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六·报应
  “现在你还要我拿出她原来的嫁妆来,这难道不是非得逼着我们去死?”向老太太坐在地上,双腿盘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阴阳怪气的讥笑道:“我知道你家财大势大,我们不是你们对手。可你要是非得赶狗入穷巷,也就别怪我们这些乡下人不懂礼数了”

  宋老太太听得发笑,她看着向老太太觉得很有些不可思议,问她:“老太太是不是在睁眼说瞎话?嫁妆单子上明明白白的写着,琳琅名下有五间铺子,三间都在京城。这三间都是我们伯府的人在经营,每年的流水明明白白的记着,每年的收入都送去了蜀中向家。老太太别嫌我说的难听,我就不算她名下其他的铺子宅子庄子,光是京城的三间铺子,就够她吃你说的这些鲍参翅肚一辈子了!”

  向老太太的嘴险些撇到了鼻子,气咻咻的哼了一声看着宋老太太:“她的嫁妆又没交给我打理,我知道她的钱去了哪里?那些死物多是多,可是她每年送回家的节礼哪回不是满满的两三车?这些莫不是银子?”

  她看宋老太太眼睛盯着自己,索性也就豁出去了反正她这种死了丈夫好不容易拉扯大了儿子的寡妇,从来也不知道脸面两个字有什么用处。

  何况向老太太向来是最实际的人,当初他的丈夫死了,她从没想过改嫁的事,辛辛苦苦的把儿子拉扯大,看着他考取了功名,明明很不喜欢儿子娶高门大户门不当户不对的小姐,却也没有以死相拼,只是嘴巴上说几句罢了,因为她晓得照她的条件未必能嫁到更好的,不如守着丈夫留下来的一亩三分地过好日子,不如把儿子拉拔起来当依靠。也因为她知道宋家这门亲事将会给儿子带来怎样的好处。

  如今儿子进了监狱,开了年就会被押送到刑部去,她更加坚定了要捏紧一切能捏紧的东西的决心。

  尤其是宋琳琅的嫁妆这一大笔银子日后不仅是为向云章活动的资本,也是她的孙子们仍旧能过得体面舒服的资本。

  宋老太太不愿意再跟这样的市井泼妇计较,回头看了一眼,郑嬷嬷就自动自发的上前来,神情有些倨傲的从怀里掏出几张红纸来抛给向老太太:“老太太,既然你说到礼单,那咱们就来好好说说。我们小姐每年送回去的节礼都在这里,除了第一年是从嫁妆里直接拿的,其他都是铺子庄子的盈余,更没有动过您府上丝毫的私产。”

  向老太太抱着孙子坐在台阶上冷眼瞧着雍容华贵的宋老太太,奇异的察觉到这位老太太同宋琳琅的不同之处,警惕的往后挪了挪屁股:“那又怎样?!”

  宋楚宜没耐心再同永远生活在臭水沟里的老鼠耗下去,冷冷的在郑嬷嬷身后出声:“不怎么样,今天你把东西交出来,大家一拍两散日后再无瓜葛。”

  她上前两步俯下身子一把将向老太太怀里的小孩儿拉起来,饶有深意的看他一眼再看看向老太太:“这里不是你们蜀中的田里,也不是你们村子里撒泼打滚就能占优势的地方。你那一套在我们跟前行不通。你若不肯好好说,我们也有不好好说的办法。老太太,您人老成精,该识时务,您说是不是?”

  向老太太古怪的看着宋楚宜笑了一声,听懂了宋楚宜话里的威胁之后又有些不可置信,沉默了良久之后才冷冷的吐出一句话:“那这样,我把明姿给你们。嫁妆,你们只能拿走一半。”

  宋琳琅的嫁妆,就算是只有一半,也足以养活向家老小一辈子了。

  绿衣在宋楚宜身后噗哧一声笑出声来:“您也真有脸说,一半?一文钱都不留给你们!”

  宋楚宜眼睛紧紧盯着向老太太,脸上殊无笑意,眼里亮光聚集,细看上去却似乎没有一丝情绪。

  她终于失了耐性,放开手里的小孩子蹲在向老太太跟前问她:“你听见了?我的丫头都说,一文钱都不会留给你。老太太,有钱也得有命花才行。向大人如今身陷囹圄,您如今在青州城里可不是知府家的老太太了何况您还拖家带口的带着这么多孙子孙女,若是到时候不小心出了什么事”

  向老太太脸一瘪,干瘪的脸就都皱在了一起,捧着脸嚎啕大哭了起来,她边哭边拍大腿,眼看着又要唱起来。

  宋老太太冷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表演,声音凉的像是冬天的井水:“向老太太,这招对我们没用。我已经去信给你们向氏族长了,就算是你非得扣着东西不给,大不了就上衙门再打一场官司也就罢了,你说是不是?”

  向老太太不哭了向氏的族长她还惹不起。

  她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来怒指着宋老太太和宋楚宜,带着一脸的怨毒:“你们真的要把人逼死才甘心吗?!”

  宋楚宜眉头一皱,许嬷嬷上前就立即打开了向老太太的手指头。

  “没人要逼死你,官府已经判了我姑姑跟你儿子和离,你留着人家的嫁妆不肯放,这说到哪里去也站不住脚。你要是不怕死,就尽管闹,我就看着你怎么把你儿子孙子都害死!”宋楚宜冷眼看了一眼瑟缩在向老太太身后的男孩儿,哂笑了一声:“趁我们还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把我表姐和姑姑的嫁妆都准备好,否则到时候官差来了,你们恐怕连过年的地方都没有。”

  向老太太嘴巴向下一撇,紧紧攥着孙子的手,到底没再胡搅蛮缠。

  郑嬷嬷跟王嬷嬷就带着人进门去清理宋琳琅的东西,黄嬷嬷跟秦嬷嬷去接向明姿。

  向明姿一出来,宋老太太就忍不住哭了,伸了手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像是抱着失而复得的宋琳琅。

  向老太太到底没能忍得住,拔高声音喊了一声明姿:“你的父亲他他到底是你的父亲!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