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五·掌控
  宋楚宜曾经听过范氏两姐妹彪悍的事迹,听说当年太子为了这位范良娣,差点逼得已经定了的太子妃卢氏上吊自尽。

  可卢氏毕竟是皇后的亲侄女,也是无可挑剔的太子妃人选,太子最后终于还是没能拗过大腿,答应了娶卢氏为太子妃,可是同时也跟皇后提了个条件,就是要范氏当太子良娣。

  太子身体不好,皇后也不好逼得太过,最后还是答应了。

  后来卢氏生了太子的嫡长子周唯昭,紧跟着范氏就在第二年产下了周唯琪。

  东宫那几年其实并不平静,周唯昭出生之时因为天象异常而被认定是天降祥瑞,向来很得建章帝和卢皇后的喜欢。

  可他五岁那年,却几乎没有一病至死。

  太子妃卢氏亲自求了建章帝和皇后送周唯昭上龙虎山,这才有了周唯昭龙虎山七八年的成长经历。

  宋楚宜仔细搜索自己前世的记忆,才略带惊恐的发觉-----上一世周唯昭最后可是死在了奔丧的路上,可周唯琪和范氏却都平安无事。

  尤其是周唯琪,后来竟然还受封了九江王,甚至接了范氏去封地

  她之前一直认定周唯昭上一世的死是端王手笔,可是现在看来,恐怕却未必有那么简单,不由就攥紧了拳头。

  宋老太太揽着宋楚宜摇了摇头:“当年范氏两姐妹的事可真是闹得沸沸扬扬,还被鸿运社搬上了戏台好在她们后头也收敛了,这几年冷冷清清的,倒叫我差点忘了还有这两个人。”

  恐怕那不是收敛,而是在养精蓄锐等待一击必中的时机吧?

  宋楚宜笑着又提起了沈徽仪来:“说起来我还收到了沈家的帖子,英国公府竟也要办一场花会。只是我在梦里对英国公府那样熟悉,也没听说过他们和锦乡侯府还有关系。”

  宋老太太就冷笑了一声:“这你就不知道了,沈家和范家韩家三家也怕丢人,从来不提的。锦乡侯韩正清在范氏之前原有正头夫人的,那正头夫人就是如今英国公世子的嫡妹,只是后来身子不好去了。”

  原来上一世她茫然不知来历的表哥,竟然是这样的来历。

  英国公府竟然能和锦乡侯的继夫人的子女关系也这么好,可真是叫人有些刮目相看又有些匪夷所思啊。

  宋楚宜在心里虽韩家和英国公府的评价再降一层,同时也对沈徽仪的这张帖子皱了皱眉-----韩家的帖子很有可能是出自韩止的指挥,可是沈家呢?

  想起之前在青州的时候叶景川送来的信,她眉毛又狠狠地跳了一下。

  她这一世本无意再招惹沈清让,可是沈清让若是非得再同上一世一样颤着她不放想起然哥儿,想起宋琰,她脸上的笑意就全部都化作了冷漠的杀意。

  宋老太太刚给她分析完其中关系,才刚带向明姿去看房间布置摆设的宋大夫人就牵着向明姿回来了。

  宋老太太就笑着跟向明姿解释:“这会子也不适合叫你跟你表妹似的单住一个院子,等过阵子天气暖和了,再给你收拾别的住处。布置摆设都还满意?”

  向明姿睁着两只有些湿润的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

  宋大夫人是用了心的,知道这位表小姐怠慢不得,早已经将之前宋楚宜住过的小抱厦从新布置了一番,还特意换上了南边时新的黄花梨罗锅枨攒花架子床,连插屏都特意选了黄花梨的仙人指路图,屋子布置得雅致又富贵。

  宋老太太见她满意,对宋大夫人的态度就更加亲热了几分:“今年我与你父亲都不在家中过年,你既要操心家里的事,又要照顾孩子们,着实是辛苦了。”

  宋大夫人忙笑着摆手:“都是分内事,老太太这么说可真就折煞媳妇了。”

  说着说着,话题就拐到了宋毅身上:“今日老大外头同僚有约,他来请了安就出去了,我也没来得及问他。你可知道现如今老二的事是个什么情形了?”

  宋大夫人瞥了宋楚宜一眼,见她坐的端端正正的眼皮子也没抬一抬,叹了口气才道:“有些麻烦,这件案子是刑部主审,岑大人虽然同咱们相熟,可是这案子有苦主又有证据,实在是棘手。”

  宋老太太也知道这个事情难办,她远在青州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去长沙探了底-----陷害宋毅的人显然有备而来,处处都已经设想周到,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圈套。

  她拿眼睛去看宋楚宜,先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小宜,我知道这事儿实属你父亲罪有应得------他若是不强行把祸患带在身边,谁也害不了他。”

  她顿了顿,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可是你是个聪明孩子,知道若是你父亲出了什么事,琰哥儿那头也会受影响的”

  其实宋楚宜知道宋老太太未必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她这分明是想让自己出手,好用她的梦里的经历来付出最小的代价来换回宋毅的前程。

  她当然也知道若是身为罪臣之女,一旦分家出去的后果,也当然没有真把宋毅踩死的打算----她纵容方夫人仍旧行使宋楚宁的计划,也不过就是为了叫宋毅彻彻底底看清楚宋楚宁乖顺面皮底下的真面目罢了。

  宋毅其人她已经摸了个十成十的准,知道他是个什么德性,也知道怎样才能让他彻彻底底心无芥蒂的重新倒向自己姐弟这边,日后再安安稳稳哪怕毫无寸进的当个官。

  无他,再给他找个恨的怪的对象便是了。

  她对父亲这两个字早已经没有奢望,也早知道就算是骨肉至亲之间也会有亲疏远近之分,可是她不能让宋毅耽误自己和宋琰。

  除了韩止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和九公主,其他的事情都在照着她的计划顺理成章的发展,她理了理衣裳,仰头对上宋老太太的眼睛:“祖母,或许是有个法子可以一试。”

  大家中秋节快乐啊,么么哒。另外多谢思无涯2008赠送的香囊。编辑把我的封面换掉啦,有点不适应。哈哈,大家中秋节过的开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