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三·夙怨
  这么多年前的往事一旦说出来,妯娌二人都先愣愣的出了一会儿神,方才相对露出了个苦笑。还是余氏心直口快,冷笑了一声:“这么多年前的事儿了,亏她记到如今,竟还有脸说给她女儿听。何况原本就是不如人,丢了脸就该自省,推到别人头上来算什么?这么多年了,也没见她有什么长进,一旦有了什么错处都是别人的,她自家再不会有错。”

  人都去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都知道贤妃记仇,可没想到她气量小到了这样的地步,余氏默了默,问崔夫人:“要不要和小宜提一提?总归日后有个防备。”

  恰好崔氏姐妹和宋楚宜往后头去玩累了,踏着微风进了门,因着是去花园子里逛了一圈的,还带了花香气,一进门就带进一阵香风来。

  崔氏姐妹这两年倒是无甚变化,唯有宋楚宜,是彻底从小丫头子长成了娉娉婷婷的少女,头上挽着垂髫分肖髻,只用了两个金圆珠簪子固定了头发,再插一只精巧衔珠的镶了米粒大的淡粉色珍珠的丹凤挂珠钗,低头间穗儿垂下来,更显得她像是一只出水芙蓉。

  余氏看了一眼,又去看崔夫人:“怨不得伯娘她口头心头一时不忘,若是见了,只怕更要宝贝了。家里这么多女孩儿,再没她这么像汀汀的。”

  崔夫人揽了她在身边坐下,细细的替她理一回衣裳:“这件银白色的褙子倒是衬你,我那里还有几匹这样颜色的料子,也有云锦的,也有蜀锦,待会儿都给你带回去。让青莺给你照着时新的做几身衣裳。”

  一边又冲着崔华蓥和崔华仪笑了一声:“你们也去挑几匹可心的缎子回去做春衫,另外宫里还赏了五匹笼烟纱来,做夏天的衣裳正好。”

  余氏知道她这是要单独和宋楚宜说从前的事儿了,领着两个女儿站了起来跟着袖笼往外头去:“既是如此,偏了你几匹笼烟纱回去给两个丫头做春衫去。”

  等屋里只余下一个轻衣伺候茶水,崔夫人才摸着宋楚宜的头发忍不住红了眼圈:“才刚你舅母说你像你母亲,从前还小,只瞧着眉眼相似,可如今这么打眼一瞧,果然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不尽然,崔氏经过了这么几百年传承,气质样貌都出了名的好的,可是宋家却也不差,皮囊生的个顶个的好。宋毅虽然内里是个拎不清的,可外头瞧着也是芝兰玉树的镶金样子,样貌出了名的英俊。

  宋楚宜又尽挑了崔氏和宋毅两个人的优势长,眉眼一展开来让人眼睛都挪不开。

  宋楚宜不意她忽然说这样的话,有些疑惑的抬头去瞧她。

  崔夫人拉了她的手却又叹了一声:“长成这副模样儿,宫里那位见了,恐怕就更是一场官司了。”

  这话里头显然还带着话,宋楚宜就知道崔夫人这是要提点自己,打起精神细细的听。

  “你母亲第一回进京城的时候,亲事还未定下,对外只说是我带着来玩的。”崔夫人想起从前的崔氏来,唇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来:“那会儿年纪跟你也差不多大,正是爱玩爱闹的时候,她长得好性子也好,一来二去的就入了贤妃的眼。”

  贤妃的家世宋楚宜也知道,比良妃还比不过,家道很有些艰难。若不是自来大周朝选妃都不拘泥于身世,太后又存了那样的心思,贤妃如今还不知道在哪里。

  崔夫人说起贤妃这事儿来,又忍不住冷了脸:“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硬是见天的撺掇了她那兄弟往崔府来。不仅来,还成日的送些不着调的东西,我急了去问一问,她就在圣上跟前哭,说是一片好心,是她送的,再不****哥哥的事儿,她哥哥只是给跑腿儿的”

  虽说外头托词是来京城跟着嫂嫂玩一阵,可谁不知道这是因为和宋家有了默契,进京城来相看人家来了?

  贤妃却偏偏厚的下脸皮,也狠得下心,咬准了这块肥肉就不肯松口了。

  谁不知道崔家门第绝高?纵然四姓里头崔家也是排前的,嫁资又是一等一的丰厚,姑娘品貌又好,贤妃也就是知道这些,才厚着脸皮撺掇了她哥哥一天天的往崔府跑。

  难怪端王后来死盯着宋家咬着不放,宫里头十一公主也时常说是叫九公主弹压的动弹不得,原来里头还有这样一场夙怨。

  宋楚宜觉得很有些可笑,总有人觉得什么东西都该当是自己的,用尽了心机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临了得不到了,还要怨那东西不长眼睛,不知道自己跳进他们准备好的火坑里。

  崔夫人见她不说话,还以为是没分说明白,干脆就挑明了告诉她:“后来就更加不像,见着送东西不成,她哥哥也进不了咱们家门了,竟然还想趁着宫里宫宴把汀汀引到花园去”

  可崔家怎么可能瞧得上贤妃娘家?不说家世,就光说人,她那哥哥都二十三了还未订亲,不就是因为门第不高的他们看不上,门第高的人家看不上他们吗?偏她哥哥又文不成武不就的。

  崔老夫人再好的性子也不由得恼了,当时没发作,忍着到了皇后跟前,干脆把话挑明了,说是已经和宋家二公子定下了婚约,日后不相干的人还是该远着些。

  皇后知道花园的事儿,先安慰了崔老夫人,转头就把贤妃身边贴身的大宫女送进了慎刑司,明晃晃的打了贤妃的脸。

  贤妃还不死心,到建章帝跟前闹了一场,叫早就被皇后知会过了的建章帝大骂了一通,这才消停了。

  可她那哥哥从此就成了笑话,暗地里也不知道多少人偷偷笑他们家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蹉跎到了三十岁才堪堪胡乱娶了妻,连带着她家的姑娘都难嫁。

  像贤妃这样小性儿的人,可不就这么一直记仇记到了如今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