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二·怒火
  人渣有天收,也有女主收,大家放心看吧,不会让她们逍遥的。

  青州城同京城风光又大有不同,一路从官道进城,风光也算大好,绵延望去的青山笼罩在皑皑白雪里,一轮明日从东方渐渐升起,朝阳映红了半边山。

  宋老太太掀起帘子来瞧了一眼,连日来的奔波劳累也觉得舒缓了一些,缓缓地绽出个笑来。

  日夜兼程,如今总算是已经到了女儿所在的地界,那些近乡情怯的心思在这一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要想到,能见到多年不见的掌上明珠,她心里就被喜悦充盈。

  乡间小道上偶尔还有荷着锄头的农人,三老爷打马到了宋老太太马车跟前,隔着帘子请示:“母亲,咱们是先找个地方梳洗梳洗,还是......”

  他曾经也来过青州,为了方便,也为了妹妹能多一重保障,还特意托了青州的朋友帮忙买了一座别庄。

  宋老太太连半分犹豫也没有,沉默了一会儿就冷笑了一声:“直接去知府衙门。”

  他们伯府一直光鲜,也没见向家因为这个而稍稍善待善待他们女儿,如今就算打扮得再华丽,又有什么意义?何况向家也不值得他们把礼数都做足。

  三老爷应了一声,招呼车队进城,径直奔向了知府衙门。

  只是一见门口那挂的高高的两盏正迎风招展的白灯笼,他心里就咯噔了一声,一时竟没了反应。

  绿衣好奇的掀起一条缝,也被这两盏白灯笼惊得有些回不过神,半日才放了帘子有些结巴的跟宋楚宜说:“小姐,衙门挂白灯笼了......”

  挂白灯笼了?!

  宋楚宜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而这预感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得了消息迎出来的向云章站在原地,神情悲痛的跟这位来的超乎意料的快的三舅兄说了个叫人完全不能接受的消息:“琳琅她......她昨晚没了。”

  没了?!

  三老爷半日回不过神来,等回过神来时一个三十多的大男人眼里已经酸痛得满眼是泪,他在清晨里显得格外寂静的街道上呆站了半响,没有动静。

  向云章心里有些发怵,抬手擦了擦眼角,声音也带着些难受:“还请岳母大人和舅兄里头说话......”

  三老爷咽了咽口水,将喉咙里的酸疼压了下去,半日后才嘶哑着声音平平板板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好,里头说话。”

  拆了门槛将马车赶了进去,宋楚宜下了马车就去搀扶前面马车上的宋老太太。

  宋老太太有些站不稳,勉强在宋楚宜和玉书两个人的搀扶下才站稳了,她颤着声音像是觉得自己听岔了,偏头去问宋楚宜:“才刚你三叔和他说什么来着?谁没了?”

  玉书扶着宋老太太的手就越发的用力,隐约还有些颤抖。

  宋老太太人老了,若是再经这么一刺激,还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

  宋楚宜垂着头没有说话,许久才拍了拍宋老太太手背,轻声道:“祖母,我们先去瞧瞧姑母。”

  一言提醒了向云章,他有些意外的看了这个小姑娘一眼,忙道:“我带岳母跟舅兄过去。”

  宋家人并没有人再多看他一眼,沉默的跟在后头进了大厅。

  宋老太太直到此刻才敢相信,自己已经十数年未曾见面的女儿,竟然真的已经跟自己天人永隔了。

  她此刻穿着寿衣,面色青紫的紧闭着眼睛,躺在棺里一动不动,也再也不会动了。

  三老爷情绪濒临崩溃,只看了一眼就转过了头不敢再看,冲上前一把攥住了向云章的衣襟拖了几步拖到宋琳琅棺前,哽咽道:“来,到了里头了!现在你看着我妹妹,来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说啊!你告诉我,她怎么就死了!你说啊!”

  三老爷激动之下用的力气极大,几乎是卡着向云章的脖子将他面对面的凑到了宋琳琅跟前。向云章的瞳孔猛然放大,恍惚间竟好似看见宋琳琅重新睁开了眼睛,吓得嚎叫了一声,拼命挣扎开朝后躲了开去,捂着脖子不断的喘着粗气。

  这是宋楚宜第一次见三老爷发这样大的脾气,也是宋楚宜第一次看见宋琳琅。前世今生,她第一次见她这位同病相怜的姑母,竟然是在灵堂里看她的最后一眼。

  她扶着宋老太太,看宋老太太颤着手去摸宋琳琅的脸,难受又心酸的转开了头。

  “琳琅......”宋老太太好似听不见三老爷跟向云章的争执,她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娘来看你了......”

  她原本还想过来的时候要耍耍脾气,叫宋琳琅知道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还想着要摆摆母亲的架子,要让她亲自来跟自己撒娇道歉......

  可是转眼之间什么都没了,她再也没有女儿了。

  她养在膝下宝贝了十数年的女儿,再也不会睁开眼睛哭着喊她母亲了。

  宋老太太呜咽着扶下身子,艰难的将脸贴在宋琳琅脸上,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她脸上:“你怎么就不等等我?!怎么就不等等你哥哥......”

  三老爷的眼泪唰的一下子就下来了,一脚把向云章踹了个趔趄。

  灵堂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哭声,云裳跪在地上差点晕死过去:“我走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明明还好好的......才一个月不到......怎么会这样......”

  “你对得起我们!向云章,你怎么对得起我们!”三老爷拳头握的咯咯响,心里一股怒气横冲直撞:“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就是这么照顾得她才二十九岁就没了的?!”

  曾经向云章来提亲之时说的那些肺腑之言,那些能说出花来的话此刻都成了笑话,笑他们天真得近乎愚蠢。

  宋楚宜冷冷的环顾了一圈,忽然低下头来问云裳:“不是说姑姑身边还有两个年老得用的嬷嬷?云鹤不是也重新进府来帮忙了?怎么都不曾看见?”

  向云章吃了一惊,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前这个小姑娘一眼----连宋老太太和宋三老爷都沉浸在悲痛里没顾上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