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零六·审问
  马永福那边的信向来是稳的,澳门赌博网站:既然他说已经找到了人正准备押往京城。那也就是是时候收拾黄员外了。

  宋楚宜披了大氅,借着去崔府的借口出了门,先在崔府逛了一圈,才在崔府东角门换了另一辆马车,一路往臭水巷来。

  这中间还有个小插曲,叶景川正好跟着镇南王妃和昨日才回京城的郭夫人来崔府拜访,见了宋楚宜这番做派就闹死闹活的非得要跟了一同去。

  从前第一次在通州见到这位二世祖时,还只当他和叶景宽是一样稳重有城府的人物,等接触了才知道,这位未来的大将军,竟还是一个古道热肠的少年侠客。

  宋楚宜被他缠的没办法,只好答应了让他一同跟着去,却不准他骑马----镇南王府的嫡出二少爷,虽然说在叶景宽面前只能算是小宗,可到底也是身份贵重,多少双眼睛盯着?

  所幸叶景川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只要能跟着就好了。

  下了马车叶景川左右一瞧,眉头就忍不住皱起来了:“这里你好端端的怎么忽然想起来要来这里?你要是想找什么人,我帮你找也是一样的。”

  他严肃起来的时候样子倒是有几分唬人,绿衣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拉了拉宋楚宜的衣襟:“姑娘,不如咱们把人给押到别的地方审问去?叶公子说的也对,这本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宋楚宜眼风一扫,青桃就上前几步扣了五下门。

  来开门的是个瘦高的麻子脸男人,就算是这样冷的天气,脸上也是油腻腻的,小眼睛一眯显得格外吓人。

  叶景川越发摸不着头脑,想再说几句又怕惹了宋楚宜嫌被轰走,只好按捺住了心内疑问,迈步跟宋楚宜进了屋子。

  院子里头有一颗榕树,榕树底下摆着一桌香案,想必是到了月中拜月用的,叶景川眼睛四处一溜,更加确定这就是那等去处,不知道宋楚宜来这里为的是什么。

  等进了正屋,瞧见在地上被绑了手脚扔在一旁的肥壮男人,他才出了声问宋楚宜:“这是谁啊?”

  马三斜着眼睛扫了他一眼,再看看宋楚宜,想说些什么到底没说出口。虽然只接触了短短几天的时间,可是宋楚宜这个原本他以为的娇小姐却远远出乎他的意料,让他们办的每件事情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看她这副到了这种地方也面不改色的模样,再加上她毕竟又有个势大权大的舅舅,他忖度了一番轻重,自然也就不敢在她面前出言不逊。

  虽然一开始没打算要叶景川跟着来,可是现在他跟来了倒是个意外之喜,正好可以帮得上忙。宋楚宜也就不瞒他,一五一十的把宋毅的事情和他说了,又道:“光是找这个人就花了我不知多少功夫,好容易才找着。”

  她说着,一边示意马三把黄员外嘴里塞着的臭抹布给拿开了,只是眼睛上的布还仍旧是蒙着的。

  被塞了一晚上的嘴,黄员外只觉得下巴都脱臼了,一阖上嘴巴咯咯咯的响,适应了一会儿就开始虚张声势:“你们究竟是谁啊?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要是不放了我,将来有你的好果子吃的!”

  马三上去毫不留情的踹了他一脚,他方才老实了。

  青桃和绿衣拿了帕子垫了椅子,宋楚宜坐了,好整以暇的等黄员外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才问他:“听说你告宋知府抢了你的地占了你的宅子,还抢了你的女儿,导致你女儿守贞一头碰死了?”

  黄员外额头上青筋动了动,虽然手脚仍被绑着,身子又肥,却还是缩着脖子往后挪了挪身子,笑了一声:“哦,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啊。没错啊,这事儿不是已经捅去刑部了吗?”

  他张开嘴笑了一阵:“我说我在京城跟人无仇无怨的好端端的怎么会被绑,原来是为了这事儿。喏,除了大名鼎鼎的长宁伯府,谁还会为了这事儿特意找来这里?你们蒙着我的眼睛,不是多此一举吗?”

  宋楚宜并不兜他的话茬儿,冲马三使了个眼色,马三就一脚狠狠踩在了黄员外的大腿根上,把黄员外踩的惨叫了一声。

  “我记得你的状子上写得死的是二女儿,叫黄珍儿的,还上了族谱。我说的对不对?”宋楚宜接了绿衣从提匣里捧出来的红枣茶啜了一口,见黄员外似乎懵了,就接着往下说:“可是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有人却说你这位女儿没死不说,还嫁了株洲底下一个乡里的里长呢这可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有两个同宗同族的黄珍儿不成?”

  黄员外不说话了,梗着脖子警惕的又往后退了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宋楚宜轻轻笑了一声,这一声听在别人耳朵里没什么,听在心里有鬼的黄员外的耳朵里却无异于平地惊雷,惊得他的心都轰隆跳漏了一拍。

  “你不知道不要紧,你的娘子和你的长子知道就可以了。”宋楚宜一管声音又清又冷,听的黄员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不过不知道黄员外你到底在不在乎就是了,院子里包着的这两个听说你将来也是要买回去做妾的,恐怕能另外给你生下儿子来也未可知。那个虽然已经长到了十四岁,也下过乡试了,不过也没什么儿子么,生下来养个十年八年的,说不得比他优秀的也有。黄员外是做大事的人,不会在意这个把儿子的,是吧?”

  叶景川睁着眼睛看的叹为观止,只觉得宋楚宜真的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活的说成死的一般神奇。

  黄员外既然连个女儿都舍不得真叫死了,怎么可能忍心放任儿子倒霉?宋楚宜刚才这话,显然就是在戳黄员外的心窝子。

  果然,黄员外激动的脸都扭曲的变了形,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别动我儿子!这事跟他没关系,他什么都不知道的!”

  多谢起名无能的叶子的香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