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八·暗涌
  第二日一早,宋珏就陪着宋楚宜往崔府去拜年,出门的路上宋珏脸上很有些难看:“昨天连夜已经用马车送出城了,没吓着你吧?”

  虽然知道宋楚宜向来没什么好害怕的,可是听见宋大夫人形容完之后,连他都有些难以入眠,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宋楚宜倒是没什么觉得怕的,连跟上辈子长得一模一样的然哥儿她都已经见识过了,还能有什么好怕的?

  崔夫人亲自在二门处迎了她,见了她就一把揽在怀里左看右看的瞧了一阵,见她并没有远行归来的风尘仆仆,反而更显脱俗的俏模样就喜得伸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笑道:“可见青州那边水土养人,否则这一来一去的赶得那么急,我真是怕把你给颠簸坏了。”

  说话间崔氏已经拥着她在花厅前立住了脚:“里头你表舅母和你两个表姐也在,另还有陈府和英国公府的几个姑娘,你远行归来,过几日少不得要参加参加她们的花会,如今也正好应酬应酬。”

  进了门宋楚宜先跟陈老太太和英国公世子夫人问了安,这才转头去找自己表舅母余氏。

  余氏早就已经朝她招手了,看了她的样子才放下心来,见她鬓发上的珍珠歪了,还亲自替她理了理。

  因着崔绍庭升任三边总制兼兵部侍郎的任命已经下了,如今余氏的身份水涨船高,是众人的焦点。

  见端慧郡主和余氏都这样宠爱宋楚宜,周围人也就各自有了计较。

  陈老夫人回头沉沉的看了一眼陈明玉,目光中带着些若有似无的警告。

  英国公世子夫人何氏却喜得推了推旁边的二女儿沈徽仪,冲她使了个眼色临来之前她就嘱咐过了女儿,叫她一定要跟宋楚宜打好关系的,如今见了崔家人对宋楚宜的态度,心里之前的打算就越发的坚定了。

  可沈徽仪却僵着身子没动,她看了一眼也正饶有趣味往自己看过来的陈明玉,这位阁老嫡孙女的眼神里分明带着些了然,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嘲笑。

  想起昨天她们在临街的聚义楼里说的话,再想想昨晚母亲的再三叮嘱,她只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和自卑同时在心里爆炸了,炸的她的理智灰飞烟灭。

  何氏推了女儿好几下却没得到反映,不由有些恼火,正伸手在女儿腰间准备拧一把的时候,那边宋楚宜却出门去了。

  “还不快跟出去!”何氏面上仍旧带着和煦的笑冲刚进来的陈夫人点了点头,眉头却已经笼在了一块儿,低头低声警告女儿:“你要是不知好歹,日后再也别跟我出来了!”

  廊上北风呼啸,卷起地上的雪并枝头的红梅四处乱飞,宋楚宜一出门就打了个趔趄,见绿衣冻得直打哆嗦,就不由皱眉:“怎么不在那边歇着,巴巴的跑过来做什么?”

  世家府邸里向来有专门给做客的丫头们休息的地方,绿衣摇了摇头冻得打了个哈欠,脸上带着些焦急凑近她:“姑娘,听说那个死了女儿的员外闹上咱们家了,拖家带口的在咱们家大门口哭呢。”

  宋毅现在已经被押在了刑部大牢,这些人要哭,本来也该是去刑部那里哭,让刑部的人把宋毅判的重一点,现在却跑来伯府闹事,无非就是想给别人造成伯府仗势压人的假象。

  更有甚者,或者是后头的端王不仅仅满足于一个宋毅,还想借机把事情闹大让那群御史们参奏宋程濡一个治家不严纵下伤人的罪名呢。

  宋楚宜嘲讽的弯了弯唇角,眼里闪着了然的光。

  可惜了,他们恐怕还真以为自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别急,大少爷是不是已经回去了?”宋楚宜见绿衣担忧,忍不住打趣她:“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的。”

  绿衣跺了跺脚,觉得自家姑娘可能脑子坏掉了:“姑娘,虽然您讨厌二老爷,可他毕竟是您父亲呀,要是他真被定了罪,到时候您和四少爷不是得被拖累一辈子?”

  宋楚宜抬手戳了戳她的额头:“这个还用你说?你都懂的道理难道我不懂?放心吧,出不了事的,你先回去等我,我待会儿跟舅母再说几句也就散了。”

  陈明玉远远的站在门槛后头瞧她,见她转过了头就笑盈盈的拉着僵着脸的沈徽仪往前行了几步:“多日不见,澳门赌博网站:妹妹又漂亮了许多。等过几年彻底长开了,这京城里的贵女们恐怕都没脸再开花会了。”

  沈徽仪的脸就僵的更厉害,冷笑了两声挑剔的看了宋楚宜一眼:“现在这小豆丁的年纪,说什么长开不长开的话?”

  陈明玉向来很知道用词甚至用表情把旁人当枪使,宋楚宜瞥了她一眼,朝她们点了点头就往里走,并没和她们多说的打算。

  道不同不相为谋,上次因为一个唐明钊她已经放过了陈明玉一次,可是陈家恐怕付不起第二个唐明钊的代价了。

  崔家姐妹正被晚到的几个夫人拉着说话,余氏见她回来就笑:“话才说了一半,你怎么就往外跑了?”

  宋楚宜挨着她坐下:“大哥哥差人告诉我家里有事,他要先回去一趟。说晚间再过来接我。”

  余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偏头去问她:“才刚你说找我有事,我一直等着问你是什么事呢。”

  “也没什么。”宋楚宜压低了一点儿声音:“我听说舅舅在福建的时候有一批护卫是长期跟兵士们同吃同住的,素来以彪悍著称。现在舅舅舅母都进京了,他们应该也都带回来了吧?”

  余氏猜到了宋楚宜打什么主意,忍不住在她额头上点了一点:“你呀你,说话从来都是说一半藏一半的,你打他们的主意做什么?伯府出入的护卫家丁难道还少了你的?”

  随即余氏就意识到了不对,宋楚宜这恐怕不是只想用人出入而已,这恐怕是瞒着伯府自己在招兵买马呢。

  她诧异的看了宋楚宜一眼,轻轻的蹙了蹙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