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七·关系
  何氏有些愣愣的站在婆婆跟前,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一时竟没能反应过来。

  直到沈老太太喊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皱着眉头问了一遍:“母亲,您说什么?”

  沈老太太有些不高兴的瞥了她一眼,却并没有跟以往一般出言责备,冷了脸道:“我才说了,叫你到长宁伯府去走动走动,他们家八小姐回来了,若是有什么帮的上忙的地方,就多帮帮。”

  何氏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八小姐宋楚宁的母亲李氏死的原因大家这么久下来多多少少都心里有数了,肯定是跟崔氏脱不了干系。

  现如今沈晓海跟自己都希望儿子能跟宋楚宜搭上关系,甚至成良配,现在沈老太太却叫她去跟宋八小姐亲近亲近?

  这莫不是被什么东西砸坏了脑子了吧?宋八小姐身后就算是有个李家又怎样?她在长宁伯府可是半点不受宠......

  沈老太太见她半日不说话,有些不满的卷起手放在唇边咳嗽了两声,将她的注意引了过来,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况毕竟是房下的表侄女亲自托的我,我这个姑婆难道真的不当回事不成?”

  她话里话外的意思何氏都听懂了,本能的有些嗤之以鼻,可是等她缓过来,才震惊的看了沈老太太一眼,犹豫着问道:“母亲,您说的表侄女,莫非是您那位......”

  当初能跟着端王做些生意,还正是拖了这门关系的福气呢。何氏心里有些复杂,不知道若真是这位秦大奶奶托的关系,该怎么应对。

  秦老太太点了点头:“可不是?现如今芮夫人身子也好了许多,她还说今年过年回随着端王回京过年呢。”

  何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管是秦大奶奶还是芮夫人还是端王妃,她通通都得罪不起。只是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奇怪-----好端端的,怎么秦大奶奶竟会送信来让她们去看宋楚宁?

  她本能的觉得这里头的事情不简单,面上就笑着应付了婆婆:“是,眼看着也就是长宁伯府小公子的满月了,到时候我寻个机会去瞧瞧这位宋八小姐。”

  沈老太太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叮嘱她:“你们也别觉得我家全是靠着裙带往上爬的,至少三房一支可是红红火火,半点没靠宫里太妃娘娘,都是自己拼杀出来的。”

  何氏哪里敢小看这位秦大奶奶,苦笑着忙说不敢:“媳妇都知道的,秦家三爷勇猛刚强,当年在战场上也叫人闻风丧胆。”

  可心里却还是没忍住撇了撇嘴-----要是没宫里的太妃娘娘当初在成化帝跟前吹枕头风,秦家三爷能上战场?秦家四房的大奶奶也不能成端王的乳娘啊。

  现在端王身边秦氏姐妹只手遮天,可不又是一个太妃?说秦家不靠裙带关系,骗谁呢?

  安抚好了沈老太太,何氏出了门就带着梅香去前边书房寻沈晓海。

  才转过了长廊,就瞧见沈清运从书房出来,意气风发的甚是骄傲,她笑着受了沈清运的礼,回过头却忍不住咬了牙。

  这阵子沈清运越发的受沈晓海的器重了,沈清让却三天两头的往外面跑,也不知道是在忙些什么,真是叫人头疼。

  沈晓海见了她来有些意外,把手里的书放回原位就问她:“出了什么事,怎么你好端端的跑到这里来寻我了?”

  何氏眼尖的瞥见案上一摞厚厚的账簿,心里更加酸涩,面上却不敢露出来,笑了笑将刚才沈老太太的话说给沈晓海听。

  末了就有些不解的道:“从未听说过这位秦大奶奶跟李家还有什么交情,怎么好端端的替宋八小姐说起好话来?还让咱们给帮衬着,咱们怎么帮衬?”

  沈晓海也沉了脸有些意外,仔细想了想就不由道:“我母亲说是秦大奶奶那边的意思?”

  秦大奶奶那边可是端王的喉舌,她说的话不就是代表了端王的意思?

  端王竟好端端的对一个小姑娘在意起来,而且还亲口说是要自己关照关照?

  何氏点了点头:“母亲是这样说的没错,说是宋八小姐刚回京城来,叫咱们多看顾看顾,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就多帮帮。”

  可是心里她却又很不以为然,若是让她挑,她自然是觉得宋楚宜好一些-----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外家有人又受长宁伯府的宠。

  沈晓海也是这样想的,他迟疑了一会儿,道:“这事儿先放着别管,你好好的准备准备长宁伯府小公子的满月宴。”

  “送的礼都挑好了,还同镇南王妃商量过。”何氏颔首应了:“只是有些可惜,宋家老太爷老太太都不在,只有宋大老爷跟宋大夫人主持大局。”

  “这也没什么关系,又不是不回来了。你送的礼到了,还怕回来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不知道?”沈晓海哂然一笑,舒服的往后靠在椅背上:“我看那宋八小姐也有些邪门,招的清让心心念念的。上回还差点为了她犯了大错,你这回还是别告诉他说宋八小姐回来了,省的又惹出什么事来。”

  这话说到了何氏心坎里,她刚开始犹豫也正是害怕儿子分不清主次,又跑去跟宋八小姐好,到时候难免会得罪了宋楚宜。

  她忙不迭的答应了,又迟疑道:“那母亲和秦大奶奶那里......”

  沈老太太向来把娘家人看得挺重,尤其是秦家那些出息的,做了端王妃和端王的夫人的两个秦家的姑娘她更是经常放在嘴边夸个不停,她们交代的事,向来沈老太太都是不遗余力的。

  曾经沈晓海也是如此,可是如今他不想这样了。

  他悠闲地将双手垫在脑后,打了个哈欠道:“再看吧,一个小丫头而已。到时候你说去看了不就完了?”

  他不过求个富贵显赫而已,澳门赌博网站:可是好几次都差点被端王的事扯进漩涡爬不起来。上次要不是他机灵让沈老太太何氏去求了庄太妃,还不知道会不会出事。这个赔本的买卖,他可不想干了。

  至少跟着宋府,走错路的可能性可就低的多了,尤其是成了儿女亲家的话,还怕不能更进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