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四·名单
  宋老太太脸色阴沉如水,少见的情绪外露的这么厉害,下笔的劲头仿佛是要吃人。

  饶是了解宋老太太如黄嬷嬷,也不由得有些浑身发冷,轻轻的冲宋楚宜摇了摇头。

  紫云瞧见黄嬷嬷的这个小动作,心里却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今天宋楚宜说的话,有些事的确不适合叫宋老太太知道。现如今知道宋楚宁纵火,宋老太太就这样生气,要是知道宋楚宜背着宋家私自跟方夫人联络,还冷眼看着宋毅出事不加援手,她实在不敢想象宋老太太到时候是什么反应。

  宋老太太很快就把信写完了,她自己看了一遍,再递给宋楚宜:“也是时候了,现在动手,等咱们回家,就差不多要送咱们这位宋家八小姐最后一程了。”

  宋老太太信里交代大夫人交代得很清楚,具体找哪位太医也都有交代,细致到如何应付李家来人的盘问和质疑。

  宋楚宜看了一眼就把信重新又放回了桌上,想了想还是告诉宋老太太:“大哥在信里说李家已经不止一次来人,之前是李大夫人,这回也不知是不是特意派了人在我们家门外等消息,竟然在她纵火第二日就找上门了。”

  李如橚倒是很紧张这个外孙女,宋老太太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嘴角:“可惜这把火没能放的起来,不过一直拦着人不叫人家见外孙女也确实是理亏。”

  宋老太太的脸色更冷了几分:“过一阵吧,等咱们这几日把东西收拾齐整了,让老大媳妇带她们去看就是了,不看一眼,她们总不会死心。”

  想起晨间还答应过郭燕堂的提议要晚一些再回京城,宋老太太皱了皱眉,又让秦嬷嬷去请郭燕堂-----临时改变计划,总要通知一下人家。

  等秦嬷嬷出了门,宋老太太就又看着宋楚宜,眉间不知为何有些忧色:“这回提前回京,其实也不全是为了你父亲的事。我收到消息,九公主指明要你当她的伴读”

  是贤妃所出的九公主周缦,之前在荣贤太后那里一直很受宠爱,因着是贤妃的最小的一个孩子也是唯一的一个女儿,向来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

  宋楚宜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毛,心里却不像表面上的只是一点惊诧。

  贤妃表面上是出了名的和善没有主见的人,什么事情都听从太后和帝后的,可是如果真是一个只凭着当年情分的人,是不可能年老色衰之后还能在后宫佳丽之中站的这么稳的。

  她这么不简单,生出来的女儿又怎么会简单?

  可就是这么不简单的一对母女,竟然无缘无故的要自己当周缦的伴读?

  宋贵妃提议给公主们选伴读,其他年纪适龄的公主们要选可心的伴儿也是正常的。可是按理来说,不管是按照年纪合适还是按照远近亲疏这一项上,她要当也该是当十一公主周绮的伴读,怎么好端端的,九公主无缘无故指明要自己?

  还是说,她跟方夫人合谋除掉宋楚宁的事情端王也不是一无所觉?

  想到这一点,宋楚宜不由悚然而惊-----其实自从宋楚宁搭上端王这条线之后,她就已经不指望能独善其身,宋楚宁这样看不得她好,一定会把之前京城坏端王好事的幕后人说成是她

  宋老太太见她许久没有吭声,就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也不一定就能成,她再受宠也不过是个公主,没有道理人家姑娘病了不痛快了,还非得当牛做马去伺候她。历来公主们选伴读,也要看那家姑娘有没有订亲,身上有没有孝,澳门赌博网站:病了没病”

  这些门道宋楚宜也经历过,自然是知道的很清楚,上一世她本来该给十一公主当伴读的,就是因为家里怕她闯祸给她报了个抱病,她就没能去的成。

  “祖母,我记得历来公主们的伴读应该不止一个,九公主难道单单只是指明要我一个人吗?”宋楚宜偏头去看老太太,目光清澈并不闪躲。

  宋老太太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还轻哼了一声:“不,不单单是你。听说名单里还有陈家那位姑娘和沈家的一位姑娘,另就是现任大同总兵的女儿。”

  英国公府能有人入选是很正常的事,毕竟庄太妃向来很受帝后的尊敬。

  可是陈明玉

  陈家可真是向来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啊。

  宋老太太转头去吩咐黄嬷嬷等人收拾东西了,虽然来的时候是轻车简从,可是回去的这一趟却不简单,又有给宋楚宾准备的家具木头,也有宋琳琅的部分嫁妆,就算三五日后出发,也要从现在就开始收拾造册。

  等吩咐完了黄嬷嬷,宋老太太又回头来叮嘱宋楚宜:“回去就叫丫头们给你收拾好东西,估摸着也就是这一两日咱们就要动身了。京城那么多事,恐怕再不回去天都要变了。”

  她顿了顿,语气又更温和了一些,带着些显而易见的亲近和疼爱,安慰宋楚宜:“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到时候她们敢吃了你。”

  紫云陪着她出了门,先忍不住拍了拍胸口:“刚刚老太太那神情,真是像是要吃了八小姐。八小姐这回”

  她想了又觉得宋楚宁恐怕像宋楚宜说的一样不会轻易认输,发愁的唉了一声:“可是八小姐瞧着也不像是早死的命,就她那脑子,一个能顶我八个,也不晓得会不会又想出什么损人利己的法子。”

  宋楚宜从九公主这件事里回过神来,见她这么担心就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就不必担心了,她也没力气再折腾了。”

  放火这件事过后,不管是宋老太太还是宋大夫人或者是宋贵妃本人,都不会再容忍她哪怕一刻。

  何况她本身的毒都还没解,等宋珏一把孙娘子带走,她就只有奄奄一息,等待自己抱病而亡的消息传出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