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九·来客
  因为宋楚宁over就在这段时间,澳门赌博网站:所以两条线都要沾一点,其实并没有拖情节啦。

  李大夫人果然对宋楚宁的事情并不是很尽心,听说了宋楚宁生病发红疹不宜见人之后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相比起公公李老太爷和丈夫李大老爷对这个外孙女的重视,她心里始终是不以为然的。她的两个女儿自小就生活在宋楚宁的阴影之下,不管是李老太太的宠爱还是李老太爷的重视,总是宋楚宁得到的多些。而上回在英国公府沈清让因为宋楚宁而利用自家两个女儿,险些害的她们声名尽毁之后,她心里对李氏母女更添了一层怨气。

  这次若不是李大老爷的一再交代,她原本是不愿意来的-----李氏的事情出过之后,李家其他人不以为耻,可她却不能没有廉耻之心,最近这一年间都是能不来宋家就不来。

  宋大夫人见她知机上道,心里就松快了几分,连带着语气也和缓了许多,笑着寒暄几句,就将话头引到了儿女亲事上头:“听说令千金已经定了人家了?”

  李大夫人点点头,心里想起英国公府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捏了一把汗,点头叹道:“总算是定下来了,也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事。”

  她说了这句话,想了想就又道:“世子夫人,有些事我也是身不由己......”

  宋大夫人很明白她的处境,闻言就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叫她继续说下去为难,笑着同三夫人一起留着她用饭。

  李大夫人见宋大夫人知道她的意思,心中就轻松了许多,忙摇手婉拒:“家里还一大摊子事等着呢,实是没空。这就要家去了,阿宁她......”

  她看了看三夫人和大夫人的脸色,叹了口气道:“阿宁她就劳烦您二位多费心了。”

  宋三夫人亲自送了她出去,回来就叹气摇头:“也是难为她了,她向来跟静姝是不合的......”这句话说完,三夫人又觉得这个称呼显得太过亲昵了一些,改了口继续道:“说起来和李氏还有些旧怨,李家现在还逼着她来瞧李氏的女儿,可不是为难了人么。”

  大夫人并不甚把此事放在心上,李大夫人自然是好应付的,反正她也不喜欢宋楚宁,更无所谓宋楚宁怎样,可是李家其他人还会不会有什么动作,这才叫人头疼。

  她看了三夫人一眼,并不答关于宋楚宁的话,问起她三老爷送信的事来:“三弟那边没来过信吗?”

  三夫人同三老爷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和睦的,三老爷每次出远门都必不可少的给三夫人写信。有时候这些信还比宋老太太来的信快上几天。

  三夫人就摇头:“还是上回那一次寄来的,说是已经要进城了。之后也没传来过消息......”

  大夫人有些担心,可是想到毕竟有老太太坐镇,旁边又有宋楚宜,就勉强压下了心头的不安,同三夫人商量起过几日的满月宴来。

  远在青州城的三老爷却实在是没顾得上写信,这半个月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宋老太太打定了主意要做主让宋琳琅跟向云章和离,将宋琳琅的尸首运了回宅院。

  他忙着请和尚来给妹妹做法会,又忙着准备向明姿的事,心里酸涩得很,顾不得给三夫人写信了。

  青桃立在长廊上扶着宋楚宜,不禁有些寒心,幽幽的吐了口气。

  冲天的火光亮起来,宋楚宜一眨不眨的看着,头也没回的问她:“叹气什么?这对姑母来说是好事,死对她来说是种解脱。只盼她下一世眼睛擦亮一些......”

  再也别所托非人,再也别爱上一个不会爱别人的人。

  绿衣冲青桃摇头使眼色-----她总觉得自家姑娘虽然变得越来越聪明,但是也变得越来越冷清了,她总结了一下,总觉得这是因为看多了不好的事的缘故。

  青桃没顾上她,想了想就老老实实的托盘而出:“我叹气是觉得这世上的男人负心薄情的未免太多了......吃亏受苦的总是女子。”

  绿衣就忙反驳:“也要瞧人啊,你看两位舅老爷,哪一个不是身边连个通房也没,对妻子又敬又爱的?再往近了说,大老爷三老爷五老爷也是好的呀......”

  这几日青州都放晴,太阳在这样寒冷的冬日里光芒四射,时常晃人眼睛。宋楚宜身上的火狐毛的斗篷在阳光映衬下流光溢彩,给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色。

  她牵起嘴角笑了笑,在宋琳琅灵前恭恭敬敬的上了一炷香,转身带着青桃绿衣往外走,一面问道:“黄嬷嬷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吗?”

  这都半个月过去了,按理来说早该有消息了。若是再找不到人,恐怕就难找了。

  “紫云说是还没消息,黄嬷嬷跟秦嬷嬷都在找呢。”绿衣有些愤愤然:“向家真是黑了心肝了!”

  涟漪的事情给这两个小丫头都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因此她们深怕云鹤等人也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宋楚宜抿着唇没有说话-----宋老太太并不着急,可见是还有后招。

  她才想到什么,玉书就从柱子后头转过来,瞧见她松了一口气似的迎上来:“六小姐!老太太那里来客了,说是让您去见见。”

  来客?在青州?

  宋楚宜身形顿了一顿,随即就点了点头,跟着玉书去了宋老太太如今住着的后院正院。

  进门的时候她余光一扫,已经看见宋老太太下首坐着一个年纪比宋大夫人差不多的贵妇人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儿。

  宋老太太忙招手把她唤道身前,又拉了她道:“快去给你李伯母行礼问好!”

  宋楚宜略微一忖度,便有些猜到了这位李夫人的来历,乖巧文静的上前给李夫人道了个万福。

  李夫人忙拉她起来,一手拉着她爱不释手,一边又转头惊喜的问:“这就是汀汀女儿?果然长得可人意,怨不得老太太这样疼她。”

  宋老太太跟宋楚宜解释:“李夫人当年在京中与你母亲也算是知己好友,与你母亲是平辈论交的,算起来当初你出生的时候,人家来给你洗三宴上送过百家衣呢。”

  另外多谢花落意闲、书友1606070854的香囊,也多谢g0578的平安符。超级感动,爱你们么么哒。为了表示我真的不是在拖情节,今天也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