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手脚
  孙娘子向来平静的脸上有些端不住表情,迟疑着抬头看了宋楚宁一眼。

  她来之前就曾经听秦大奶奶和方夫人提过这位宋八小姐的奇特之处,可是这阵子以来的相处,叫她险些忘了秦大奶奶和方夫人的提醒

  这是一只,会把人拆吞入腹的恶狼啊。

  宋楚宁觉得晕眩越来越严重,费尽了力气按了太阳穴竟也没有动静,不由伸手往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来,狠狠地刺在了自己的脚背上。

  她对自己向来是狠得下心的,何况她是这样的惧怕不能掌控一切的感觉-----这次的病来的诡异又蹊跷,她前几天开始已经觉得不对,可是伯府的食材和药材每次送来总有丫头会先替她试用,这些丫头全部都没有出事。

  既然伯府没有问题,那就只有可能是自己身边的人出了问题。

  翠果和绿衫并没有这个本事,而且家人都掌握在她手里,跟她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根本不可能下手。

  那就只能是这个秦大奶奶送来的孙娘子了,毕竟她既有这个本事,又有这个机会能下手。

  “别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宋楚宁看着脸色大变的孙娘子,伸手将手里的簪子往她面前送了送:“我对自己尚且狠得下心,你说我对背叛我的人,会不会手下留情?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再不说,可能你女儿就要出事了”

  虽然跟着宋楚宁的时日还不多,可是对宋楚宁的为人处事孙娘子多少还是有了解,知道她这么说就一定做得到,一时惊得连腿都软了,啪嗒一声跪在地上,双手都在打颤:“不不!真的不是我,我也是进府了之后才知道你早已经中毒了”

  果然不是生病这么简单,宋楚宁眉头拧在一起,眼神从未有过的狠厉:“你说你在进了府之后才知道我中毒了?!”

  孙娘子吓得不轻,看着床上探起身子形容可怖的宋楚宁不自禁的往后退,紧张得舌头都有些打结:“是我也是进了宋知府府上之后,才察觉出小姐您身上有有中毒的迹象”

  居然是在来京城之前自己就已经中毒了,还是在一直以为很安全万无一失的长沙?!可是到底是谁下的手呢?

  只有亲近的人能办到,她向来不设防的只有宋毅和方夫人

  虽然她一直很看不起宋毅,也觉得宋毅不堪为一个父亲,可是以她对宋毅的了解,宋毅是不会做出下毒害她这种事的-----他还指望着自己能选中在公主旁边当伴读呢,况且又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给向来疼爱的女儿下毒?

  那就是方夫人了?

  方夫人宋楚宁的双手紧紧攥住床单,手因为太用力都微微有些变形,她偏过头去看着孙娘子,脸因为太过愤怒而有些狰狞:“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孙娘子被仆妇架着动弹不得,被宋楚宁这么一吼简直心神大乱,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染上了哭腔:“不是我不说当时方夫人拦着,不叫我说的”

  果然是她!

  难怪在她这么严防死守之下还出了差错,果然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可是随即宋楚宁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方夫人是端王的人,平时直接听命秦大奶奶的。

  现如今端王摆明是了要保自己的,秦大奶奶也因为芮夫人的事情还一直对自己有所求,他们没理由在这个时候对自己下手,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她如今才想到,之前说好的联络的方式也失效了,她送出去的消息竟然一点回应也没有。也没有消息能送的进来。

  她在长宁伯府成了聋子瞎子,对外界的情形一无所知

  方夫人分明是断了她所有的路,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宋楚宁想的头皮都发疼,眼前一阵发黑,半响才回过神来冷冷的问孙娘子:“有办法解毒吗?”

  不等孙娘子回话,她又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声音毫无温度:“若是我没办法活着,你也别想能活着,你的亲人更是别想。”

  孙娘子被她问的发懵,被人猛的拽住了头发往后扯才声音凄厉的哭喊着说能尽力试试。

  宋楚宁挥手叫人吧她带去了隔间,眼神阴沉的往门外看了一眼,转头去问翠果:“这些日子跟她们套近乎有没有什么收获?”

  她说的是宋贵妃从宫里放出来的嬷嬷,翠果面有难色的摇了摇头:“几个嬷嬷们油盐不进,很难伺候而且我们都被困在这个院子里出不去,很多消息也不好打听,更别提探听这些嬷嬷的喜好了。”

  她住的院子被围成了铜墙铁壁,连个蚊子也飞不出去。

  宋家的人还真是看得起她,防备的这么厉害。

  可是她宋楚宁从来也不是甘心坐以待毙的人,她揉了揉发晕的头,坐在床上缓了半日,才冷声问道:“我养的那些鸽子呢?”

  回长宁伯府之前,她就带了十只鸽子,如今看来,果然能派的上用场。这都得多谢于她非同常人的警惕心和防备心。

  翠果忙指了指隔壁屋子:“一直养着呢,活蹦乱跳的。”

  “明天一早等吃完了饭,趁着几个嬷嬷过来的时候你全部放出去。”宋楚宁由绿衫扶着躺好了,转过头去叮嘱翠果:“一个不剩,全放出去。”

  翠果有些明白宋楚宁想做什么,犹豫着问她:“全放出去?要是一次不成功的话,以后咱们就往外寄不了消息了。”

  宋楚宁冷淡的勾了勾嘴角,单手撑在枕上支着头:“你以为一次一次放,就有一次能放出去?”

  宋家人防备得她这么紧,还找了宫里的嬷嬷来,可见是早有准备。之前宋楚宜更是肯定已经交代过了宋大夫人和宋珏他们怎么对付自己,别说十只鸽子,就算是一百只,恐怕也没有一只能趁乱飞出去。

  她的目的根本就不在于用鸽子传递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