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六·麻烦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眼看着就要毁了,原因还是因为当初自己威逼利诱让她通风报信,宋珏毕竟是个受过良好教养的大家公子,心肠又软,看不得她真的就这么毁了一生,一时心软让人叫了个大夫。

  可他很快就发现了他这个一时的不忍带来的巨大麻烦。

  三日之后,李家大老爷二老爷联袂上门要见自己的外甥女,连上的茶都不肯喝一口,更别提听宋珏说话了。

  “我没见过这样做事的道理!”李大老爷哑着嗓子看着宋珏,形容很有些不耐烦:“外甥女回来差不多两月了,我们一面也还没见着。每回来你们都推三阻四的不叫人见,这究竟是哪门子的规矩?我晓得我妹妹做了错事,可是阿宁到底不是她一个人的女儿,她也是你们宋家的女孩儿,你们这样苛待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李二老爷相比起李大老爷来就温和的多,皱了皱眉头等李大老爷说完,就和颜悦色的看着宋珏:“我大哥虽然说的严重了些,可是也不是全无道理。咱们两家就算做不成姻亲了,也总该算得上是世交。现如今你们这样苛待一个女娃儿,连面也不叫我们这些当外家的人见,实属有些不近人情了。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她病的这么重,连年也不能来外家送,你们难道还怕我们看看她?”

  伯府外头已经挂起了崭新的灯笼,北风一吹摇晃的厉害,宋珏往窗外瞧了一眼,仔细思索了之后就拿出太医的那副说辞来:“二位世伯们见谅,实在不是不叫您二位见。只是小八她的病一不小心可能就会传染”

  李大老爷终于冷笑出声,带着些长辈对晚辈的倨傲居高临下的扔出一句话:“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可真不好说。何况我们这些当舅舅的,难道就因为她病的重就不看她了?前几日伯府起火的事已经传的街知巷闻,听人说看方向就是阿宁她住的地方,你们长宁伯府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听人说?不知道是听谁说?”宋大老爷推门进来,身上见客的大衣裳还没换,将李家二人都看了一眼,就紧跟着追问道:“说起这事来我还正想问问舅爷你们,我们派了人去查过了,得知伯府起火的消息是从聚义楼里一个说书先生嘴里传出来的,那个说书先生又说是你们府上的一个厨房管事透露给他的”

  宋大老爷少见的有些咄咄逼人,冷笑了一声就问:“我们还想问问二位舅爷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们二位倒是先上门兴师问罪来了。”

  李大老爷错愕的看了李二老爷一眼,垂下头咳嗽了几声,脸上热热的觉得有些难堪,可他记得老太爷的嘱咐,还是硬起头皮辩解了几声:“那也是因为你们拦着不叫我们见人!现在我们连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们又千方百计的不准我们见,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你们就污蔑我们伯府纵火烧自家的姑娘?”宋大老爷挥手打断李二老爷即将出口的反驳,意有所指的瞧了他们一眼:“有些话说的太过当心闪了舌头,李氏的事我们伯府已经给你们李家留足了颜面,上次我们家惊动了五城兵马司的那场大火你们也心里有数是怎么回事。要是真的逼着我们撕破了脸皮,我们家固然要丢个面子,你们家却不止丢脸这么严重了,你们说是不是?”

  如今宋老太爷和宋老太太都并未在京城,澳门赌博网站:宋大老爷的态度就代表宋家的态度。李大老爷和李二老爷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撕破脸,悻悻的离开了宋家。

  他们自己膝下也有儿女,女儿都已经订了亲,若是宋楚宁的事情传扬开来,宋家固然是要丢脸,李家却远不止丢脸这么简单。

  他们冒不起这个险东宫的太孙殿下和另一位殿下眼看着就要选先生了,很大的可能人选里会有李老太爷,要是这时候传出去宋楚宁的事,简直得不偿失。

  李二老爷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父亲,颇有些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论起来也是她自己太狠,做事从来就不知道留余地。宋家这是还不知道宋毅的事情也有她的份,要是知道”

  “闭嘴!”李老太爷手里的笔朝他一扔,胡子都被气得翘了起来:“这话也是你能说的?若是在外头喝了两杯黄汤你就胡言乱语起来,我看你有几条命来填!宋毅怎么了?他是自己犯了事被御史参奏,关阿宁什么事,又关咱们家什么事?!别人撇清还来不及,你倒是会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

  李二老爷向来畏惧父亲如虎,见李老太爷这么生气,心里虽然还是有些不服气,可到底不敢再争辩了。

  李大老爷出来当和事佬:“二弟他有分寸,这种话不会在外面说的。”他看李老太爷神色微缓,就继续道:“父亲,我觉得二弟说的也有道理,咱们犯不着为了一个小八就真的彻底跟长宁伯府撕破脸您眼看着就能成为未来帝师了”

  李老太爷脸色阴沉的瞪了他们兄弟二人一眼,坐在圈椅里沉沉的叹了口气:“哪有你们想的那样简单?小八帮我们跟端王牵上了线,咱们家现在又靠着端王才能做关外的生意,你们以为是我们想脱身就能脱身的?”

  若不是端王暗示过要他保住宋楚宁,他也不用冒着彻底跟伯府撕破脸的风险几次三番的上门去讨人嫌了。

  何况收到消息,他还真的未必能成太孙的讲官太子似乎更加属意国子监司业卢梦亭。

  “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端王是不错,可是太子的身体眼看着也是一日好过一日了”李二老爷有些着急:“难不成就为了关外那点利益,就死绑在端王的船上?”

  李大老爷也很心烦:“你说的倒是简单,现在你要是想拆伙,知不知道多少麻烦会接踵而至?何况咱们家情况你不是不知道,若是没有关外生意的那笔开支,只怕连糊口都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