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八·京城
  宋楚宜不知道她姑姑宋琳琅是个什么样的人,澳门赌博网站:不过从宋琳琅最后死也要设局把向家拖入地域就可以肖想一二。

  可是她的女儿向明姿却完全同宋琳琅不同,虽然经历了父亲的陷害冷落和鄙弃,也经历了母亲的死亡祖母的诟骂和数落,可向明姿仍旧很快就又收拾好了心情,并没有如同宋老太太担心的那样变得偏执阴郁。

  大概是宋琳琅无所依托,把心思全用在了女儿身上的缘故,向明姿的确被教养得很好,也同宋家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

  宋楚宜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蹲在门前侍弄一盆梅花,身上穿着天青色的棉袄,外头套着白色的褙子,下身系着鸭卵青的挑线裙子,整个人在茫茫大雪里显得亭亭玉立。

  她身边跟着的人都被向老太太扣住了,现如今暂时是紫薇和紫兰跟在她身边伺候着,见了宋楚宜就忙笑着在她耳边提醒了一声。

  向明姿站起身来笑着朝宋楚宜招手,让她看自己打理好的绿梅,笑得眉眼弯弯的惹人喜欢:“小宜,你快看看我剪得好不好?”

  昨天刚传来消息,说是向老太太被一伙子不知哪个县里流窜来的地痞流氓骗了大笔银子,向明姿今日这么开心,想必是为了这个。

  宋楚宜想到这里,也不再提向家的事惹她不开心,笑着称赞了几句才告辞出来-----宋老太太那边催她过去。

  因为向明姿喜欢花草,宋老太太屋子里多了好几盆水仙,大冬天的显得比平常多了几分生机。宋老太太见了她就笑:“从你表姐那里来的?”

  这阵子向明姿和宋楚宜几乎都腻在一起,她也乐得看着两姐妹交好,此刻笑意盈盈的,显见得心情不错。

  宋楚宜应了一声挨着宋老太太坐了,宋老太太就从黄嬷嬷手里接过一封信来递给她:“京城那头传来消息了,你自己瞧瞧。”

  信是宋珏写的,说是宋楚宁不知为何忽然病了,且病势还很沉重,宫里贵妃派了太医出来瞧了也没甚起色。

  她随意的将信搁在桌上,抱着宋老太太的胳膊晃了晃:“我又不会治病”

  宋老太太知道这约莫就是宋贵妃动手了,心里却并不如之前似的觉得不忍了-----宋琳琅的事情教会了她一个道理,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有了危险还是趁早解决,什么侥幸心理都最好别抱。

  “又没让你去给她治病!”她笑着戳了一下宋楚宜额头,想了想又高兴起来:“我原本正愁你五姐陪嫁的家具-----可巧郭公子认识一户人家,正好要卖新打的成套的黄杨木家具。这下子来青州可算是办成了件事了。”

  宋楚宜前日就听宋老太太提过,郭燕堂是因为师从了山东学正张伯勋,所以年年来山东。又因为沈鸯同宋琳琅的关系,因此在向云章府上住过一段日子。

  她本来还正有些发愁镇南王府未必能成功说服郭怀英收了叶景川,这下子简直就是天下掉馅饼的好事,不由喜出望外-----宋家若是能通过郭燕堂而跟郭怀英关系更进一层,那真是锦上添花。

  “可这千里迢迢的,咱们运回去也是件麻烦事。何况家具还都是成套的,怕不是那么好拆卸的,一不小心弄坏了反而不美。”宋楚宜心里想着,自然也就说了出来:“祖母不可能不担心这些,可现在既然一个字也没提,是不是郭公子还有别的办法?”

  宋楚宾的婚事若是没有意外,最迟开了年也就要定下来了,今年过年京城那边应该就要接待江阴那边的人。

  五夫人王氏从来也不是个愿意为女儿打算的人,宋楚蜜等人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准备起的陪嫁木头家具,她一概没给宋楚宾准备。伯府虽然有钱,可有些东西也不是一时半刻能买得到的,宋老太太和大夫人已经为了宋楚宾陪嫁的这些东西发了好几回愁。

  宋老太太笑着戳了宋楚宜的额头:“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这个鬼灵精,燕堂说他父亲明年也就回京述职了,因此他决定先行回京城等他父母。可以开年跟咱们一同回京,他那里也带了不少人,刚好替咱们解决了这家具的烦恼。说起来,那户人家家里还有一套黄梨木玫瑰椅我瞧着是到处都难找的,准备给你留着。”

  宋老太太提起郭燕堂的时候语气有些难得的亲昵和亲近,这在从前是没有的,就算是对着来伯府如同家常便饭一般频繁的沈清让,她也没有这份亲近。

  这或许真的都是拖了宋琳琅的福,才莫名其妙的叫宋家捡到了这样一个宝。

  “回京述职?”宋楚宜抓到宋老太太话里最叫她在意的一个点,心里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应该就是这一次回京述职了没错,就是这一次回京城之后,郭怀英就该是今年开年的第一个街头巷尾都津津乐道的谈资了。

  因为他会一跃连升四级,直接从一个巡按变成浙江巡抚。

  宋老太太见她皱眉,想了想就道:“他父亲如今是浙江巡按,你没听过也是有的。可我说过他父亲的来历,你可能就明白了。他家当年也是跟着太祖打天下的,只是家里承爵的是他兄长,所以他才考了进士自己博前途。岑必梁是他表叔,常首辅是他的授业恩师。他还能有这样的抱负,在外头摸爬滚打一步一步走过来,实属难得。”

  她说完这段话,又叹了一声气:“其实我们两家虽说同样都是军功起家,可之前向来没什么太深的交情,还是你姑妈和母亲同郭夫人交好,才促成的这段缘分。想起来也有些讽刺,一个后生子侄辈的都比你那个狼心狗肺的所谓姑父更关心你姑母”

  宋老太太实在是对向家恨的狠了,恐怕连吃了他们的心都有,否则也不会这样下手毫不留情面,连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向老太太都不放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