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六·横死
  宋珏在宁德院外头等着宋楚宜加上去蜀中的几月,算起来他已经小半年没有见到宋楚宜了,隔了半年这么一瞧,他眼里的笑意就越的深了。

  小姑娘身量高了许多,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从前看上去再沉稳,也像是个小孩子在强装大人,可是如今一瞧,就不由自主的觉得她这冷静已经融入了骨子里她远比半年之前更加镇定,也更加叫人难以看透了。

  可宋珏却并不觉得她有什么可怕之处,自然而然的等了她走近前,并排和她一起走:“你这个小丫头真是精怪得厉害,好似就没有你料不准的事。”

  宋楚宜就知道他是在说宋楚宁的事,偏过了头去瞧他:“可是我听说大哥哥就太心软了,差点酿成了大麻烦,是不是?”

  这小丫头,也不过才回来了半日而已,什么事都被她摸得清清楚楚了。宋珏有些感叹:“你这样要挂心的事却这么多,真不知道你怎么撑得住。”

  对于一个看着儿子亲弟死,自己也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撑不住的,也没有什么是是非黑即白的。

  宋楚宜不觉得辛苦,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让人难熬的,有事做总比没事做好,有利用价值的人总比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活的更久,她已经很明白这个道理。

  只是面对宋珏的时候,宋楚宜向来是心肠较平常软几分的前世今生,她的大伯父和大哥哥,都从未对她不起。

  “大哥哥要是不心软把那丫头放出来,我如今就不用挂心这么多事啦。”她歪着脑袋对着宋珏皱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像是聚集了满天星光,叫人根本移不开眼:“你看,只是一个丫头而已,而且已经没了行动能力,都能招来李家的人。”

  李家的人不要紧,宋楚宜最怕的是宋楚宁疯狂到了非得拉着所有人一起死的地步她要是还趁机再说了些什么给端王,甚至是韩止,恐怕到最后她都又得费上不少的心机。

  宋珏有些愧疚,低头看了一眼宋楚宜就摇头:“是我不好,这个八妹妹的能耐的确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李家昨天又来了人,听那口气,恐怕没见着宋楚宁是不会罢休的。”

  当然了,能熟知过去未来的人,谁得了不当个宝贝?

  宋楚宁只要在李家人跟前稍稍透露出一点儿利用价值来,就足够吊着李家人死心塌地了。何况宋楚宁事先还跟端王有了勾结,这对于不能再进一步的李家来说,恐怕就是雪中送炭的大好事。

  放在谁身上,也舍不得一块肥得流油的猪肉就这么被人蒸了煮了。

  宋楚宜冲他笑了笑,澳门赌博网站:像一只偷到了鸡的狐狸:“这个大哥哥就大可不必操心了,祖母回来了,难道还怕应付不过来李家的人?”

  宋珏失笑,送了她到关雎院就不再走了,伸手递给她厚厚一叠信:“都是琰哥儿寄来给你的,我都替你收着呢,等明日天亮了再瞧,这么多信,别熬夜看坏了眼睛。”

  宋楚宜眼里的光更加亮了些,这回真是眼底眉梢都染上了笑意,接了信就甜甜的应了声是,又问他:“小侄子怎么样啦?”

  冬日的风吹得她的衣裙猎猎作响,宋珏虎着脸赶她进去:“明日不就能瞧见了?问了你也描补不出样子,快进去,否则被风刮跑了明日谁去崔家拜年?”

  宋楚宜吐了吐舌头朝他做了个鬼脸,许嬷嬷早打着灯笼迎了出来。

  进了屋之前在屋外的那股凉意就散了个干净,她由着绿衣和青桃把罩着的大氅脱了,趴在桌上看宋琰的信。

  可是她才在灯下拆开了第一封,才来得及瞥见上头的落款,就听见门吱呀一声开了,随即灌进来一股冷风,将桌上的信纸吹得震了一震。

  紫云带着一身的寒气进门来,额头上居然还挂着汗滴:“姑娘,外头传来消息,说是汀香榭的八小姐今晚去了。”

  宋楚宜手上整理信纸的动作就一顿,虽然她已经自认为算计的很周到,也知道这回宋楚宁就算是插翅也难逃,可是在听见宋楚宁的死讯的时候,她还是有一瞬间觉得难以置信。

  宋楚宁死的似乎有些太过于轻易,也太过于无声无息了。

  宋楚宜本来以为还有一阵子好闹,谁知道她却就这么死了。

  绿衣和青桃对视了一眼,也都觉得有些突然:“今天下午去打听消息的时候还没听说不行了,怎么忽然就死了?”

  紫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脸上挂着一抹苦笑:“死了就是死了呗,还管什么突然不突然?现在汀香榭那边灯火通明的,大夫人已经带着丫头们赶过去了。”

  宋楚宜瞥见那张精致漂亮的邀帖,上头的锦乡侯府四个字格外的刺眼。

  紫云看着宋楚宜叹了一声气,语气听起来忧心忡忡:“姑娘,老太太和大夫人的意思,是叫你过去一趟。”

  宋楚宜什么也没问,她知道若宋楚宁只是单纯地死了的话,宋老太太和宋大夫人不会多此一举,特意叫她去看一个死人。

  可是等她视线触及了宋楚宁的屋子,饶是再镇定也不由失了神。

  死的人远不止宋楚宁一个她身边伺候的孙娘子和翠果绿衫一同死在了屋子里,死状都极尽凄惨。

  这并不算最吓人的,依照宋楚宁的性子,自己要死,肯定是要拖着人一起死的,她才不愿意死的无声无息。

  最吓人的是宋楚宁留给她的信。

  上头红艳艳的用不知是朱砂还是鲜血明晃晃的写着宋楚宜三个字,在烛火映照下红的诡异。

  宋老太太和宋大夫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抿着唇看着这屋子里的四具尸体,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宋楚宜抖开信瞧了一眼,再看了一眼床上已经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的宋楚宁,扬手就把信给点燃了。

  今天受台风影响停电啦,不能三更了。明天还是照旧三更,没想到中秋反而没能三更,真是抱歉。不管怎么样大家中秋快乐哦,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