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零四·得罪
  韦言君踮着脚儿在追月亭上看着宋楚宜气冲冲的走了,才啧啧有声的下来搭着韩止的肩膀:“你就不能一天不吓人家,怪道人家都说得罪了你可真是得罪了小鬼了。可不就是阎王好送,小鬼难缠嘛?”

  韩止伸手隔开了他的手,往后头卷棚看一眼,低声警告他:“人多,给我小心些!待会儿你出去瞧瞧我那好表弟养的好不好,可别把他给养坏了,否则到时候怎么辖制宋六?”

  韦言君不愿意去做这事儿,皱着眉头就要撒娇,回头一眼望见了小范氏身边的迎春,登时就闭了嘴,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树立在韩止旁边没动。

  迎春向来是人未至声先至,此刻也是先笑着喊了一声世子,瞧见旁边杵着的韦言君也只是当没看见,赶上了前来冲着韩止福了一福:“夫人那边请您过去一趟眼下小姐可不好过呢。”

  韩止眉间阴鸷更加重了几分,偏头吩咐韦言君:“你先出去。”

  自己提步往小范氏所在的正房楚风轩去,一进门就瞧见跪在地上泪水涟涟的韩月恒。他不说话,挑了挑眉毛往旁边的玫瑰椅上一坐,看着小范氏教训她。

  “就你这副模样,也敢说日后想坐那个位子?”小范氏知道韩止进来,可是连头也没抬一抬,不错眼的盯着自己染得鲜红的指甲,一管声音既娇且媚,全然不似一个儿女都已经到了要嫁娶年龄的妇人:“别人如今指着你的鼻子骂你没教养,可我和你父亲又不是死的,分明教养了你。究竟是你太蠢了,还是我教的东西你没听进去过?你要旁人看得起你,也要你自己担得起才行,你要办花会,你姨母连宫里的姑姑也给了你,花儿更是一早就有宫里的花博士来打理,可你瞧瞧你如今办成了什么样?”

  韩月恒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一地,梗着脖子很是不服气:“从来你只知道不问青红皂白的说我,何尝真正分辨过谁对谁错?今日分明就是宋六她借我撒气,可你不仅不护着我,还下我的脸!”

  宋楚宜走的时候,小范氏还特意着人给她搬了一盆绿梅,一株西府海棠,并虞美人,这看在外人眼里,可不就是在替自己描补?

  小范氏懶怠和她多说,连瞧也不曾正眼瞧她一眼:“我倒是想护着你,也要看你上不上的了高台盘!今日若你没有私心,若真想办好了花会夺人家青眼,就该想法子止住沈二小姐的话头,把她和宋六给分开。可你自己想想你办的什么蠢事?你那点子心思,还生怕别人瞧不见?别人不发作你,是看在你老子娘面上,可人家宋六原就没必要卖你的面子。你以为你有什么脸?”

  她冷笑了一声,着眼看了一眼迎春:“把她带下去,这几日就别出门了,省的人家以为锦乡侯府的姑娘都没教养。”

  韩月恒既委屈又愤愤,可对上小范氏冷淡疏离的眼光,又不敢抗辩了,缩着头抽噎着摔了帕子出了门。

  小范氏就开始染另一只手的指甲,从头到尾没听见韩止吱声也不觉得奇怪,忽而开了口道:“既然和殿下说了争取宋家,怎的又纵容那个丫头得罪人?”

  她向来把周唯琪看得比自己的儿女还重几分。

  韩止也并不当回事,面对小范氏的时候远比韩月恒要从容得多:“虽说有这个心思,也不能表露的太过明显。总之我心里已经有了成算-----不至于叫一个小姑娘拿捏住。”

  小范氏嗯了一声半日没说话,一副泥塑的菩萨模样似的,过了许久才重新又凉凉的开了口:“你的婚事也要着紧了,京城里像你这般年纪的,早就定下了人家。想娶个身份相当的,你那些小倌儿戏子就都暂时给撇了。”

  韩止这回却没立即答话。

  若事情真按照他所预想的来发展,他哪里还需要把这些小倌儿戏子都给撇了?甚至还能光明正大的和自己魂牵梦萦的人在一起。

  青桃直到上了马车还有些惴惴的,伸手给宋楚宜倒了杯茶有些不安心:“姑娘向来沉得住气的,怎么今日跟一个小姑娘闹起来了?到底您是头一次自己出来跟小姑娘们一道玩耍”

  虽然按照年纪来说,宋楚宜才应该是那个小姑娘,可是青桃潜意识里就觉得宋楚宜应该是顾全大局的那个。

  还是青莺笑了一声,推了青桃一把:“在旁人眼里,咱们姑娘才是年纪小该被让着的那个。何况韩小姐本来也没做到自己的本分,怨不得别人冲她生气。”

  青桃向来知机好相处,之前也能和红玉绿衣处的不错,如今虽然陡然来了个青莺,虽是后来的,却和紫云一样占了个一等的位子,可因着知道她是崔氏送来的,又有功夫在身上,不觉得自己靠后了不算,还敬她三分。此刻听了青莺的话,点点头叹了口气:“也只好这样想了,可总归是把人家给得罪得狠了。”

  韩月恒摆明了和沈徽仪是当了陈明玉的枪,宋楚宜从来就不把她们两个放在眼里,自然更不在意是不是把她给得罪狠了。

  她在意的,是韩止。

  这个人阴险毒辣,又有喜欢看人气急败坏找不着北的倒霉相的恶趣味。她被韩月恒气得失了分寸,在韩止眼里才是真正的上了钩、咬了饵,他才可能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而像韩止这样喜欢抓了老鼠之后还要玩上一阵的猫,只有老鼠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才会肆无忌惮的露出他的本来面目。

  既然如此,她也不会这么吝啬,不舍得演一场气急败坏失了分寸的戏给他看。

  上一世他能把衣冠楚楚的模样一直装到最后,这一世,她就冷眼看他怎么被剥的精光任人唾骂。他不是喜欢猫抓老鼠之后不急着杀死,先要把猎物玩的精疲力竭吗?那她就让他也试试这种自以为是以为抓了猎物,到最后反被猎物抓死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