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二·事发
  十二月十四,离过年眼看着只有半个月左右,青州城家家户户都在大门前挂起了大红灯笼,每到晚间万家灯火闪耀,远远望去长长的灯海看不到尽头,徒添几分喜庆。

  青州向来有回娘家送年的传统,每到快过年的前半个月出嫁的女子们都会拖儿带女的回娘家送些年货之类,也当提前团圆,久而久之的形成了办灯会的风俗。

  郭燕堂和宋三老爷一起去办了年货,再去之前相看的那户人家家里下了定钱,同宋三老爷一道回府的路上,恰好遇上了向家老太太。

  说是遇上也不尽然,所谓遇上,是他骑着高头大马的时候,偶然瞥见路边寒酸的背着包袱带着一连串小孩蹒跚着往外走的向老太太边走边哭。

  之前向老太太被地痞流氓骗走不少银子,后来去宋家闹了一场不仅没闹成,还被叫官差给抓起来梭了一顿手指,如今看样子是刚放出来,准备回蜀中去了。

  宋老太太刻意关照过叫李夫人别让邢道员把向家人整治的太狠,估计也是打算留着她们慢慢的受折磨。

  他转开了头不再看,进了府就径直去求见宋老太太,和她商量天气暖和一些回京城的事:“听说河北那边下了几场大雪,也不知路上会不会遇上封路。我和世伯商量过,觉得最早也要二十日后才能启程。”

  宋老太爷赈灾的款项还没筹集完,方孝孺那头压得紧,听说见天的往京城递折子。恐怕最少还得折腾两三月,宋老太太琢磨了一下时间,觉得郭燕堂说的时间正好,便笑着点了头:“这些事你跟你世伯商量好了就成,多缓些时日也好,不必赶得那么匆忙。”

  她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秦嬷嬷送信进来之前,等看完了秦嬷嬷送进来的信,她整个人周围都几乎冷了下来。

  秦嬷嬷送的大概是家书,郭燕堂不好再听,站起身来告辞出门,隐约还听见宋老太太派身边最得力的丫头去请宋楚宜。

  这个名字在郭燕堂这里已经不陌生,这半个月来几乎遇事宋老太太都会同这位年纪尚小的六小姐商量。

  他见过宋楚宜几次,相貌比一般的小姑娘漂亮是漂亮些,可是她往那里一站,旁人总会不自觉的忽略她的相貌-----因为她身上沉淀的那股气质实在是太特别了,根本不该是一个才十岁的小女孩所有。

  时间一长其实他还算是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位六小姐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居然能让宋家的后宅掌权人这样看重。

  这样想着,他在穿廊转角碰见宋楚宜的时候,就有意无意的多看了两眼。

  宋楚宜却并没看见他,澳门赌博网站:行色匆匆的带了青桃和绿衣转过了穿廊径直进了院门。

  宋老太太正等着她,见了她忙先拉了她在身边坐了,轻叹了一口气就把信交给她,脸色有些难看:“御史尹正德上书弹劾你父亲在长沙强占民宅、强占民女,你父亲已经被卸职押往京城受审了。尹正德这个人向来铁面无私,也从未听说过跟你父亲结怨”

  这可真是无妄之灾,这里正解决了一个青州的知府,那边自己当了长沙知府的儿子竟也被整的丢了官不说,还要被押解进京受审。

  宋老太太心情显见得非常不好,瞥了一眼宋楚宜仍旧平静的脸色,深深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他实在是没资格当一个父亲,就连琰哥儿去蜀中拜师这样的大事,也不见他有什么表示。可是小宜,他总是你的生身父亲啊。”

  可是当初李氏在他眼皮子底下养废自己和宋琰的时候,宋楚宜也没见宋毅出来做一个父亲该做的事。

  可是当初宋楚宁纵火要烧死他唯一的儿子之后,宋楚宜也并没有看见宋毅为了宋琰讨个公道。

  他那个时候心里眼里根本就没有她们姐弟,带着宋楚宁唯恐逃之不及。

  宋楚宜牵了牵嘴角,看向宋老太太的时候眼神里带着些疲惫和无奈,还伸手揉了揉额头:“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祖母?”

  宋老太太愣了一会儿,忽然领悟到了宋楚宜的意思。

  是啊,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既然有御史弹劾,那就是宋毅自己当官出了问题,不管是被人陷害还是确有其事,他都是自己惹出来的问题,和宋楚宜又有什么关系?

  “小宜”宋老太太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拉起宋楚宜的手:“你父亲的个性我最清楚,诚然他不是个好父亲好丈夫,可是他却绝对是个会******的人。这些事他不会做”

  她顿了顿,见宋楚宜仍旧没什么反应,就迟疑道:“你说这事,会不会和小八被送回京城有关?”

  宋楚宁丧心病狂到了何种地步宋老太太是亲眼见识过的,如今想来若是宋楚宁生气宋毅答应了家里把她送回京城,预先做下这些把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这么想着宋老太太心里不禁又发凉,宋楚宁对向来维护爱护她的生身父亲尚且下的了这么狠的手,对待别人又如何?

  宋楚宜垂着头看宋老太太变幻莫测的神色,忽而问她:“祖母的意思,是要提前回京吗?”

  家里宋程濡并不在,宋毅要是被押解回京,就只有宋大老爷能起到些作用。

  可是御史尹正德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他既肯出面弹劾,就决计是有证据,不会无的放矢。宋大老爷怕是应付不来。

  宋老太太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再不济也要回京先把事情给弄清楚。”

  宋毅虽然千不该万不该,总还是宋家的人,没理由被人陷害了就真的就葬送了前途-----就算不为宋毅自己想,宋老太太也要为宋琰和宋楚宜考虑,一个当知府且前途光明的父亲和一个白身的父亲比起来,自然是前者要好的多,对他们日后的婚嫁也有好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