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六·报复(书香迷恋168和氏璧加更)
  她跟宋程濡宠了十几年的女儿死了,还死的不明不白,这一点真是叫她心如刀割。

  人老了,就爱想从前的事。

  她还记得宋琳琅出生的那一日正如今天一样雪后初晴,天地间一派新生气象,博古架上的摆件在阳光映照下琳琅满目

  她也记得宋琳琅来求她们时眼里那紧张和压制不住的欣喜。

  作为家里的嫡长女,代表的是一家的门风。她们从未想过宋琳琅要嫁多对等的人家,只希望她能堂堂正正的按照她自己的想法活。

  可是竟连这一点也不成,她们如珠如宝宠爱了半辈子的女儿,如今连三十岁都没活满,客死异乡,至死都没能再见见她的父亲母亲

  宋老太太抓紧了旁边的把手,澳门赌博网站:攥的紧紧,双手骨节分明的凸显出来。

  宋慈在外间请了安,得了宋老太太允许就进了屋子,连茶也没顾得上喝一口就喘着粗气道:“是和春堂的大夫给看的,可是如今那大夫被抓起来了,说是开错了方子吃坏了人。”

  叫人怎么能不怀疑这里头有猫腻?

  三老爷顿了顿继续道:“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前脚才给琳琅瞧完病,后脚就被关进去了。”

  宋老太太沉着脸点了点头,单手托着腮沉思了半响,忽而道:“慈哥儿,你去封信给山东巡抚李峪李大人”

  向云章想就这样欺负他们宋家,真的当他们宋家没人了。那她就叫向云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仗势压人。

  傍晚的时候向云章既没送宋琳琅的嫁妆和陪嫁过来,也没见着向明姿的影子。

  倒不是向云章不想送,郑嬷嬷王嬷嬷等人是真的不敢送,也已经偷偷叫了人牙子卖出去了都是背地里做贩卖人口的买卖的,官府送出去的人,她们都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帮人再也别想出现在宋老太太跟向家人跟前。

  而向明姿,她也知道砒霜的事,确实也不能送。

  因为这事儿,他急的嘴巴都起了燎泡,虽然下定了决心不怕宋家,要和离就和离,可是说到底他还是怕惹急了宋家,宋家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向老太太看不得他上窜下跳没个安宁的样子,皱了眉道:“就不能说是人病了?怎么这个由头都不会找?!”

  向云章叹了口气觉得向老太太想的有些太过简单了:“母亲,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早不病晚不病的,偏现在病了?且宋老太太毕竟是明姿的外祖母,要见她是人之常情,咱们这样死拦着,外头人可怎么看咱们呢?”

  他是当官的,毕竟还是要注意名声的。

  向老太太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垂着头想了一会儿就冷笑出声:“别人病可能是太巧了,可是明姿她有个病痨鬼一样的娘,身体差些也是有的。你待会儿去请巫医回来”

  反正巫医也说过向明姿是个灾星投胎,现在刚好这么巧宋琳琅又死了,干脆把灾星的名声给坐实了不就得了?

  向云章思来想去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派一拨人出去请巫医,另外一拨却去宋家在城里的宅子报个信,说是今晚不能见了。

  白姨娘心疼他急的这样上火,委委屈屈的来向老太太跟前哭了一场可她又不敢嚎啕大哭,向老太太忌讳多,哭多了会觉得别人是在咒她早死。

  向老太太对这个向来温顺柔弱的姨娘倒是没什么恶感,加上她如今又怀了身孕,就冷着脸让她起身:“我跟你老爷还没死呢,天塌不下来,有什么好哭的?”

  白姨娘擦了擦眼角,果真不再哭了,叹了口气瑟缩了一下肩膀:“老太太,伯府毕竟势大,咱们怎么能跟人家硬着来?”

  她顿了顿,又忍不住蓄满了眼泪看着向老太太:“我真的不敢给夫人下毒当着您的面我说句不好听的,夫人那个样子就算是没灾没难的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傻了才会这个当口去给她下毒呢。可是和春堂的大夫却说夫人是吃了砒霜中了毒的偏偏夫人还特意留了我一人说了会儿话,这才从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您说会不会是”

  向老太太密布皱纹的脸上神情更刻薄了,转过头去看了白姨娘一眼,板着脸冷声道:“你是说,这毒药是她自己吃的?”

  宋老太太才不觉得宋琳琅会想死呢,她到死之前不都还在护着向明姿吗?她要是死了,就不怕向云章立即把向明姿交给巫医一把火给烧了?

  两相对比起来,她倒是真的觉得该是白姨娘下的手不然为什么这几日都心不在焉的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面对宋家人的时候更是腿都软了?

  只是知道归知道,她不会因为这事儿就把白姨娘推出去。再不济白姨娘也给向云章生了儿子女儿,如今身上还怀着一个。

  何况宋家这样的亲家,她从来就没想要过。

  白姨娘猛然打了个寒颤,有些害怕的环抱了身子点了点头:“我真觉得夫人是在恶心我们呢她这么一死,宋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看看老爷现在都被逼成了什么样儿了”

  可是这样的话宋琳琅真的就太可怕了,她这不是跟向云章闹脾气,竟是真的想要向云章死呢,要是向云章小妾给夫人投毒的事闹出来,向云章少不得也要被冠上一个宠妾灭妻的罪名。凭借宋家的人脉,向云章不死也得脱下好几层皮

  向老太太板着脸呵斥了她一声:“好了!凡事适可而止,人都死了,你在我这里嚼这些舌根也没办法让她活过来说到底是谁给她下的毒。我也不管是谁,反正你自己安分些给我生个平平安安的大孙子,我就保你没事。”

  白姨娘不敢跟向老太太对着来,虽然觉得跟向老太太没说清楚,可是听向老太太这么说了,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腆着脸笑了笑,恭敬的起身给向老太太倒了杯茶。

  昨晚看潜行狙击看的太晚,今天早上起来的晚了另外,多谢sr2的香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