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零五·收拾
  回府的时候玉书已经在二门处等着她了,见了她先拉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眼,见没什么事才吁了一口气:“午饭时分锦乡侯府几个嬷嬷送了几株西府海棠和虞美人来,还特意说是替她们家姑娘赔罪的,说是韩小姐冲撞了你。老太太当时就没给那几个嬷嬷好脸儿,好端端的出门去做客,做主人家的不说好好招待,反而耍起性子来冲撞了人,这在哪里都说不过去。”

  何况宋老太太还另有一桩心事-----韩止究竟还是做的太过露痕迹了些,怎么就真的赶得那么巧在青州驿馆和她们撞上了?撞上了也就罢了,在通州别庄里偏偏又是他和他表弟害的宋楚宜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

  平阳侯府和方夫人的事也算是把宋老太太的魂儿给吓丢了几次了,她再也不敢轻视这个作为大范氏姐妹的小范氏掌管的锦乡侯府。

  宋楚宜跟着她一路回了宁德院,果真见宋老太太脸色不善,一旁的三夫人正抬手拭泪,见了人进来才忙不迭的偏过头去拿了帕子遮掩。

  宋楚蜜的年纪比宋楚宾的还要大上几个月,宋楚宾的未来婆家眼看着明日就要上门来相看拜访,可宋楚蜜却因为云家的事如今还不知道被关在哪里,三夫人好容易按捺到宋老太太回来,可不就是要抓紧时间来求情了么。

  可是宋老太太如今被宋楚宁的事情闹怕了,宋楚蜜又为了个男人曾经置整个长宁伯府于不顾,自然不会答应。

  宋楚宜心里门清,面上却只当不知道,上前给宋老太太和三夫人都请了安。

  宋老太太揽了她问:“锦乡侯府使了几个婆子过来送礼,口口声声说是替她们家小姐赔罪。我竟不知道到底赔的是什么罪,也懒得兜揽她们,一并连礼也没收,都仍叫带回去了。”

  上次在别庄里,锦乡侯府来人接韩止的时候一般也有人来送礼,宋老太太都轻描淡写的打发了-----郭燕堂是与宋琳琅有旧,又在青州就约好了一同上路的,可韩止却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锦乡侯府又素来身份敏感,她不想接这个茬儿。

  说了一回,见三夫人木木的坐着甚是可怜,宋老太太到底也不好再盯着宋楚宜细问,叹了声气让宋楚宜先回去换件衣裳。

  宋楚宜告辞出来,就见青莺迎上来说是马三等人已经查到了那个员外的底细,那个告宋毅的员外在京城院子里梳拢了一个将将十四岁的姑娘,如今正热乎着,天天都腻在臭水巷的院子里。

  青莺到底是个姑娘家,虽然是从宫里出来的见过了世面,可说起这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听说后来黄员外干脆还另外又包下了一个,天天在臭水巷的院里”

  宋楚宁办事向来是没甚疏漏的,宋楚宜已经让宋珏再三去探问过宋毅,得知永州的两块地是宋毅帮黄员外从堂兄手里夺回来之后黄员外给的谢礼。

  当初宋毅原不肯收,还是宋楚宁说服了他,说是没有真清廉的官儿,何况只要走了牙行齐全了手续,就是天上掉馅饼天衣无缝的好事,宋毅这才勉强答应了。

  人情往来这东西,本来就是有来有往。既来了这一桩事儿,日后宋毅和黄员外顺理成章的也就走的更近了一步,黄员外有一日就特地送上了几个美人儿,通通都是吹拉弹唱无一不精的,有一就有二,何况宋毅向来爱好此道,毫不怀疑的收下了。

  谁知第二日,其中一个美人儿就撞了柱子死了。

  又这么巧,后衙里的一个下人去告了长沙的巡城御史。

  黄员外也蹦出来告宋毅强抢民女,还说自己女儿其实早已经订了亲的。

  尹正德本来就是铁面无私的书呆子,既得了这样的状子,再没有不接的道理,义愤填膺的递了折子参了宋毅一本。

  宋楚宜脚下不停,澳门赌博网站:一路领着人回了关雎院,喝了一口热茶暖和了些,才出声问紫云:“马永福那边怎么样,找到那个首告的下人了吗?”

  现如今帮宋楚宜两边跑腿传递消息的正是青桃的表兄,在门上当差的罗贵。

  紫云替她把大氅下了,点了点头道:“罗贵刚让许嬷嬷传了消息进来,说是已经找着了,正往京城押呢。听说藏的倒是够深,都躲到山里去了,可还是被马永福给逮了回来。”

  马永福和马三又不一样,他在军中可不是冲锋陷阵的,是个斥候,寻人自有自己的一套,因此宋楚宜才放心叫他去办这事儿。

  听说人已经找到,绿衣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往铜壶里灌了热水替宋楚宜把那身徐嬷嬷新做的衣裳给烫的找不到一丝褶皱,这才搭了句嘴:“找到了也好,替二老爷洗清了冤屈,也省的姑娘和少爷受他的拖累被人家指着鼻子骂。”

  她心里还有个想头,觉得宋毅若是个还有良心的,这回李氏的女儿推他下火海,自家姑娘却救了他,总该改一改那不负责任的性子,日后对待宋琰和宋楚宜都该好些。

  宋楚宜却并不指望宋毅对自己好,她之前纵容方夫人把宋毅的事情闹出来,也不过就是想让宋毅得个教训吃些苦头,也好彻底跟端王那头断了关系。

  而现在要救宋毅,一是宋毅好好活着好好当他的官,将来对宋琰来说无论如何也是个庇护,二来也是想着趁机把方夫人给收拾了-----她原本以为方夫人为了魏延召应该能会按照自己的暗示去做,可是方夫人既然全当了耳旁风,那她也只能再断端王的一只胳膊了。毕竟被人握着把柄的滋味是不好受的,何况方夫人既然能为了魏延召杀一个宋楚宁,就敢为了魏延召再动自己。

  “好了。”她嗔了绿衣一句,见绿衣瘪了瘪嘴,就笑着使唤青莺:“今晚你亲自和马三一同去一趟臭水巷,把黄员外给我看紧了。明日我亲自出去一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