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三·比狠
  屋子里摆着的水仙花终于开花了,亭亭玉立在玻璃瓶里盛放,叫人看着赏心悦目之余连心情也跟着好了几分。

  绿衣将床上的炕屏撤了,换上应景的冬日水仙图,又特意把屋外的一盆三角梅抱进屋里来,想着让宋楚宜心情也好一点。

  虽然二老爷对自家小姐算不得好,可是毕竟那也是父亲,俗话都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何况要是二老爷真的出了事,只怕对自己家小姐影响也不好。

  几个丫头们都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

  紫云尤甚,因为她想起之前宋楚宜送去长沙的信了。

  跟着宋楚宜进了书房,她心不在焉的替宋楚宜磨了墨,再三纠结之下终于还是没忍住,有些害怕的问宋楚宜:“姑娘若是老太太知道是您”

  上个月方夫人最后一封来信就是说宋毅的事,原来宋楚宁真的因为宋毅放弃她的事而怀恨在心,早早的就已经准备好了怎么对付他。

  方夫人是想卖宋楚宜一个人情,谁知宋楚宜并不买账。

  她分别寄出了两封信,一封是给在京城的周唯昭,一封却是直接寄去了长沙送给方夫人。

  送给方夫人的信里明言宋毅这件事随她闹开不闹开,她不会插手。

  送给周唯昭的信,却是要他让青卓和含锋看准机会除掉方夫人的。

  有些人事急从权的时候用一用,过后却千万不能再沾手。方夫人就是这样的人她唯一在乎的就是她的儿子,她是为了儿子才忍气吞声的跟着秦大奶奶,也是为了儿子才拼命帮宋楚宁之后又因为宋楚宁拿儿子威胁她才出卖了宋楚宁。

  难保有朝一日方夫人不会因为儿子的事再受威胁而出卖自己。

  可是不管是关于她求周唯昭解决宋楚宁的事还是冷眼旁观宋毅出事的事,都不宜被宋家人知道,更不能被端王那边知道。

  而唯一保险的做法,就是方夫人永远的消失。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老太太就永远不会知道。”宋楚宜扬手打断她,蹙起眉头:“这件事日后不要再提了。”

  紫云有些发愁的摇了摇头,咬了咬唇还是壮着胆子告诫她:“可是姑娘,之前贵妃娘娘和老太太都已经同意您的做法了,贵妃娘娘还想办法把八小姐接回了京城。其实您不用脏了自己的手,也可以”

  宋楚宜感念她的好心,也怕日后紫云和红玉一眼犯不必要的错,想了想终究还是转过了头看着她,语重心长的解释:“可是很快我就发现我可能把八小姐身后的人想的太简单了,我们在宫中有贵妃娘娘,可是她们在宫中也有贤妃和良妃,这两位加起来的分量,可比大姐姐重的多了就算是按照我们之前计划的,也可以在自己府里的时候就寻个由头料理了她,也不是那么简单。她身边可带着专门的医女甚至是会武功的仆妇呢,不可谓是准备的不周到啊。”

  如果不是方夫人的主动倒戈,她还真的未必能在宋楚宁没出长沙之前就占到先机。

  何况就算是现在占到了先机,宋楚宁也尤不死心,还想着做困兽之斗。

  她把手里的信摊开了给紫云瞧:“你看大哥哥刚从京城送来的信。”

  这封信只比宋老太太的早到一天,说的是宋楚宁院子里飞出了大批的信鸽,府里众人忙着抓鸽子的时候,她的院子却忽然起火了。

  纵火起势,她又来这一招,算盘打的噼啪响。

  估计是知道自己身体不对劲了,宋家上上下下又对她严防死守,所以才想到这个一举两得的办法,既可以借着火势让宋家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也可以吸引端王一党的注意,更可以暂时让宋家不敢动自己。

  紫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的看着宋楚宜,翻来覆去的又把信看了一遍,终于忍不住皱眉:“八小姐怎么能这么狠若是咱们事先没有准备,她这把火放成了,她有没有想过不仅府里其他人会遭殃,她自己也有可能没命的!”

  京城的冬天北风多大啊,宋楚宁还特意浇了不少的火油,一旦火烧起来,她院子里伺候的那些人能逃几个?

  “所以对这种人除了提高警惕之外,也千万千万不能心软。”宋楚宜哂然一笑,将手里的信递给紫云:“喏,这个就不必瞒着老太太了,你跟我一起过去把信给老太太瞧瞧。”

  她们过去的时候宋老太太刚午睡起来,黄嬷嬷正服侍她喝红枣莲子茶。

  她本来心情就因为宋毅的事情有些差,及至看见了宋楚宜给的宋珏寄来的信,脸色再也控制不住的阴沉起来,伸手狠狠地在桌面上拍了一下。

  桌上的茶盏都被震得晃了晃,溅出几滴汤水来。

  “就不能一日让人省心!”宋老太太心中涌起极深的怨气和烦闷,冷笑道:“真不知道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阎王才派来这么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前些年宋琰被纵火的事情刚过去才多久?京城里的风声平息了才多久?宋楚宁分明就是看不得长宁伯府好,处心积虑的想要宋家垮掉。

  要是这把火真的烧成了,到时候不知道多少御史要弹劾他们宋家祖上不修,福德不够,才招致一而再再而三的大火。

  就连宋老太爷和宋家几位老爷的官职,也多多少少要受到影响,何况现在宋毅又刚刚出了事。

  宋楚宜从黄嬷嬷手里接了帕子替宋老太太擦了手,声音仍旧平平淡淡没有起伏:“祖母,不能由着她这么闹下去。虽然没烧起来,可是左右邻舍那里恐怕也不能轻易敷衍过去已经引人注意了。”

  宋老太太冷笑了一声,扬声让黄嬷嬷去拿纸笔。

  “这个祸害别再留了,一刻也别再留了。”她一面说,一面沉思了一会儿应对方法,转过头看着宋楚宜:“之前不是就说染了风寒病了一个月了吗,这么久都治不好,可见病势沉重。”

  既然病势沉重,一病不起是很顺理成章也很好对外解释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