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五·使计
  这也是向老太太觉得大户人家不可理喻的一点乡下人哪里喜欢养着这些赔钱货?若是生了女儿,淹死的浸死的扔掉的也不知凡几。

  可是偏偏这些大户人家倒是对赔钱货情有独钟,还有看得比儿子还娇贵的。她当年看着宋琳琅流水一般的嫁妆,真是看红了眼。

  如今宋琳琅死了,她留下的向明姿,难道宋家人忍心看着受苦受难?

  她笑了笑,带着精明和算计看着自己儿子:“她若是咬定了要和离,那你就咬定了不放向明姿。毕竟姓向,又是你女儿,哪怕她打官司呢,也没判给外姓人的道理”

  至于和离不和离的,她还真是不当回事宋琳琅这样的媳妇,她压根就没想要过。

  向云章听的有些糊涂,坐在圆凳上端起母亲盛的粥喝了一口,觉得空落落的肚子有了些着落,这才脑子清醒了一点儿,问道:“那她嚷嚷着要人怎么办?郑嬷嬷王嬷嬷她们几个要是说出砒霜的事,我就算是有十张嘴,我也说不清呀!”

  “所以说你蠢!”向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又戳了他一下,咬着牙道:“这件事当然不能依着她们!要是交出了人,砒霜的事你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可若是不交出人,她们顶多也就告你什么侵吞嫁妆到时候你就说,那几个伺候的人怕被怪罪伺候不周,逃了不就成了?到时候死无对证,她们还能怎么办?!”

  向云章不禁有些佩服起自己母亲来,常年在乡下撒泼打滚,这心眼也被炼出来了。关键时刻竟比他这个进士及第的知府还管用。

  他忙不迭的答应了,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事不宜迟,我这就安排人把她那几个亲近人都送走。”

  向老太太点了点头,又问他:“那大夫呢?那个大夫你怎么说?”

  大夫总不能送走吧?那到时候和春堂还不得闹起来?

  向云章想了想,蹙眉道:“那就找个由头关他几天?等宋家人都走了之后,再说。”

  向老太太也觉得可行,看着儿子风风火火要出门,就道:“现在可没把柄落人手里了,你自己腰板挺直些硬气些,怕他们做什么?你好歹是一地知府了,要闹由他们闹去。”

  向云章答应了一声,捞起外套就出了门。

  向老太太回头去问伺候自己的小丫头:“那个扫把星呢?”

  她虽然觉得自己命硬不怕被克,可是人来了自己房里就有些后悔了,临了反悔,让小丫头把人给带到了跨院去睡。

  小丫头福了福身子,有些害怕的看着她:“还在跨院呢,要去把她领出来吗?”

  向老太太嫌恶的摇了摇头领出来做什么?等宋家人走了,直接领到巫医那里去一把火烧了就得了,还嫌克的人不够?

  宋楚宜并没去休息,她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若是自己现在是向云章会怎么办?如果宋琳琅的死真的有蹊跷,他扣住宋琳琅身边亲近的人真的是另有目的怕她们会说出什么的话,会怎么办?

  杀人灭口?现在宋家的人都在,他做这样的事很容易就能被发现,没个合适的名头就杀人,就算是知府恐怕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就只剩下把人给送走了卖给人牙子,估计是向云章能想到的最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他肯定也防着宋家呢,不敢把人送去他名下或者是宋琳琅名下的庄子避风头。

  青桃给她披上那件金灿灿的火狐毛的斗篷,见她拧着眉,就问:“小姐是在为姑奶奶的事情悬心?”

  这些日子以来宋楚宜的话越发的少,青桃跟紫云几个都会有意识的引逗她多说些话女孩子家固然沉静些好,可是太过内敛终究少了少女的活泼气。

  宋楚宜点了点头,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吩咐:“跟我去老太太那里一趟。”

  人死不能复生,这个道理宋楚宜知道,可是人死了,该有的公道总要有。向云章这个负心的连承诺也守不住的男人,凭什么活的这么滋润?

  她偏偏要给宋琳琅讨个公道。

  宋老太太也没有休息,她连眼睛也没敢闭,满心欢喜的以为能见久未逢面的女儿,结果却是见了最后一面,落了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结果,她满心都是悲伤和愤怒。

  见了宋楚宜来了,她勉强笑了笑,招手让她在身边坐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她的头发:“祖母让你三叔去打听打听当初是谁给你姑母看的病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只是现在还没能看见你表姐,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虽然她们占着理,可是向明姿毕竟是姓向,向家要是真的硬气起来决意跟宋家结仇,宋家根本就要不走向明姿。

  宋楚宜伏在宋老太太膝头上,静静听完就直起身子来看着她:“祖母,不仅是大夫。我怀疑向大人恐怕未必会愿意咱们见到姑母身边伺候的人,若是真的有鬼的话”

  宋老太太听出她的言外之意,手上的动作一顿。

  “三叔在这里呆过,也不知有没有相熟的人探听探听消息?”宋楚宜沉吟一会儿,道:“若是姑母的死真的有蹊跷的话,向家应该是会把这些伺候的人都远远的发卖吧。到时候咱们死无对证,就算是认定姑母的死不简单,也不能拿她们怎么样了。”

  内宅龌龊宋楚宜只稍微这么一提醒,宋老太太就门清了。

  她冷笑了一声,回过头去吩咐黄嬷嬷跟秦嬷嬷:“你们两个悄悄的出去打听打听,哪家牙行收人了要卖人的。那些散户牙婆那里尤其要多问问。”

  这里面的门道恐怕没人比黄嬷嬷跟秦嬷嬷还要清楚,听完宋老太太的吩咐二人就立即应了是,回房收拾收拾打扮成个普通的婆子,出去打听消息去了。

  宋老太太心里的怒气越积越多,手背上的青筋都一根根的凸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