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七·隐秘
  说起这个话,在场的三人就都闭上了嘴,显得心事重重。

  外头小厮们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都忙着布置新年要用的东西,那些摆设布置都是流水一般的银子

  李二老爷抬了抬眼皮:“说起来也都怪母亲,若不是当初她非得说买田,十五万两银子也不至于打了水漂,那可是十五万两银子啊!现在眼看着两个侄女都要出嫁,人家男方给的聘礼不低,咱们难道不回罢?要回就是银子,少说两个丫头也得要二万两银子,再加上我那两个小子也要娶媳妇真是一团烂账!”

  李老太爷和李大老爷都在听见买田两字之后一惊,可原本要出口的呵斥在李二老爷接下来说完那番话之后就再没能说出口。

  李二老爷说的也没有错,他们家里的确是处处都需要用到钱。

  光是李大老爷两个女儿成亲就得将近两万两,这还算是少的,也幸亏酒席都是男方那边出了大头。

  等到李大老爷和李二老爷的儿子娶媳妇的时候了,那才真是为难-----偏偏他们两个娶的媳妇也都不是嫁妆丰厚的,帮不了什么忙。

  这样的重重压力之下,李老太爷过得比以前当教谕和学正时还要清贫不知多少,平常外头的花销也是能省则省,可就算是这样,也省不下多少钱,家里的开销他也几乎快负担不起了。

  要是当初不贪图利益,不买那来历不明的田和私产,也就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了。

  李老太爷觉得李老太太真是个丧门星,教出来的女儿又把宋家得罪成了那样,还败光了家里的银子

  “明年给庙里的钱再减半吧。”他翻了翻桌上账本只觉得烦闷不已:“否则两个媳妇出门去应酬、迎来送往的这些人情世故都捉襟见肘了。”

  这么一想,虽然可能当不成太孙的讲官,可是到底还能换回些银子,心里也总算有了些安慰了。

  李二老爷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叹了口气看看父亲又看看大哥:“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光是送礼这一项都是大项,幸亏关外那边分红也就快到了。”

  李老太爷似笑非笑的将手里账本扔在桌上,转头去看着他:“所以既然王爷要咱们看顾小八,你敢不做?”

  李大老爷揉了揉眉心:“我们今天刚去碰了壁,再去恐怕也是白搭。倒是我媳妇儿上回去了,大夫人对她还算是客气,不如叫她们女人去试试。”

  李老太爷点了点头:“就这么着吧,让你媳妇过几日抽空备几样礼物再去一次。能见到人自然是最好的。”

  关外的生意要是没有宋楚宁搭手他们也做不成,某种程度上宋楚宁的用处还真是比他的两个儿子加起来还要大,他也希望能凭借宋楚宁把端王这条线牵的更稳。

  至于庙里清修的李老太太,既然都说是清修了,自然该艰苦些的,否则怎么能真正的反省错误早日洗净身上冤孽?

  到了这个地步,败光了十五万两银子,他们李家也算是对得起她了,没有再为了她花银子的道理。

  李家人的热情程度还是让宋家的人有些吃惊,按照他们的想法,也以为他们只是碰一二次壁之后就该消停了。

  可是看他们这样紧张且重视的程度,显然有些不正常。

  李老太爷可不像是和李老太太一样看重女儿外孙女的人,怎么会明知宋家底线的情况下还非得要冒着得罪宋家的风险一而再再而三的跑来要见宋楚宁?

  宋大老爷想了很久觉得想不通,也就扔在一边不管-----最近为了宋毅的事情他已经算是忙的焦头烂额了。

  他去刑部打探过消息,得知这回尹正德的弹劾奏章写得有理有据,列出来的罪证一条条也都找得到人证物证。

  偏偏宋毅说自己付过钱的同时却又拿不出证据来-----他并没有经过牙行,甚至也没找相熟的介绍人,直接跟那户要卖地的人家联系的,那户人家咬死了不肯承认收过宋毅的钱。

  而那个长沙的员外也说自己女儿原本都已经定了人家了,偏偏被宋毅强行要走,最后才不忿自杀。

  这两条罪名加起来,哪怕是朝廷命官,也并不是小罪。

  宋大夫人看出他的愁闷,尽量拿了开心的事来说:“您也不必太过着急,横竖老太太和小宜回来也就是这阵子的事不管怎么样,等她们回来了,咱们总算也有个可以商量的人。”

  宋大老爷点点头,接过大夫人递来的参茶喝了一口,觉得最近因为这些接二连三的事有些着急上火:“说起来,这回一起回来的还有郭家的少爷,在青州他帮了不少忙,这回又帮忙运家具和木头回来,到时候我们也该好好招待招待。”

  大夫人站到他身后替他按脖子,语气也放的轻了:“这些不用您操心,我都知道的。还有明姿,她这回受了不少磨难,以后也是要在家里长住的了。明日我就让金嬷嬷把花园里的另一座汀香榭打扫布置起来,好给她住。”

  提起这件事宋大老爷心情更加不好,手里的参茶随手放在了旁边桌上,怔怔的出了半日的神,许久之后才咬牙切齿的讥笑了一声:“你一说这事我才想起来向云章也要押解进京受审了,他从前总以为没了咱们家他能过得更好些,升迁的更快些。这回我就冷眼瞧着他会落个怎样的下场!”

  说完这事,宋大老爷又嘱咐大夫人:“既然老太太来信交代了你怎么做,你就照着老太太说的去做吧。老二出事我私下想着总觉得也跟她脱不了关系,再拖个几天还不知道她会闹出什么事来。”

  这件事没人比宋大夫人更加上心了,自从宋珏的事情之后,她对宋楚宁简直避如蛇蝎,现在宋贵妃和宋老太太都送出了意思,她自然不会手软,闻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嬷嬷们现如今天天喂她吃药呢,恐怕想闹腾也没力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