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九·诡异
  可是有时候这灾难也并不都是别人强行给的,澳门赌博网站:更多的是自找的。

  宋楚宜尤记得前几天向明姿刚来的时候紫薇伺候她洗澡,之后是哭着回来叫老太太给请个大夫的她大腿内侧和手臂内侧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青紫淤痕,一看就是被人用力掐的。

  宋老太太一边掉泪一边咬牙切齿的诅咒向老太太,恨不得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

  宋家人把自己捧在手里怕摔了的珍宝小心翼翼的送到向家,却被向家毫不留情的当成了鱼目眼睛来对待。

  她们也终于明白了宋琳琅的苦心和决心要是向明姿还留在向家,恐怕日后会过的比宋家的丫头还不如。对向云章的恨和对向明姿的爱促使她走了最狠也是最绝的一条路。

  宋楚宜不愿意再去想向家的事,没了宋家这颗大树,在刑部那样处处都要钱的地方,向云章恐怕连个水花都拍不响就会无声无息的被整治的很惨,这其中宋家要是再插一脚,他这辈子也就完了。

  对于一个日后再也掀不起风浪来的臭虫,想了也只会叫自己更恶心,还不如不想。

  可惜向老太太似乎并没有这个觉悟,宋楚宜才跟宋老太太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外头黄嬷嬷就带来消息说是向老太太此刻正拉着大大小小加起来也快有十个的孙子孙女们正坐在门前哭。

  还是大门前,已经引得不少人来瞧热闹了。

  恐怕是因为钱都被地痞流氓骗光了,又没地方住又没什么钱了,准备在向明姿身上动心思。

  “李夫人的车轿停在大门前,她扒拉着马车不肯撒手,后来还扯住了李家大小姐的裙子,几乎没把李大小姐吓哭”黄嬷嬷这样的老人儿也差点没控制住自己语气,带着些鄙弃道:“李夫人身边带了几个皂隶,用棍子把他们给打开了。”

  正说着话,秦嬷嬷已经引着李夫人她们进门来了。

  “真是长了见识了。”李夫人挽着李欣桐的手,向来笑盈盈的脸上此刻阴云密布:“原来向知府的娘竟然是这样的市井泼妇!婶子您就是太厚道了,居然还纵着她闹上门来,依我说,就该直接拿下送去衙门!”

  宋老太太吩咐黄嬷嬷去叫三老爷往外送帖子,笑着安抚了李欣桐,这才抬头看向李夫人:“你当我知道她竟这么豁的出去?这几也算是听了不少稀奇事,这位向老太太以前在她们村里听说就是出了名的蛮横寡妇门前是非多,若她不这么厉害,未必供的出一个知府老爷来。恐怕她也就是觉得自己厉害的天下无敌了,才敢这么大胆。”

  李夫人就忙拦着宋老太太不叫去送帖子:“侄女儿已经叫皂隶直接拿了送去邢道员那里了,现在青州暂时由他主事。光是当街对官员女眷行凶一名,她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何况我听说向知府向来跟邢道员关系不甚融洽”

  宋老太太禁不住笑了一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个促狭样子。也别把人真的给拘了,外头这么多小孩儿等着张嘴跟她要吃的呢,我留着她无非也就是怕她死的太痛快了,想瞧瞧她能不能再花个十几二十年再培养出几个进士来。”

  说了一阵,李夫人就说起明年李欣桐的事来:“到底多年没回去了,对京城生的很。规矩也不知改了没有,怕闹了笑话,还请婶子指教指教。”

  李欣桐的脸已经通红一片,连耳根都红了,宋楚宜不好再听下去,笑着告辞出来。

  青桃接了玉兰递来的斗篷给她披上,等进了西厢才敢问她:“八小姐怎么好端端的就病了,莫不是又准备做什么坏事吧?”

  宋楚宁也觉得自己的病来的很有些诡异。

  她分明已经防范得很好了,身在伯府不可能不吃伯府送来的任何食材,可是她每顿都会先叫孙娘子和翠果她们试过才会用,怎么好端端的就病了?

  太医说的什么是因为她忧思过度以至风寒入体她嗤之以鼻忧思过度?风寒入体?可笑得恐怕连街边的小孩子都骗不过。

  翠果端了药进来给她喝,脸上神情不安又惶惑,宋楚宁要是出了什么事,她远在长沙的家人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宋楚宁没喝,她将碗盏一推,冷声吩咐她把孙娘子领进来。

  伯府送来的药她不喝,太医敷衍得很,给她的药又会是什么好的?何况就算是好的,她也不会用,命只有一条,稍不注意可能就没了。

  “看看这药。”宋楚宁将碗往孙娘子的方向推推,眼里闪着莫名的亮光:“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自从回了伯府之后她就莫名觉得哪里不安,虽然秦大奶奶给了这个孙娘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孙娘子半点作用没起到不说,好像还是个灾星,自从这个号称对医术很精通的孙娘子来了之后,她反而病了。

  不仅没帮着她做些什么事,还连本职工作也做不好,宋楚宁对她起了疑心。

  孙娘子垂着头看了一眼,声音沉静:“每天的药都是我亲自煎的,您并没有喝过府里的药”

  宋楚宁伸手把药碗摔了个稀烂,狼一样的眼睛盯在孙娘子身上片刻,才又垂下眼睫冷笑反问:“哦?我记得当初秦大奶奶给我的时候说,孙娘子你可是女神医怎么你反而连我这小病也看不好?”

  她眼风一扫,翠果跟绿衫已经飞快的堵住了门,隔间里走出几个人高马大的粗壮仆妇来,把孙娘子围在了中间。

  “不知道秦大奶奶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这个人,向来很痛恨别人骗我。”她咳嗽了一声,觉得有些晕眩,勉强才撑住了没有一头摔在床上,努力集中了精神冲孙娘子道:“而且我这个人用人,向来是会做好万全的准备。孙娘子也别怪我思虑太多,毕竟很多事都要防患于未然。所以你的双亲和丈夫女儿,此刻都在长沙我父亲手里;”

  她看着孙娘子猛然发白的脸色,满意的笑了笑露出颊边的梨涡:“我这病来的太诡异了,治了这大半个月了病势不减反增,不如孙娘子告诉我是为什么,怎么样?”

  多谢风度翩翩薄的平安符,也多谢大家的月票,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