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三·交代
  宋楚宜不敢去想自己上一世死后的事。

  那个时候祖母也已经去世、大哥哥不在,阿琰已经死去好几年。她身边除了一个绿衣,一无所有。

  也不知道她死了之后,是不是席子一裹就被扔在了哪座废弃的山头上。

  可是她看着宋琳琅,忽然觉得上一世自己不仅混账,而且自私。她将一颗真心挂在一个根本不珍惜她的人身上,还为此伤了多少人的心。到最后一无所有孤独病死。

  若是崔氏泉下有知若是她的母亲看得见,该有多伤心?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看已经表情僵住了的向云章,又问云裳:“怎么姑姑身边亲近的人,好像一个都不见在这里帮忙?”

  向云章这才肯定宋楚宜竟不是一时起意,她是真正的注意到了这一点宋琳琅死了,可是她身边竟没有一个亲近的人在操持。

  他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不算很勉强的笑来,盯着宋楚宜大有深意的问了一声:“这位是?当初我跟琳琅成亲时家里小辈们都还很好像只有珏哥儿大些,这一转眼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我都认不出是谁。”

  他眼里刻意露出了些凶狠的光,想吓退这个不知无畏的小姑娘。

  谁知宋楚宜不仅没被吓退,也没回他的话,反而低着头拉了拉宋老太太的袖子,低声道:“好似表姐也不在”

  云裳抽噎了一阵,听宋楚宜这么说就四处看看,果然又哇的一声哭出了声来:“是,小姐跟郑嬷嬷她们一个都不在”

  宋老太太小心翼翼的抽开了手,回过头来时眼神已经冷得不能再冷,她看着向云章,脸上是不加掩饰的不耐烦跟厌恶,冷声问道:“本来是要来提和离的事儿的,可咱们大周朝毕竟没有过死人和离的先例”

  是,大周朝从未出现过给死人和离的先例。向云章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棺木内仍旧容颜鲜活的宋琳琅,不知为何觉得心里酸涩难安。

  宋老太太却忽的笑了,笑得既惨淡又叫人难过:“可老太婆今日就要做大周第一个,做主叫女儿尸体和离的人。宋琳琅就算死了,她也不入你们向家的祠堂!”

  向云章被宋老太太这忽然的表态惊得一跳,随即就不可置信的看了宋老太太一眼并不是他没有急智,可是在人老成精的宋老太太跟前,他想来是觉得自己矮一头的,尤其是在如今宋琳琅死了他理亏的情况下,更是不敢接话。

  三老爷冷笑了一声,紧跟着宋老太太的话接了话头:“我母亲说的是,我妹妹就算是死了,也不进你们向家的祠堂。这回我们来,原本就是为了你们两人和离的事情来的。这些年来你这个做人家女婿的,似乎也从未尽过一个当女婿的本份,不仅照顾不好自己的妻子,居然还把自己的结发之妻逼到这个份上向云章,我妹妹就是死在你手里!”

  他停顿了一会儿,见向云章毫无招架之力,讥诮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若是还有些男儿血性的,就清点好我妹妹嫁妆陪嫁,我们到时候也按照单子把你们的聘礼给送回来。从此以后大家老死不相往来。”

  向云章以前确实以靠宋家为耻,澳门赌博网站:每每因为职位的事需要求人,他宁愿自己愁眉苦脸在家里摔摔打打,也不愿意主动去求宋家。

  每次都是宋琳琅叹着气去信给宋家,求宋家帮忙。

  可是每次事情解决之后,他既开心,心里却又不由自卑若是没有了宋家,岂不是他什么也不是?

  也因此,向老太太每每垢厉宋琳琅是高门大户的大小姐,不知人间疾苦,每天盛装华服招摇过市,他明知是宋琳琅的嫁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如今,宋琳琅真的死了,宋家真的来撇清关系了,他又开始害怕了。

  他能做到知府,这里头宋家起的作用绝对不小寻常人就算面上不说,看在他是宋家女婿的份上,该帮的也会多帮他一点。只是别人既然不说破,他也乐得不承宋家的情

  宋楚宜完全能理解向云章此时的心情,这种懦弱又自卑,自卑又自大的男人,向来都是秋扇见捐之后才懂得后悔的。

  而他的苦日子,也才刚刚开始。

  她四下看了一眼,觉得也铺垫得差不多了,就轻轻巧巧在宋老太太袖子上一拉。

  宋老太太脸色更加阴沉,看向云章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只恶犬一样,带着不屑和强忍的愤怒:“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向大人也该把琳琅陪嫁过来的东西都清点清点。尤其是她身边带着的陪房人家,我们也都要带回去的。若是少了一个”

  她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向云章素白的脸色,冷笑着扔下了一句狠话:“那咱们就衙门见吧!”

  向云章知道宋老太太的意思,大冬天的竟然出了一身冷汗。他想到大夫当时查验出来的说法,不由惊恐至极之前还以为能遮掩过去,可是实在没想到宋家来人来的这么快,也实在没想到宋家在人死后竟然还想着要和离的事

  可是他如果放了郑嬷嬷跟王嬷嬷等人,那砒霜的事就不可避免的会被宋老太太知道。而若是盛怒之下的宋老太太跟宋家的人知道了宋琳琅居然是中毒死的,那之后向云章简直不敢再想。

  他冷不丁的回过神,见宋老太太正眼睛也不眨的盯着自己,心中堆积的恐慌压力更甚,情绪激动之下竟流下眼泪来。

  “岳母大人”他哽咽不能成言,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才一揖到底,神情悲痛:“琳琅她她到死还是护着我的”

  宋楚宜在心里冷笑,这种自私自利的男人向来知道察言观色,也向来知道怎么顺风使舵。现在看情形不好了,就开始要改口了。

  宋老太太懒得看他的丑态,摆了摆手满脸不耐:“好了!别跟我提这些,我听腻了。”

  向云章僵着脸抿了抿唇,心思却飞快的活跃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