府的主子这么风风火火。

  六福弓着腰回了一声是,看着韩止的脸色又补上一句:“这是往聚义楼去的。”

  叶景川回来几日,都是泡在聚义楼里,可他这回却真不是去聚义楼的,一路兴冲冲的到了长宁伯府去寻宋珏。

  以前年纪还小些,宋老太太又喜欢他的身份品貌,加上又是通家之好,常放了他进后院里头去。可是如今却是不行了,一年一年的大了,后头宅子里的姑娘们也都跟着长了年岁,就不好再往后头去了。

  他寻不着宋楚宜,就跑来找宋珏,一见面就问他:“真的成啦?”

  宋珏正休沐在家无聊,见了他来的勤倒也不烦他-----刚回来就往府里送了一份厚礼,说是给小仁一的,加上他这两年跟着郭怀英果长进了,练得性子也沉稳了许多,宋珏倒是喜欢同他交往。

  听见他问这话,宋珏眉毛就挑一挑:“这消息倒好似是长了脚,连你这刚回京城不多久的人竟也知道了。”

  说的是宋楚蜜定了人家的事儿-----是个举人,今岁又要下场考试的。虽然家里穷些,可是人老实上进,上头又只有一个老母要奉养,老母也是个明事理的老太太。

  宋老太太到底是不忍心宋楚蜜一辈子就这么毁了,亲自去了藏着宋楚蜜的庄子上一趟,和她说了一晚上的话,才决意成全了三太太。本来人老了心肠也没软,可是去了青州一趟,女儿死了之后,心肠就不自禁的先软了。宋琳琅已经死了没机会再重新选怎么活着,可是如今还活着的,却不妨给个机会。

  云氏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心里从此才算真是把宋老太太当成了亲娘。再也不挑剔人家了,何况人家虽然穷,却上进,也不是一味死读书的,竟还晓得看住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母子二人靠着这点子田地过日子。而自家女儿,要不是宋老太太格外开恩,又亲自写了信求了宋老太爷,说什么婚嫁?恐怕要一世伴着青灯古佛了。

  叶景川看一回宋珏书房里盛着几卷画轴的大瓮,笑了一声:“什么消息长了脚?分明是有人觉得自己居功至伟逢人必说,我在聚义楼听的耳朵都快起了茧子了。”

  常往聚义楼跑的还有谁?宋珏就知道他说的是沈清让,皱了皱眉头复又松开来:“罢了,到底这回确是世子夫人给挑的人家,成功当了媒人。”

  叶景川早两年就知道沈家打的是什么主意,无非就是想着傍上宋家这条如今瞧着稳健的大船。如今何氏千辛万苦的挑这事儿来做,不就是指望着投其所好,从三房打开缺口,重跟宋家亲近起来么?

  他想起沈清让那副性子,再想想从前他的言行无状,联系起如今他那副嘴脸,皱了眉头郁郁不乐。

  多谢稳稳的幸福?、十月的菱、weipeng0578、也许很多年以后、悠悠习梦赠送的平安符。虽然很久没说了,不过看我天天三更就知道,我真的很感谢大家,么么哒。最后卖萌求下订阅和打赏~~~~开学季伤不起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