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二·反转
  宋楚宜能明白宋老太太的心情,本来心心念念的给女儿报仇的,心里怀着一腔对向家的怨恨,才支撑着她没有立即就病倒可是到最后却被女儿身边的亲近人告知,这事情竟真的不是向家人所为

  她心里的纠结和不甘,再加上怨忿和心疼恐怕搅得她的五脏六腑都痛了。

  宋楚宜上前搀扶了宋老太太坐下,声音放的很轻很柔:“祖母,您知道在梦里,到最后弥留的时候我是怎么想的吗?”

  宋老太太偏过头看她,眼里隐约有泪光闪烁。

  “我当时在想,可惜不会有想给我报仇的人啦,否则我一定要拖着他们一起死”宋楚宜脸上表情平板无波,可是向来有星光聚集的眼睛却忽然暗了:“我猜,姑母也是这样想的。”

  宋老太太睁大了眼睛,把宋楚宜的手握的紧紧地。

  “老太太别伤心,也别觉得姑妈不孝或者是懦弱。”宋楚宜也回握住宋老太太的手:“我在梦里死过一次,所以能猜到些姑妈的想法。她这一生过得相比她的手帕交们,的确是太苦了,她原本又是个要强的人,这姻缘更是她自己求来的她谁也不能怪,只能怪自己怪姑父何况她最后总算是看清楚了姑父是怎样的一个人,否则也不会这样下定决心在咱们到的前一天服毒自尽,还收买了大夫。”

  宋老太太脸上神情悲痛,因着好几日没有休息好而显得浑浊的眼里蓄满了眼泪,缓缓地点了点头。

  “她更不是在责怪或者是报复您。”宋楚宜呼出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心不知为何也沉甸甸的:“她这是看透了,觉得活得太累了。最后用命给表姐铺了一条路她被向云章的小妾毒死了,向家又有过想烧死表姐的前例,咱们怎么舍得让表姐呆在向家送死?”

  “姑母虽然年轻的时候犯过很大的一次错,可是到了死前,她终于决定亲手把这个错误终结,也终于看明白了姑父的真面目。您以前不是总怪她只会一味的顺从姑父吗?现在,她再也不顺从了,咱们应该为她觉得松一口气,因为她终于解脱了。”

  宋老太太终于发觉宋楚宜做的那个梦对她的影响之大别人做梦就算是再怕印象再深,过个三年五载的也就慢慢的忘得差不多了,可是宋楚宜不梦里的经历好像已经刻进了她的骨髓里,伴着她如影随形。

  她也终于明白了宋楚宜往日的害怕惊恐和时有的愤怒,不由伸手将宋楚宜揽在了怀里:“你说得对她既然费尽心思布了这样一个局,咱们若是为她好的,只能想尽办法叫她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何况向云章和向家一点也不冤,当年健健康康无忧无虑的宋琳琅,本来就是死在了他们手里。谁都该为自己做错的事付出代价,宋琳琅有眼无珠给自己挑了这样一个男人,她用这十几年的惨痛经历和性命为她当初的轻率和不负责任付出了代价,现在,也该轮到向家和向云章了。

  她心里因为宋琳琅服毒自尽的愤恨减轻了一些,人也有了些精神,吩咐玉书摆饭。

  玉书不由喜出望外宋老太太已经两日水米不肯沾唇了,就算李夫人天天来,也没能减轻一些她的忧思,现在宋老太太主动说要用饭,她不由轻快的答应了一声,快步出去吩咐小丫头传饭。

  “你也陪我用一些,这几没好好用饭,你也就跟着偷懒了。”宋老太太在宋楚宜头上一戳,带着显而易见的亲昵:“年纪小小的女孩子,身体要是养不好,日后有的你受的。还以为自己是钢筋铁骨,捶不坏打不烂还是怎的?”

  宋楚宜笑着窝在她怀里点了点头,就听黄嬷嬷来说李夫人到了。

  李夫人今次来,应当是为了向云章的事情来的,宋楚宜就站起身来:“祖母,那我回房去吃。”

  有些事宋老太太不乐意叫宋楚宜听,这个小姑娘因为梦里的奇特经历和李氏的事,性子越发的内向沉稳,她时时担心,不愿意叫她听见更龌龊的事,免得把性子养的更加的冷清。闻言就点了点头:“叫许嬷嬷好好给你排排膳食,别成天就捡喜欢的一两样,什么东西都要吃一点。”

  宋楚宜答应了,带着青桃绿衣转过穿廊到了西厢房,径直进了里间。

  紫云不一时就跟着进来,先将手里的一碗高丽参茶放在她跟前,才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她。

  宋楚宜接了信还未打开,就先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

  这封信并不是周唯昭寄来的

  可是紫云办事向来周到,不可能会拿错东西。她打开信瞧了一眼,不由就先笑了竟然是叶景川送来的,说的还是沈家的事情。

  叶景川大概是担心她被骗,大篇幅的描述了沈清让的不靠谱,宋楚宜笑了笑,将信随手扔进了炭盆里。

  她承叶景川的这份好意,可是叶景川的担心却实在是显得有些多余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现在还有向云章这个当世沈清让在,她的警惕心只会升,不会降。

  紫云见参汤温度差不多了,端起来催着她喝,又觑了觑宋楚宜的脸色道:“听说向老太太带着孙子孙女们在知府后院门上哭呢。”

  知府衙门前后衙都临街,后衙那边更是卖零嘴小食的聚集地,向来热闹得很。向老太太这个从农田里爬出来的老太太,果然是豁的出去,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太太了,还没忘本,记得这撒泼打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

  宋楚宜拿起竹筒将墨猴倒出来,看着它灵活的攀上了笔架抱出一根笔来,似是随口问道:“她们现在还在哭吗?”

  紫云翘了翘嘴角有些不屑:“哭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说咱们伯府是故意报复,冤枉了她们。”

  向老太太倒是有几分聪明劲儿,可惜哭的太晚了。舆论如今已经成型,三人成虎,青州城的百姓已经认定了向云章是陈世美,她再怎么哭,也是徒劳无功。

  多谢pn0578和11122的香囊,也多谢nnn和风度翩翩薄的平安符,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