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九·欲望
  余氏从来就知道宋楚宜不是个简单人物-----能一朝把李氏拉下马而且还能仍旧在宋老太爷和宋老太太跟前得宠幸,这份本事不是谁都能有。

  她拉着宋楚宜起了身,借口要宋楚宜陪自己更衣,拉着她转进了隔间,神情严肃的问她:“你老实告诉我,要这些人干什么?”

  崔绍庭招募的这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都是闵地那边流窜的山贼土匪海盗,他看中这些人敢打敢杀的凶狠劲儿,才拉进了军中逼着他们打倭寇的。

  后来接到了调令进京,他也不知怎么想的,还特意留了二十几个人在身边带着,留在京城的府邸里当差,也有分到京城的铺子里去帮忙的。

  现在宋楚宜提起来,余氏忍不住有些慎得慌:“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好驾驭的人,你年纪小小的,有什么事就算你祖父祖母那边解决不了,也还有我们,可别自己瞎来。”

  说起来她倒是不怕宋楚宜瞎来,宋楚宜一瞧就不是那胡闹的人。她是怕宋楚宜年纪太小,驾驭不了那些穷凶极恶的二流子。

  宋楚宜当然知道余氏在担心什么,垂了头思索了半响,再抬头的时候仍旧目光坚定:“有些事不方便惊动祖父祖母舅母就帮我这一次吧。”

  余氏可不敢应承她-----她要人事小,这些人也不是不能给她,可是若是这些人真在她手底下闹出些什么事,那她和崔绍庭恐怕会被崔家人的口水给淹死。

  何况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本来也不该跟这些人扯上关系。

  她坐在椅上,顺势将宋楚宜也拉在旁边坐下,轻声细语的跟她说道理:“并不是舅母不帮你,只是有些事情真不是舅母自己能做的了主。你既是会开口跟舅母要人,想必就肯定知道这些人的来历?这些人以前可都是打家劫舍的土匪山贼,说杀人不眨眼恶贯满盈也不冤枉了他们。现在你舅舅还留着他们,恐怕也正是因为日后去边关用得上这些不要命的人,可是你是什么人?金枝玉叶的,纵然是有什么为难的事,也不该跟他们扯上什么关系。若是现在我把人给你了,他日出了什么事,你舅舅恐怕第一个就不饶了我,你可知道?”

  要是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宋楚宜也不会和余氏张口了。她反手抓住余氏的手,言辞恳切:“我明白舅母的担忧”

  崔夫人恰在此时推了门进来,见她们二人都在就笑了:“还以为你们俩去了哪里,原来竟是在这儿躲清闲。外头那几个姑娘都是要跟你和你表姐参加花会的,你也不跟她们亲近亲近。”

  她说完,重点却哪里是真的在这几个姑娘身上,又蹙眉道:“还不快跟我出去,你两个舅舅正找你呢。”

  崔绍庭和崔应书果然已经在大堂里等她们了,瞧见宋楚宜就严肃的咳嗽了几声。

  余氏这才明白才刚宋楚宜恐怕是早已经求过崔绍庭和崔应书了,这回来找自己,也是希望自己做说客在旁边敲敲边鼓。

  崔绍庭没说话,崔应书先冲宋楚宜瞪了一眼:“几个月没见,你的胆子真是见长了啊!”

  崔夫人就觉得有些茫然,明明前几日得知宋楚宜要回京的消息之后还高兴的无可无不可的,怎么今日瞧起来崔应书却怒气冲冲?

  余氏叹了口气,轻声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崔夫人当即倒竖了柳眉,转过头来在宋楚宜额上狠狠一点:“你糊涂啦?!那是什么人,你也敢沾手?!”

  崔绍庭比崔夫人和崔应书的反应还是要平静一些,瞧了宋楚宜一眼就决定唱个白脸儿:“那些人江湖习气重的很,你使唤不来的。”

  宋楚宜这回却倔得不肯低头:“我既然会单单要这批人,自然知道他们的来历,不会乱来的。何况就算舅舅你们不帮我,我也要去别的地方找人啊!”

  崔绍庭和崔应书就对视了一眼,皆有些头疼。

  还真别说,凭借宋楚宜的本事和能耐,你还真阻止不了她去别处找这样不要命的一批人。可到时候那些人就更难驾驭更不清楚底细了。

  崔夫人有些着急,恨不得能拆开宋楚宜的脑子瞧瞧她是在想什么:“好端端的,干什么非要这些人帮你办事?我帮你找些旁的人也是一样的啊!”

  宋楚宜摇了摇头看向崔应书和崔绍庭:“我就要这批人。”

  崔应书拿她没办法,斟酌了一会儿就道:“那不如这样,你先见见他们。若是你能说服他们自愿帮你做事,我们就依你,怎么样?”

  宋楚宜自然没有不应的,二话不说就点了头。

  今日崔府宴客有道羊肉火锅,崔绍庭特意借了几个以前当屠夫的人过来,崔应书好整以暇的带着宋楚宜隔着篱笆立定了脚:“你瞧瞧,真的要这些人帮你办事?”

  一个粗壮身材、满脸横肉的大汉此刻正倒提了羊抖了抖,才刚剖开的羊肚子的血流了一地,把周围的雪都染得通红。

  宋楚宜不理他,推了篱笆门几步走到那群杀羊杀的正酣的凶神恶煞面前,先抬手指了指随后赶来的崔绍庭:“我是他外甥女,有事要和你们商量。”

  崔绍庭卷起手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还是忍不住有些想笑:“这小丫头倒是知道先仗我的势,接下来估计就是要利诱了。”

  其中一个瘦高的麻子脸就扔了手里的刀和羊,双手在衣服上随意抹了抹,瞟了崔绍庭一眼,有些不耐烦的道:“什么事啊?我还赶着杀羊呢!”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跟着我舅舅,无非就是在福建抗倭的军饷高,更因为你们之前当土匪留了案底。”宋楚宜并不在意他的粗横无理,也不顾他们有些惊疑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若是我舅舅现在肯销了你们的案,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帮我办事?我可以给你们很多报酬。”

  麻子脸惊疑不定的看了看她,又看看走过来的崔绍庭和崔应书,顿了顿没忍住:“你有毛病吧?!耍我们玩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