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五·脸面
  李夫人也是想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这个郭燕堂的来历,不由吃惊道:“当初郭怀英这个二世祖竟然自请出京,如今似乎是在浙江当个巡按”

  沈鸯当初和崔展眉向来交情极深,幼年时的沈鸯听说还曾在崔家住过一段时日。

  宋老太太将帖子放至一旁,冲宋三老爷道:“慈哥儿,你先去书房招待招待这位郭少爷,看看他的来意。”

  宋楚宜也觉得很是惊奇,这位郭少爷这个时候来青州城做什么?按理来说他不然就该在浙江父母亲身边,要么就该回京城去过年,怎么好端端的跑到了青州?

  李夫人见有客来了,就起身告辞回家,宋老太太再三挽留也没能留得住,只好亲自送了她出门。

  李夫人忙拦住了,笑道:“这可真是折煞了我,哪里能叫婶子亲自送我?正要问婶子的示下,眼看着回京过年是赶不上了,不如今年来济南同我们一同过年?”

  北地到了冬天大雪封路是时有的事,现在赶回京城不说时间上来不及,就算是来得及,在路上被大雪堵路,恐怕也要耽搁一两个月。

  宋家一行人又是舟车劳顿才来的山东,要是再急着赶回去,恐怕身体也吃不消。

  宋老太太领了李夫人的好意,却还是婉拒了:“等开了年过上年的时候,我带着小宜来济南看你。”

  等送走了李夫人,宋老太太就吩咐玉书玉兰服侍她去更衣,一面回过头来吩咐宋楚宜:“小宜也去换件衣裳,待会儿陪祖母出去一趟。”

  宋楚宜今日因为要出门去瞧热闹,已经换了见客的衣裳,宋老太太却还是叫她再去换一身,绿衣不由有些打鼓:“瞧着不像是去寺里”

  青桃一面跟紫云说了换衣裳的事,听绿衣这么说就笑了:“瞧这阵势也不像是去寺里的,恐怕老太太这是去”

  绿衣也就知机了,吐了吐舌头不由有些向往:“我也好想去瞧瞧,看看那位向老太太还能不能嚣张得起来。”

  说话间宋楚宜已经换好了衣裳,正是去年冬天宋大夫人送那套松涛红的夹袄和樱草黄的八幅裙,整个人立在这白茫茫的天地间,叫人不注意都难。

  宋老太太瞧着这打扮就笑了,又看看她发间点缀的珍珠和造型精巧别致的玲珑翡翠簪,满意的携了她的手上马车。

  “今日瞧见那位向老太太了?”宋老太太上了马车就窝在布置得柔软舒适的座位里,眉间带着一抹冷意:“觉得是个什么样的人?”

  因着提亲接亲来的都是向云章和向云章的族叔,宋老太太实际上并没见过这位名义上的亲家。虽然也从云鹤等人嘴里听说过向老太太刻薄,可是到底只存在想象里。

  宋楚宜咳嗽了一声,老老实实的跟她说:“跟咱们接触过的所有伯母婶婶们都不一样激动了还会坐在地上边说边唱”

  宋老太太笑了一声,头上的抹额显得她更加的富态和慈祥:“但愿待会儿她还能笑的出来。”

  此时此刻黄嬷嬷恐怕已经拿着嫁妆单子去催向老太太还陪嫁了,向老太太既然那样喜欢撒泼打滚,恐怕此刻又在地上连哭带喊呢吧。

  宋老太太猜的不错,向家此刻已经乱成一团,向老太太正抱着最小的一个孙子坐在地上哭号:“什么钱?什么钱?!我们向家何时用过了她一分银钱?她成日家的花钱如流水,燕窝花胶跟喝粥似的平常,这些难道都不用钱?!早就被她自己给散光了!现在你们还来找我们要钱这分明是要逼死我们孤儿寡母啊!”

  儿子此刻已经下了大狱要拉到刑部去,白姨娘也已经被判了秋后,她手里要是没有银钱,日后怎么给儿子打点?又怎么拉扯大这些孙子们?这些钱绝对不能交出去

  宋楚宜扶着宋老太太进门,就瞧见向老太太在地上打滚,这样冷的天,她自己穿得厚没事,那个看着才三四岁的小男孩儿又蒙又冷,倒是已经吓得脸都青白了。

  她见过的贵妇人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吞媳妇嫁妆也习惯吞得体体面面的,像前世何氏吞她嫁妆的时候,就是步步蚕食不露痕迹,叫她连说嘴的地方都没有。可没见过向老太太这样以为蛮横不讲理就能得偿所愿的。

  宋老太太活了大半辈子了,当年一些泥里打滚出来的勋贵们也不是没见识过,可真没见识过这样不顾脸面的,不由一时没反应过来。

  向老太太却已经扔了手里的孩子在地上一把扑过来了,抱住宋老太太的腿就不愿意撒手,哭的鼻涕眼泪都一齐出来,抽抽搭搭的喊她:“亲家!你可不能这么着啊!这是在要我们向家的命好歹当了这么多年的亲家,总也有些情分在吧”

  宋老太太被她气得忍不住笑了,眼风一扫,秦嬷嬷就上前掰开了向老太太的手把她给扶了起来。

  “情分?”宋老太太看着撇着嘴斜着眼睛的向老太太,语调都有些拔高了:“跟我谈情分?我家可是告你家的苦主,你的儿子纵容妾侍虐待我女儿最后还一碗毒药把我女儿给毒死了,老太太你如今还跟我谈情分?”

  她冷笑了一声,脸上带着彻骨的寒意和嘲讽:“何况当亲家这么多年来,逢年过节的也没见亲家按照规矩准备礼物,都是我女儿在替你们全面子。我们家生日摆宴过年摆宴你家更是连鬼也没出现一只,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老太太跟我谈情分?!恕我直言,我看不出咱们还剩什么情分,我只知道我女儿死了,被你家害死的!我只知道,如今巡抚已经判了案子,准了我女儿跟你儿子和离,按照规矩,我女儿的陪嫁,你都该悉数还给我们!”

  向老太太怪异的吐了口唾沫在双手间,被皱纹包裹而越发显得小的眼睛散发着算计的光:“亲家这话说的,两家隔得千远万远的,就算是想来往也不容易不是?何况琳琅的身体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人参鹿茸不能离嘴,燕窝花胶喝水似的,这些难道都不要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