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二·人心
  叶景川从未看见过宋楚宜这副模样-----向来好像天塌了也有解决办法的宋楚宜居然看见了个小孩儿之后就失魂落魄,这在他看起来简直再奇怪不过。

  “你怎么啦?”他有些不解又觉得刚才韩止的那个笑格外让人别扭:“好端端的你追着一个小孩子到处跑做什么?”

  宋楚宜被问的一惊,半响才回过了神缓缓的摇了摇头。

  那个酷似然哥儿的小孩儿的出现显然不寻常,她总不能和叶景川说这是她前世的儿子吧?

  青桃和绿衣神色匆忙的跑上前来,看见宋楚宜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一面又忍不住抱怨:“小姐也真是的,怎么忽然就跑了?玉书姐姐和徐嬷嬷被您吓得不轻,到处找您呢。”

  宋楚宜有些神不守舍,直到进了宋老太太的房间,也仍旧是蔫蔫的提不起精神。

  宋老太太房里温暖如春,炭火烧的正旺,此刻正和向明姿说笑,看了她这个样子先就诧异的挑了挑眉。

  说起来,自从和宋楚蜜争执病了一场之后,她再也没见过宋楚宜露出这样迷茫无助的模样了。

  她不动声色的招手将宋楚宜唤到身旁坐下,伸手拉她的手的时候心里的震惊就再加深了一层-----宋楚宜此刻手心冰凉不似活人,偏偏还不断往外在冒冷汗。

  “这是怎么了?”宋老太太握着她的手露了些怒气:“怎么弄成这副样子?!才刚是不是被什么人给冲撞了?”

  向明姿也诧异的拂开宋楚宜额前被汗黏住的碎发,震惊的偏过头去瞧宋老太太:“外祖母,妹妹怎么一直在出冷汗?”

  宋老太太伸手一探宋楚宜额头,脸上笑意就一沉,立即转头吩咐黄嬷嬷:“快出去请韩公子身边的那位大夫!”

  韩止因为身体不好,随行的人中就带着一个医术甚是高明的退休了的太医,宋老太太会想起他身边的太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宋楚宜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总觉得事情有不对的地方-----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巧的事,怎么就会忽然凭空出现一个和然哥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还碰巧就这么巧是韩止的表弟,甚至还这么巧的让自己给遇上了?

  如果不是巧合,那韩止又是怎么知道然哥儿跟这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还把这个孩子故意引到自己身边的?

  他这么做的目的,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最重要的是,她自己就是重生回来的,若是然哥儿真的也有这样的机缘重生了一世,那她究竟该怎么对待?

  晚间的时候韩止把孩子抱给了乳娘,自己在书房见了去给宋楚宜瞧病的林太医:“怎么样?”

  林太医恭敬的拱了拱手,摸着胡子摇了摇头:“并没什么大碍,就是姑娘家家的不经事,一吓就烧的迷糊了,今晚退了烧,再养一阵子也就好了。”

  坐在窗边正翘着兰花指翻书的小厮闻言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了声,看着韩止颇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瞧瞧瞧瞧,传闻中天不怕地不怕的宋六小姐,就这么被你给吓哭了。你这么一打草惊蛇,小心人家就跟对付兴福一样,连全尸也不给你留。”

  韩止无所谓的哂然一笑,将手里的信件往炭盆里一扔,偏头去瞧那小厮,脸上还带着饶有兴致的笑:“言君你还别说,要是你,猛然瞧见一个长得跟去世的人一模一样的人,你恐怕只会被吓得更惨。”

  他瞥了林太医一眼,林太医就知机的告退出门。

  见林太医出去了,韦言君就直起身子来坐在韩止大腿上,趴在他的肩上轻轻在他肩头咬了一口,带着些揶揄笑他:“我只怕比她吓得还惨。只是话说回来,你这么早就让她晓得你可能知晓她的来历,不怕她真跟对付兴福一样的来对付你?”

  韩止脸上的笑意越发显得阴沉:“兴福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二愣子,我是么?不过她们宋家的这些姑娘瞧着都有些邪门,当初我还以为宋八就够邪门了,谁知道这个宋六更邪门。要我说,其实都该一把火跟烧王九一样,一把火烧了也就完了。”

  韦言君揽住他的脖子亲昵的在他颈间亲了一口,懒洋洋的把头搁在他肩上,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就算是你舍得,别人也未必舍得。通晓未来事呢,这是个多难得的宝贝呀,你要是真把他烧死了,当心娘娘也把你给烧了。”

  韩止一把抱起他把他扔在床上,紧跟着俯身把他压在身下:“还不止这些,这丫头既聪明又狠的下心,偏偏还有底蕴深厚的外家和当权的本家,未来对娘娘和表弟是莫大的助力。”

  三更的时候宋楚宜忽然醒了,她瞪大眼睛昏沉沉的盯着床顶挂着的浅紫色的烟笼百花图的帐子出了半响的神,许久才坐起了身子。

  青桃警醒,立即就从脚踏上坐起身来,先撩开帐子在她额头上探了探,然后才松了一口气念了句佛:“谢天谢地,烧总算是退下去了。”

  外间守着的许嬷嬷也听见了动静,忙披起衣裳进了屋,看宋楚宜两眼发直就忙几步上前揽住了她,担忧的唤了她一声:“姑娘,要不要喝口水?”

  宋楚宜转了转脖子,看见同前世里英国公府截然不同的摆设,才放松了绷得紧紧的身子,静静的点了点头。

  她做了一个梦,上一世的事走马观花似的在她的梦里过了一个遍。她亲眼看着然哥儿和宋琰在她跟前又死了一遍,整个人仿佛是混着湿棉花被扔进了水里,心脏都跳的慢了几拍。

  上一世就不简单,能跟宋楚宁和沈清让成死党的韩止这一世又出现,还带来了酷似然哥儿的表弟,他到底想来做什么?

  还是韩止早已经跟宋楚宁有了什么联系得知了自己以前的事?

  或者,他干脆也是重生过一遍的人?

  她的眸光渐渐的聚拢在一起,在这样的暗夜里熠熠生辉亮的惊人。

  多谢guiyue08、十月的菱和小路送的平安符。已经把韩愈名字换掉了,当初只觉得他不是总病嘛,取个愈字比较合理,一时忘记重名了,抱歉抱歉,这是我的不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