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章 死地
  李夫人拉着宋楚宜脸上就露出怅惘之意:“可惜也只见了那么一回,之后就与我丈夫出了外任。这一分别竟就是永别了......”

  她说着,抬起手擦了擦眼睛,又吩咐一直安静站着的女儿上前来跟宋楚宜见礼。

  宋楚宜接触到她目光的时候不由一愣-----李夫人竟不是做戏意思意思,她竟是真哭了,好似同崔展眉关系真的很好的样子。

  李家两位小姐已经上前来给宋楚宜见礼了,互相序齿之后,宋楚宜就喊了两位李家小姐姐姐,之后再过来的年纪略小的那个,她就轻轻喊了声妹妹。

  只是这么一喊,李夫人并两位李小姐就都噗哧一声乐不可支,李夫人见宋楚宜一脸茫然,就笑着拉着那个小姑娘跟她解释:“这是你大哥哥的女儿,小名儿叫颜儿。该叫你一声姑姑的,你可是吃了大亏了。”

  宋老太太笑着吩咐玉兰拿了见面礼出来,给了李欣桐一副绿宝石的头面、李欣梧却是一套大小不一共九只的檀木梳子,最小的李颜给了一套杭缎衣裳。

  宋老太太出手这么大方,李大夫人自然也不小气,笑盈盈的叫丫头捧了一个黑色描金匣子来。

  宋楚宜被这样硕大的礼物吓了一跳,有些震惊的去瞧李夫人。

  李夫人被她这模样给逗笑了,忙道:“别怕,就是匣子大些唬人,其实东西不多的。”

  她说着,叫丫头将匣子上的锁给下了,亲自掀起盖子来,露出里头摆着的大大小小十一二只精致小匣子来,笑道:“这里头都是些姑娘家喜欢的玩意儿,是当年我家长辈给我的添妆,我听说你在,特意给你带来的。”

  宋老太太看了一眼也有些意外,就蹙眉道:“这是当年周王妃给你的添妆,太贵重了。”

  李夫人叹了口气将盒子盖上,示意宋楚宜收着,转头去看宋老太太:“再贵重还不是给人用的,人若是没了,再贵重也是虚的。当年琳琅想要,我还没舍得给......现在想来,真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宋老太太眯了眯眼睛,半响才沉沉的呼了口气:“你有心了。”又叫宋楚宜收起来。

  李大夫人看了看上首的老太太,轻声问道:“是今日......?”

  宋老太太点了点头:“是今日烧了,到时候我带着她回京城去。”

  李夫人垂着眼睛半日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才站起身朝宋老太太弯了弯腰:“婶子,我去送送她。”说到后来的时候,眼睛里已经有了水光。

  她当年未出阁的时候,与宋琳琅最合得来,她的博古架上至今还收藏着当年宋琳琅亲自给她刻的小木雕。

  宋老太太感念她的这份情谊,也站起了身扶着宋楚宜颔首道:“我带你一同过去。今日你来了,想必她泉下有知,也会开心的。”

  熊熊火光燃起,空气里都蔓延上火油夹杂着麦秆的味道。

  宋老太太和李夫人立在不远处,定定的看着宋琳琅一寸寸成灰。

  宋老太太已经难过不起来了,这半个月来她几乎已经用尽了自己的眼泪和情绪,到如今真的送走她最心爱的女儿的时候,她发现她竟然已经提不起什么情绪。

  李夫人却哭的有些伤心,她的手帕交本来就不多,这些年她跟着丈夫在外面赴任,与交好的姐妹们更是没了往来-----好容易丈夫李峪竟调到了山东当巡抚,可是最好的闺中密友却死了。

  还死的这么不明不白,这么憋屈。

  “真不是个东西!”她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脸色阴沉下来。

  李欣桐跟李欣梧偷偷的跟宋楚宜咬耳朵:“不是说宋姨妈是被......尸体就这样烧了,岂不是便宜了那对母子?”

  说起来,宋琳琅的尸首当初向云章和向老太太是死活不给的-----和春堂的大夫都说了是服食了砒霜,到时候宋家要是让仵作大夫一验,不就什么都验出来了吗?

  可是憋了一肚子气且正愤怒的宋三老爷哪里跟他们讲这么多道理?本来向明姿没半点消息已经够让他窝火了,向家口口声声说不怕和离却还非得扣着宋琳琅的尸首更是叫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毫不犹豫就带着二十几个护卫浩浩荡荡的闯进了后衙。

  向云章丢不起这个人,外面看热闹的民众聚了一层又一层,他也不敢关犯人一样的关起宋三老爷来-----毕竟宋三老爷闯的是后衙,抢得又是说过要和离的自家妹妹。最后只好认怂,把宋琳琅的尸体交了出来。

  宋楚宜想到这里,唇边露出两个酒窝来,颊边的碎发调皮的打了个卷儿。

  “别怕,伯母和我祖母都已经准备好了。”

  李欣梧就怔忡的叹了口气:“可惜宋姨妈的女儿还在向家......也不知他们会怎么对她。”

  李欣桐比她大些,想的也比她多,闻言就蹙眉道:“就算他们真的想怎么样,眼下这节骨眼也没那么大胆子敢真的怎么样。”

  宋老太太往她们这边瞥了一眼,头却看向李夫人:“这个气,伯府咽不下去。所以还是要麻烦你们夫妻了。”

  李夫人回过了神,亲自上前搀了宋老太太往回走,语气诚恳:“婶子说的哪里话?哪怕是普通百姓来告官呢,有冤情也该审清楚问明白,给人家一个公道。何况琳琅死的这么惨.....我看向云章就算是赔十条命,也是轻的。”

  宋老太太就没想过要放过向云章,他还想当官发财?还想做他的子嗣大梦?还想着少了宋琳琅从此以后就能随心所欲的带着娇妻美妾过日子?

  他不知道是真天真还是被宋琳琅宠的纵得没边了,还真的以为背后若是少了长宁伯府这棵大树,自己也能顶的起门户。

  没了长宁伯府这棵大树的庇佑,这官场谁认识你是谁?谁在意你一个小小知府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