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一·惊悚
  宋楚宜总觉得韩愈有些其心不正,这一路上韩愈对她的态度也有些太过殷勤了虽然碍着宋老太太他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可是他的刻意接近和讨好,她都是看得出来的。

  连向明姿也若有所觉,无人处的时候时常紧跟着宋楚宜她倒不是觉得韩愈对宋楚宜有些什么,且别说二人之前从无接触,就说这一路上,面对韩愈的刻意讨好,宋楚宜也是反感多过于感激。

  何况宋楚宜年纪又还小。

  她担心的是韩愈这些莫名的讨好,背后为的是崔家或者是伯府。

  好在直到元月初三他们到了通州的定福庄,韩愈也没做出过什么事来。

  因着在定福庄有私产,又已经连着赶了四五天的路,宋老太太就决意在定福庄的别庄里休整一晚。

  好在张叔和徐嬷嬷把别庄打理得干净整洁,此刻也只需换上新的被褥衾枕也就是了。

  今年是宋楚宜头一年不在京城里过年,也是徐嬷嬷第二年不能陪着她一同守岁,她担心得食不下咽,好容易见了宋楚宜,就如同天上掉下来一般,高兴得湿了眼眶,陪着宋楚宜回了房就捧出自己做的衣裳来:“一晃眼三四月未见,姑娘个头就又蹿了,好在我是往大了做的,应该合身。”

  徐嬷嬷是特意寻了崔氏赏下的四色云锦做的新衣裳,上头是浅碧色的袄子,霜白色的褙子,底下是素色的百褶裙,每一丝褶皱都压得恰到好处,外头阳光一照,云锦上花纹闪动流光溢彩,叫人移不开眼睛。

  宋楚宜被徐嬷嬷逼着试了衣裳,就要去瞧涟漪和安安,只是才转过了月亮门,迎头就撞上了玉书。

  见玉书行色匆匆面带急色,宋楚宜有些讶异的住了脚:“这是怎么了?老太太那里有什么急事?”

  “倒不是老太太出了事。”玉书见是她,就笑着停下来和她道:“是叶家公子来了,嚷嚷着要在咱们这里住一晚,我去向老太太禀报一声。”

  叶景川?

  徐嬷嬷在宋楚宜旁边笑了:“原来是叶二公子来了,他这回倒是赶得巧,正碰上了咱们老太太。”

  玉书瞧着这话说的稀奇,就一边走一边问:“怎么,这叶二公子竟还是常客不成?”

  “可不是,叶二公子因为同咱们大少爷来过几回,大少爷又吩咐我们尽管留他住,因着已经是常客了。”徐嬷嬷掩嘴笑了一声,心里却不由有些感叹的看了看自家姑娘虽然宋楚宜才十一岁,可是京城里十一岁就相看人家的姑娘也不算少了,叶二公子身份上同宋楚宜是门当户对,难得的事还有一颗好心肠,这段日子来没少来瞧安安和涟漪

  玉书心里明镜似的通透,牵了牵嘴角去看宋楚宜。

  可是宋楚宜却忽然整个人僵在了当场,脸上带着玉书甚至徐嬷嬷都从未看见过的慌张和和惶恐,她素来星星一样亮的眼睛被眼泪装点得更加璀璨,像是在水里洗过的明珠,明晃晃的晃人眼睛。

  “姑娘”徐嬷嬷瞧出她不对劲,跟着她的视线往对面一瞧,却只来得及看见一个六七岁小孩的后脑勺。

  宋楚宜已经提起了裙裾飞快的朝着那个小孩跑过去了。

  玉书和徐嬷嬷都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喊了一声,可是宋楚宜似乎没听见,越跑越快,很快就转过了一道门,往粮仓那边跑过去了。

  寒风不断打在脸上,宋楚宜却觉得自己似乎毫无知觉,她所有的听觉视觉一下子全部都消失了,感觉不到冷也感觉不到热,整个人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她刚才,澳门赌博网站:竟然好像看见了然哥儿她上一世没能护好的孩子,一点一点僵硬了身体,死在了她怀里的亲生儿子。

  她跑的飞快,心跳如擂鼓叫她几乎连呼气都费力,可是她哭不出来也叫不出来,近乎麻木的朝着那个孩子的方向飞奔。

  直到她看见了揽住那个孩子的韩愈。

  韩愈揽着那个孩子,缓缓地冲她绽开了一抹笑意,在这样冷的天气里,硬生生的把她冻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叶景川停在了她跟前,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前面的韩愈,只觉得迷茫:“你追什么追得这么急?”

  宋楚宜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睛也没眨,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在韩愈怀里只露出个后脑勺的孩子。

  她觉得自己的嗓子似乎被哽住了,她想说些什么,想喊一声然哥儿,可是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喉咙苦涩得仿佛不是她自己的。

  韩愈冲她挑了挑眉毛,似乎有些惊诧,但是他眼里分明却只有了然的笑意:“怎么了?宋六小姐认识我这小表弟?”

  宋楚宜僵硬着身子看着那孩子转过了脸来,眼里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

  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两个人?!这分明就是她上一世早夭的儿子然哥儿啊!

  宋楚宜觉得自己仿佛又重回了她人生中最冷的一个冬天,她抱着然哥儿,绝望惊恐的发现他的身体一点点的僵硬发冷

  眼前的场景和上一世的场景融合在一起,她险些分不清梦境现实。

  韩愈抱着那个孩子朝他们走了几步,带着惯常的腼腆的笑意和他们解释:“我舅母家里的庄子就在附近,想起之前舅母书信里说小表弟在温泉别庄里养病,就顺道去接了他过来。”

  他怀里的小孩冲着宋楚宜扬了扬手里的糖果,笑着露出小松鼠一样的门牙。

  宋楚宜握着拳头没动,险些把自己的手掌都抠烂,勉强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意,僵硬的转过了身朝来的路走。

  这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哪里有这么巧,这世上居然会出现一个同她上一世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来?

  又哪里这么巧正好是在这座庄子里被自己撞见?

  她忍着心里巨大的惶恐和不安,只觉得刚才韩愈阴沉的笑容是来自地狱里的魔鬼夜叉,惊悚又面目可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