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一·狠手
  崔绍庭临别之时倒是没甚嘱咐自己妻儿的,特意拉了宋楚宜去书房,正色交代她:“人我全部留给你了,你爱怎么使都成。就是有一样,自己做不来的事千万别逞强,无论如何你舅舅和你两个舅母都在京呢,你千万别犯了糊涂。”

  崔绍庭虽说只是表舅,可是待她却是真的好,比之亲舅舅崔应书还多了一份体贴和疼宠,见宋楚宜红了眼圈就又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平时看你挺能耐的,一到这个时候倒似乎是傻了。我待你和应书待你是一样的,从小我没妹妹,你母亲我向来当亲妹妹看”

  说起这个他又讥诮的笑了一声:“若不是因为看顾你和琰哥儿,今日我也不会许他上门。”

  他嘴里的‘他’自然就是宋毅。

  宋楚宜努力忍着眼泪死命点了点头,崔绍庭就从书案后头的暗格里摸出个极小的小匣子来递给她:“这里头有我的信物,关键时候,你拿着它去找赖成龙,也是用得上的。”

  宋楚宜终于吃惊得忘记了哭,抹着眼泪一时没回过神来-----赖成龙是新上任的锦衣卫副指挥使,陈襄管着南镇抚司,他如今就管着北镇抚司。

  却没想到崔绍庭还跟这样的人物有交情。

  崔绍庭见她吃惊,就又忍不住取笑她:“傻了吧?你纵然再厉害,也不可能什么细枝末节的关系都晓得,赖成龙他父亲可不正是我在福建时候的师爷嘛。我们俩也算是出生入死过的,换了别人,我也不放心把你托付过去-----你虽不肯告诉我你到底要人手干什么,可是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这些人用好了是一把刀,用不好就可能捅向你自己,事情一旦到了这样的地步,你就去找赖成龙,他会帮你解决的。”

  她当时不过是因为实在无人可求,才想起了上一世这位舅舅被人参奏的理由里就有一条蓄养亡命之徒当私兵,把脑筋动到了马三等人的身上。

  可崔绍庭和崔应书竟连这些都替她打算铺排好了,她把不过巴掌大的匣子塞进自己的袖袋里,忍着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进崔府后院避开了余氏,她见着了马三和马旺琨的第一句话,就是吩咐他们今晚就去动手:“你们既然已经跟了三四个月,想必是不会有错的。今晚他们要动身去河北,你们就伺机动手。”

  马三有些迟疑的抬头看了宋楚宜一眼,又立即低下了头去:“杀了?”一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心里却越发沉甸甸的起来。

  他跟着宋楚宜这整整四个月,头一件事替她办妥了黄员外的事,第二件就是如今宋楚宜正吩咐的,真正要人命的事儿,不由心里有些发怵-----别说这样本来该养在深闺绣花打秋千的名门闺秀,就算是她们村里跟着一起无奈上山落了草的那些泼妇,恐怕真说起杀人二字来也是手脚打颤的多,可是偏偏宋楚宜说起来轻飘飘的,全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惊世骇俗的事儿。

  宋楚宜瞥了面带犹豫的马三一眼,再看看从头到尾都安静的听命的马旺琨,视线放在马三头顶一刻,声音也似乎是冬日里的冰水,凉的听的人打颤:“怎么,不敢?”

  怎么不敢?不说跟着崔绍庭的兵出去拼杀的那一阵,就算是当年当土匪那阵,他也杀了不少人的。

  马三立即摇了摇头,他只是不知道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小姑娘竟然要动手杀人。

  “既然不是不敢,那就听我的去做。”宋楚宜一管声音冷清里这回又带上了几分写意,总算听着没那么肃杀:“事情办好了,我就让你们两个的儿子都去念书,日后不用再走你们的老路。”

  马三和马旺琨对视了一眼,心里都知道被这个小姑娘捏着了命门,上一次她说事成之后把他们的妻子老娘都安排到庄子上做活,后来果真就做了,如今他们还能时常偷偷去瞧上一眼。现在她又许下个这样的承诺,再加上被她捏着的把柄,他们怎么能不从命?

  点是早就踩好的,对方有多少人他们也都心里门清,事先带了人埋伏在深可没膝的草丛里,等着夜色里那三辆马车咕噜噜咕噜噜出了京城地界到了这人烟稀少的荒郊野外,他们就带着人一拥而上,半句废话也没有,把一行十一个人通通杀了个干净。

  做完了事之后还连人带车一同都推下了旁边的悬崖,连夜冒着大雨在早已买好了的京郊的一处老房里住了一晚。

  都是杀惯了人的,各自沾了几条人命也没睡的不安稳,第三日派了最不起眼的马旺琨进了城,在戏院里和罗贵通了个消息。

  宋楚宜听见消息的时候正在屋里给宋琰回信,闻言勾起唇角笑了笑。

  韩止喜欢卖弄聪明,不仅把酷似然哥儿的孩子推到自己眼前,还非要念那句什么诗。什么树死藤死死亦缠,打量着她肯定猜不出来。

  可是他却忘记了,她身体里住着个老灵魂,何况宋楚宁的事情又这么敏感,他这么一念,她本来就三分的怀疑立即就化作了十分。

  她不信老天这么无聊,送了一个宋楚宁来还不够,还要再送一个韩止来一起折腾她。何况几次接触下来,她发现韩止远远没有上一世见到的那么老到圆滑,就更加确定他不是重生而来的,而是和重生而来的宋楚宁有关系。

  果然,黄天不负苦心人,她叫马永福和马旺琨盯了这么久,总算是跟着韦言君探出了底儿----宋楚宁的棺材倒真是送去了庙里,可是听说那天京郊不知怎的竟也有出殡的队伍,两方还撞了个正着。

  这世上也就只有书才真的这么巧。

  韩止想要逗弄她,她就先送他一份礼物,也不知道他知道了小情人死了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今天照旧还是三更,昨天因为朋友回来了出去玩了一趟更新没赶上,抱歉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