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五·天命
  宋楚宁的确没料到自己算计得可以说是滴水不露的方法居然行不通了她事先甚至还放出了那么多信鸽混淆视听,就是指望着这把火能烧的轰轰烈烈,最好连皇城那边都惊动。

  可是明明浇了火油的枯树枝一点即燃,明明吹的东北风呼啸而过,火终究没能烧的起来。

  宋家这帮饭桶居然真的害怕她一个,垂着头声音轻如蚊蝇的喊她:“姑娘,该吃药了。”

  其实从长沙回来也不过就是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宋楚宁却已经瘦了整整一圈,在长沙时将养得花红雪白的脸也消瘦下去,凹陷的脸颊显得颧骨越发的凸出,瞧着比在长沙的时候憔悴得不是一星半点。

  她看了翠果一眼,皱着眉头小姑娘至此,还特意把她安排在荷香榭住荷香榭和楚洲馆一样,都是三面环水,宋家的人早有准备,在火势刚起的时候就七手八脚的全部给浇灭了。

  宋珏居然还强行让那些宫里来的嬷嬷把她从长沙带回来的几个仆妇全部都带走了,这可是她最后的筹码了这些仆妇们都是有拳脚功夫在身上的,不是普通的做粗活的妇人。她跟秦大奶奶要这些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翠果轻手轻脚的拿了药碗进门来没接,咳嗽了几声之后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喉咙里的那股腥甜,冷笑了一声问她:“这是什么药?”

  翠果的头垂的更低,瑟缩着看了一眼正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低头熨衣裳的绿衫一样,颤着声音道:“是是孙娘子做的解毒药”

  宋楚宁脸上笑意顿失,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她一眼,忽而伸手唤她上前:“翠果,你走过来一些。”

  翠果依言上前几步,觉得自己两只腿就算穿着厚厚的秋裤也抵抗不了从脚底直扑心口的那股冷意,隐隐的开始有些发抖。

  “这药是孙娘子制的解药?”宋楚宁弯唇看向她,好似心情很不错。

  翠果手里的药被宋楚宁接过去,只觉得两只手空落落的没有着落,背在身后搅在了一起,冷汗淋漓的勉强扯出了个笑脸:“是是解药”

  宋楚宁不再笑了,她直直的盯着翠果的脸,忽然伸手把药碗整个扣在了翠果的脸上。

  虽然已经是大冬天,可是碗里的中药仍旧滚烫得吓人,翠果尖叫了一声声音凄厉的叫喊起来,双手捂着脸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绿衫终于再也不能装作没听见没看见,小跑着上前来,却不敢上前扶起翠果,不安的立在一旁没有动作。

  宋楚宁扳着床柱坐起身子来,眼里一如既往的没有温度,连丝恼怒点的情绪都在她眼里看不见。

  可是翠果却吓得整个人都懵了,顾不得被烫的通红甚至都有些起泡的脸,飞快的爬了起来扑到了宋楚宁的床边:“姑娘饶了我,姑娘饶了我”

  宋楚宁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饶有兴致的盯着翠果手忙脚乱的擦眼睛,看着她脸上因为烫着了又被衣袖摩擦而烂开的死皮,终于觉得心里的愤恨少了那么一些。

  可也仅仅只是一些而已,她伸手箍住翠果的下巴,强迫她的眼睛看向自己,一字一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她:“为什么要背叛我?!”

  为什么要用她当初对付宋楚宜的那一招来对付自己?!

  为什么要让自己犯当初宋楚宜犯错的错误?!

  为什么她准备的这么周详可是还是输了?!

  她手上加大了力度,冷眼看着翠果想要挠脸又不能,冷冷的又问了一遍:“我问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事先出去通知那些守在院外的人会着火?为什么要骗我这碗药是孙娘子制的解毒药!”

  绿衫吓得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裳下摆,看着翠果的惨状简直快要昏厥过去,死死的咬住了嘴唇才没哭出声来。

  翠果费力的张开嘴巴,带着哭腔不断的求饶:“我也是没有办法,姑娘,我也是没有办法我爹爹之前在长沙,可是二老爷出了事他又要回来了大少爷大少爷说我要是不这么做,就把我爹卖到矿上去”

  宋楚宁用尽了力气把她踹了个跟头,两手撑在床上趴伏着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

  翠果跪在地上不断发抖,脸上的疼痛加上心里的极度害怕几乎没叫她立即昏死过去。

  屋子里一时乱成了一团。

  门外终于有了动静,一个长相刻板扁平的嬷嬷皱着眉头进来看了一眼,再看看满脸通红烫的不成人样的翠果,弯下腰来把翠果架起来往外走。

  “等等!”宋楚宁高声喊住她,眼睛在她们身上扫了一圈,沉下声音道:“让大少爷来见我。”

  刻板嬷嬷回头再看了她一眼,面不改色的仍旧带着翠果出了门。

  门哐啷一声被关上了,宋楚宁疲累的倚在枕上,疲累和力不从心海浪一般的涌上来淹没了她。

  “去把窗户关上。”她好一会儿才又有力气开口说话,看着绿衫把窗户关上了,才倚着枕头滑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绿衫上前替她掖被子,挣扎了一会儿还是紧张兮兮的问她:“姑娘,翠果不会因为她父母的事又”

  宋楚宁并没睁开眼睛,翻身向里侧躺着舒缓胸口的疼痛,半响才张了张嘴巴吐出一句话:“若是她不要她弟弟的性命了,尽管再试一次。”

  绿衫打了个冷颤宋楚宁把他们父母都安插在宋毅底下做事,可是他们的弟妹却又都在别的地方,这个地方除了宋楚宁自己,没人知道。

  宋珏被翠果的惨状吓了一跳,之前虽然听说过宋楚宁的狠毒之处,可是到底没亲眼见识过,如今亲眼见识了,才知道众人对她的害怕不是没有缘由。

  眼前的小丫头已经被滚烫的热汤烫的面目全非,连脖子上都起了水泡,他想了想终究觉得有些不忍,叹着气吩咐人去给翠果请个大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