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四·干戈
  宋楚宜原先还一直好奇为什么九公主就非得咬死了要自己去给她当伴读不可,如今崔氏这么一分说,她心里就有了底了。幸好原也没当这位九公主是好意,如今知道了根由,日后就更好应对了。

  倒是紫云和青桃两个始终都有些惴惴的,好容易消停了这么两年,这才出了国孝家孝多久,就又要不安生了。

  一面担心,一面又去了针线房替宋楚宜取新衣裳她这两年长得快,身量一抽条就如同枝头上抽条了的柳叶,一天天的看着都不同了。就是去年才裁的衣裳,今年也都短了些,老太太和大夫人那边早就交代下来给她裁新衣裳了。

  青莺拈了一把百合香进朱雀盘日的金香炉里,转过头来问她:“姑娘这几日可还往西城去?”

  去年开始她就买了座三进院子在西城那边的黄大仙庙旁边,那边本来就人来人往三教九流的人聚集的地方,马永福这些人出入起来也方便不惹眼。

  这两年马永福和马旺琨帮着她很是做了些事,她用这些人也越发的顺手起来,崔绍庭给的那个信物,到如今也没用着。

  临窗的桌上摆着窄口美人瓶,上头插着五六只花房里早上才掐了来的粉色的玫瑰,外头轻风一吹,透过花儿瞧见外头树梢上的一点儿绿色,越发赏心悦目。

  宋楚宜瞧一眼,记得这花儿并未见过,不先回青莺的话,反倒问她:“这花儿摆在这儿倒是比红玫瑰瞧着淡雅些,是谁送来的?”

  青莺正替她把绣鞋上的兔子毛缝上去,闻言顿了一顿,才道:“是二老爷大清早就着了人送来的。”

  宋毅面皮薄,纵然知道了错处在自己,也不是能自己给自己搬梯子下的人,对待宋楚宜和宋琰两姐弟心中有愧又不敢接近,就从这些吃食玩物上面着手,天天换着花样给她送东西来。

  可这屋子里向来是不用宋毅送来的东西的,便是应景的鲜花甜饼,或是上好的头面胭脂,通通都叫收在了箱笼里。

  宋楚宜转过头不再看了,一面下地自己理了理裙子褶皱,一面问:“是谁插上的?”

  不但插上了,还特意寻出了老太太送的水晶窄口美人瓶来配着。

  青莺没说话,珠帘就哗啦一声响被掀起了,等放下去的时候又重重的发出碰撞声来。新提上来的碧莲提着水壶进来就笑:“姑娘可回来了,二老爷那边才使人来送了一盒子”

  是二等的丫头,准备着等紫云几个年纪大了放出去,再提上来当一等的丫头的。

  宋楚宜略点了头,没瞧出什么不高兴来,转身带着青莺出了门,本来想着去宁德院的,可是一转头就碰见了何氏。

  是三太太云氏迎进来的三老爷宋慈到了述职的时候,提早回了京来。国孝一除,三太太为着宋楚蜜就更着急了,都服侍在宋老太太跟前。

  宋楚宜垂眉敛目的行了礼,侯在一旁等她们先走,何氏半日没回过神来,直到进了老太太的院子,才叹了一声:“六小姐出落得可真是亭亭玉立啊。”

  宋老太太拿眼往后一瞧,就瞧见后头跟进来的宋楚宜,不待她请安就拉了起来,又笑着看一眼行了礼的沈徽仪,笑道:“你别夸她,如今京城里头,谁家养的女孩儿是长得不好看的?倒纵了她。”又夸沈徽仪:“我倒是瞧着沈二小姐出落得水葱儿似的,粉嫩水灵的叫人爱也爱不过来。”

  何氏瞥了紧抿着唇的女儿一眼,心里有些着恼。

  什么道理都说了,说的口干舌燥的,偏偏这个女儿不知道怎么就是犯了左性儿,油盐不进,好似宋楚宜是她仇人似的,可分明宋楚宜又不曾得罪过她。

  宋老太太经年的老人儿了,一双眼睛什么看不出来?当下就知道这位沈二小姐恐怕是对宋楚宜存了几分旧怨,脸上的笑意虽没淡,可是却也不问她话了,转而还问起何氏沈大小姐来:“可见是个有福气的,往年常见着,笑盈盈水灵灵的小姑娘,如今却快要当娘亲了。你也要当外婆了。”

  沈徽心也的确是比沈徽仪拿的出手些,何氏晓得宋老太太这是在打沈徽仪的脸,却也不得不接着,勉强笑了笑:“可不是?这时间过得可真快。”

  宋老太太看了三太太一眼,晓得何氏是来替宋楚蜜说亲的,便打发了向明姿等几个出去:“现在外头万紫千红的,什么花儿都开了,池塘边上你们大哥哥还特意扎了两个秋千,你们不如出去玩玩,在屋子里闷着有什么趣味?”

  向明姿来了宋家两年多,向来得宠,宋老太太跟前自不必说,纵然是几个舅舅和舅母,待她也是如珠如宝,当年那个凄风苦雨里眉目不展的失了母亲没有父亲庇佑的小姑娘,早已只是个淡得不能再淡的影子。

  她笑着应了声是,携了沈徽仪的手往外面去。

  沈徽仪才刚在宋老太太那里受了不轻不重的排喧,正沉着一张脸,向明姿递了梯子过来,她虽然万般不想接,却也没这个胆子在这里闹起来,到底只是垂着头不说话,没再说出其他不好听的来。

  她一路上摆着脸色不说话,向明姿却又并不挨着她了,热脸贴冷屁股谁都不愿意,何况向明姿向来被宋老太太捧在手心里疼着的,撇了她去和宋楚宜说话。

  宋家几个姐妹亲亲热热的在一块儿不知说些什么,独她这个当客人的单枝独木的杵在一边,沈徽仪立即就生了气,想起两年前宋楚宜骂韩月恒的那番话来,禁不住冷哼了一声:“当初我记得六小姐还口口声声说别人待客不周,可是现在瞧来,澳门赌博网站:也不过是瞎子笑聋子罢了。”

  宋楚宜压根不去接她的话茬儿,只当没听见。这样自卑又自傲的姑娘,你亲着她她嫌你多事圆滑,你远着她她又觉得你势力冷待她,还是不沾的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