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一·倾覆
  十二月初,家家户户都开始搬出大瓮来蒸糯米酒了,天上飘满了烧麦秆的味儿,混合着糯米的香味,将人的好心情都氤氲在喜悦的雾气里。

  只是临街这一排人家也不知是听见了什么消息,竟不知为何都把手里的活计给抛了,连河边的酒瓮也来不及要,飞快的就朝人群蜂拥而去。

  有好事的在酒楼茶楼里瞧见,就好奇的探头出去看,有些不解的问:“唉唉唉,这是怎么了?咱们青州城蒸米酒的风俗可向来跟过年一样重要,怎的这些人神神叨叨了起来?”

  小二上来给他们添茶水,瞧了他们一眼就笑了,毛巾搭在肩上搭话:“几位爷一看就是刚出了远门回来,不知道咱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些人哪,通通都是看热闹去的,要不是我家里等着我的月钱用,我也得跑去看看,这可真是听也没听过的稀奇事呢!”

  几个锦衣少年彼此看了一眼,饶有兴致的笑道:“哦?那可真是要听听见识见识,是出了什么大事?”

  小二砸吧砸吧了嘴巴,终于找到了正经理由消极怠工,忙欠了身子说的唾沫横飞:“您们不知道!咱们青州城的知府大人啊,竟然纵容着小妾杀死了自己的原配夫人!而且还串通了巫医要烧死自己的女儿”

  几人都有些怔住,面色带着些不可置信又带着些怀疑的往楼下瞧了瞧这群百姓确确实实是冲着知府衙门去的。

  “燕堂”一个眉清目秀的红衣少年蹙起眉头瞧着另一个清逸秀美的少年郎问:“你这回来,不就是说来拜访你那位姨妈的吗?”

  郭燕堂已经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支着身子往窗外看了看,又强忍着愤怒重新坐下,回头看着挠头的店小二质问:“你莫不是在讲故事?!知府大人的原配夫人可是出身世家名门,他的小妾怎么可能那样大胆,连原配夫人都敢下毒手?”

  店小二被他不信任的眼神看得脸都红了,激动得连声说没有,又指着满座的茶客道:“我的公子哎,我不要命了我,这事儿若不是真的,我敢这么说来诋毁父母官大人?瞧见今日这爆满的人了没有?通通都是来瞧热闹的,邻县的人也都有特地赶来看热闹的啊,这么大阵仗,您说这事儿是不是真的?知府大人还想着杀死自己女儿灭口,可惜晚了一步,被原配的家人给救下来了,原配家人一状告到了巡抚老爷面前,现在巡抚老爷都已经把知府给抓起来了!”

  郭燕堂有些说不准自己如今的心情,他去年来的时候,宋琳琅还好好的

  他抓到小二话里的重点,冷了脸问:“向夫人的娘家人都来了?”

  既然宋家都来人了,那宋琳琅的事就十有是真的了。没料到这位被娘亲看不起的向云章向大人,竟然还真的有这个胆量,纵容着妾侍架在原配头上也就算了,还敢狠着心肠毒死原配。

  小二点了点头,还有些伤心怜悯似的:“谁说不是呢?一门都是高门大户的,可是偏偏护不住自己女儿,听说老太太都急的病了”

  此刻小二嘴里急的病了的宋老太太却好好的坐在榻上,她冷着脸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外头动静,冷笑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向云章这官,是做到头了。”

  宋楚宜拿了小锤子给她敲核桃出来做核桃露,闻言也牵起嘴角嘲讽的笑了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连圣上尚且要顾忌民心,何况是一个知府?他已经混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了,就算是天,也保不住他。”

  宋老太太看着宋楚宜全神贯注的剥核桃,心里的那股狠厉奇异的被压下去了一些,她摸了摸宋楚宜的头,叹道:“还多亏你,这场舆论战咱们真是什么都不做,就彻彻底底赢了。向云章的名声也臭了。”

  “这倒不是很要紧。”宋楚宜摇了摇头看着宋老太太:“就算是没有这些议论和坏名声,您跟李伯父想要整治一个向大人也不难,他做了这么多年知府,总不可能真的干净就算他想干净,恐怕他那小妾和母亲,也不会让他干净。重要的是,这场舆论战之后,向家没理由扣着表姐了。”

  之前不管怎么样,向明姿始终姓向,她们宋家再厉害,也拗不过宗法人伦。可现在大家都知道向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了为了个小妾就要毒死原配,为了个庶子就要烧死嫡女,这样的人家,有什么资格继续养着向明姿?

  何况坊间已有传闻,小妾之所以会毒死原配,就是因为受了向老太太的指使向老太太嫌弃原配多年无所出,都开始相看继室了呢。

  加上宋琳琅的尸体被抢出来当日,不少人都是亲眼看见的,三老爷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场面心酸感人

  向小姐再留在这样丧心病狂的人家,指不定落得跟向夫人一样的下场,不少人都盼望着宋家能把向小姐带走。

  宋老太太有些出神,半日都没有说话。

  等到宋楚宜将核桃仁都挑拣出来盛放在细白如雪的白瓷玉碟里,她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宋楚宜替她将毯子往上提了提,转身要出去。

  宋老太太将她叫住了,犹豫了一会儿问她:“小宜,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宋楚宜的步子于是就停住了,她回过头看看着宋老太太,想了想抿着唇点了点头:“李伯母帮咱们找到了云鹤她们之后,我看您单独留了王嬷嬷郑嬷嬷一会儿,过后三叔就去抢姑母的遗体了,那个时候我就隐约有些猜测”

  宋老太太苦笑了一声,又觉得这话实在无人可说她憋不到回家再找宋老太爷说了,因此声音沉沉的叹道:“她是算准了咱们到的时间,自己服的毒”

  向来以向云章和向家为天的宋琳琅,终于在死前彻彻底底的坑了向云章一把,而这一把,足以令向云章万劫不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