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八·求情
  虽然是临时起意要回京城,可是该有的规矩还是不能少,又因为要带着宋琳琅的灵位,宋三老爷特意提前去了寺里求大师看了日子,决定了十二月日出。

  启程的这一日青州又是放晴,一轮太阳远远的挂在树梢上,伴着凉风将光芒倾泻在地上,给冰凉的冬日增添了几分暖意。

  宋老太太握住向明姿的手,顺势将她揽在怀里:“阿姿,你母亲临死之前最大的愿望就是盼望你能回宋家,现在外祖母要带你回家了。”

  她下巴蹭着向明姿光滑香软的头,手轻轻的拍她的背:“从今以后,你跟向家再也没关系了,你别怕。”

  向明姿就知道紫薇跟紫兰定然是把她近来常坐噩梦的事情告诉了宋老太太,心里又是酸又是涩,迟疑了许久才在宋老太太怀里扬起了头:“可是外祖母,我毕竟姓向”

  她也不是没见过在外祖家寄人篱下的姑娘们,把情分磨光了之后,就在舅母手底下小心翼翼的讨生活

  宋琳琅也就是怕这一点,才苦心孤诣的撑了这么十几年,就是为了能亲自教养她,能叫她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直到她终于再也撑不下去,不得不重新求娘家帮忙。

  宋老太太并不恼,搂着她笑了一声:“你舅母她们不是那等刻薄的人,你尽管放宽心。何况有你外祖父和我在的一日,总不会叫你受一点委屈。”

  不管怎么样,宋家的日子也不可能比向家更糟,向明姿想起母亲的叮嘱和期望,也把宋老太太这段日子以来对自己的关心和疼爱都看在眼里,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

  车队经过正阳大街的时候就走不动了,宋老太太看着怀里已经半眯半睡的向明姿,隔着帘子问跟车的秦嬷嬷:“外头是怎么了?”

  不年不节的,怎么好端端的堵起了路来?

  秦嬷嬷带着些幸灾乐祸的说话声穿过帘子透进马车,引得向明姿也抬起了头:“回老太太,外头向知府也是今日被押往京城受审,街上不少人围着看热闹呢,所以路给堵上了。”

  宋老太太略显嫌恶的皱了皱眉,碍于向明姿在,到底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心里仍旧有些不舒服,就吩咐秦嬷嬷:“让三老爷看看能不能即刻走,要是实在太堵,就换条路走。”

  没料到换了日子,竟换成了跟向云章同一天上路,宋老太太觉得像是吃了只苍蝇一般恶心。

  向云章却看着带着长宁伯府徽记的马车激动得热泪盈眶,瞪大了眼睛死命的朝在马上的宋三老爷挥手。

  宋三老爷目不斜视的越过他,从头到尾连余光也没往他那里扫一眼,调转马头到后头去跟宋老太太说话了。

  押送向云章的官差嗤笑了一声,看着向云章的目光既嘲讽又带着不屑,说出来的话更是叫他有些无地自容:“向大人这是怎么着,还想跟前岳母打个招呼怎么地?”

  另一个瞧着严肃些的打头的捕头瞪了那官差一眼,又看看长宁伯府庞大的车队,倒是并没有出言讥讽,瞧着人群疏通的差不多了,就吩咐人继续走。

  见向云章尤不死心的大声呼喊,他往后看了一眼全当没听见的宋家人,就好心的劝告向云章:“向大人还是死心吧,人家家里死了个女儿,现如今恨不得你死呢,不会帮你的。”

  可是当年不是这样的!

  当年的宋家,所有人都对他礼遇有加。宋老太爷和宋老太太都把他当作半子,嘘寒问暖关心周到,宋家几位舅兄也都和他称兄道弟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都怪自己的母亲向老太太!从宋琳琅嫁进向家的第一日起,她就拈酸吃醋,在自己耳边说些不好听的话,时日一长,他也不免受了些影响。

  也都怪白姨娘,表面上文文弱弱是个贴心的小棉袄,背地里却原来藏着那么恶毒的心思,居然还妄想着自己和宋琳琅和离之后能扶正,真是痴心妄想!

  更可恨的就是那个巫医,说什么向明姿是灾星转世,其实却是跟白姨娘串通好了的

  这些人,通通都是逼着他从朝廷命官沦落成了囚犯的罪魁祸啊!

  不不不,还有宋琳琅。

  向云章怔怔的落下泪来,不明白为什么宋琳琅能狠心成这样向老太太探监的时候跟自己提过,宋琳琅所有的嫁妆和经营的铺子田地全部都被宋家收了回去,连远在蜀中的那份,都已经联系了向家的族长要求收回。

  夫妻一场,她到最后关头却毫不犹豫的用她庞大的娘家来压自己

  可是现在怨恨抱怨都已经起不了作用了,这些日子的牢狱之灾总算是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君子能屈能伸,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然后摸遍了全身上下搜出了一块当年宋琳琅给他腰带上镶的宝石,趁着捕头进酒楼去打酒了,悄悄的递给刚才那个官差,带着些人的腼腆和羞耻,结结巴巴的情他去宋家车队那里传个话:“小哥,劳烦了。就请您给传个话,求他们让咱们能跟着他们一同上路”

  算盘倒是打的噼啪的响。

  那个官差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又看看前面已经走远了的宋家车队,不由觉得好笑,可是眼前的宝石闪闪光瞧着就知道不是凡品

  他一把将那宝石扣在自己手心,顺着手就放进了袖袋里,脸上表情也就不那么讥讽了:“既然如此,我就尽管厚着脸皮给向大人您试一试。可是丑话我可说在前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伯府贵人如今的意思成不成我可就不保证了。”

  向云章松了一口气,两只手在囚笼里勉强做了个道谢的手势:“应该的,应该的。小哥请放宽心,我岳母再恨我,我毕竟也是她外孙女儿的亲生父亲,请小哥尽管去试一试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