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九·砒霜
  青州最近的天气好像更冷了些,枝头上的梅花在这样的寒刀霜剑之下都显得有些没精神,蔫蔫的搭在树枝上,风一吹就顺着雪花四处飘。

  云鹤一早起来就有些心神不宁,虽然她一天天都在算日子,宋老太太也越来越接近青州了,可是同时宋琳琅的身体却也越来越差了,昨晚她守到深夜才算是把宋琳琅勉强哄睡,这样下去,真不知道宋琳琅能不能撑到宋老太太来的那一天。

  正院四周都摆着三角梅,此刻从四面八方伸展出枝叶来,瞧的云鹤心中更加心烦意乱,不知为何,她觉得心越跳越快,加快了脚步转过穿廊,迎面就撞见了白姨娘。

  一时双方都有些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白姨娘才怯怯的笑了笑,略带着不安和腼腆缩了缩身子,小声的解释来意:“天气越来越凉了,我怕姐姐着凉,特意来送些新弹的棉花。”

  平心而论,这位白姨娘的表面功夫向来挑不出任何错处来,她虽然外表看着楚楚可怜是一朵未经风雨的花,可是做事却滴水不露宋琳琅病至如今,她也不曾跟其他人一样拜高踩低,时常带着东西来瞧,带东西也有讲究从来不带吃食等要入口的东西。

  云鹤知道这位白姨娘如今已经是向云章的心肝宝贝,也知道她做事不会给人留下把柄,颔首全了礼数,就让到一旁等白姨娘过去。

  可是她才进房门,就猛地被宋琳琅喷出来的血惊得站在了原地,这样浓烈的血腥味混合着烧的热热的炭火,几乎让她克制不住的眩晕。

  宋琳琅这回没有吐完就止,到了后来几乎是大口大口的呕血,云鹤瞪大了眼睛恐慌的去看郑嬷嬷,却见郑嬷嬷狠狠地摔了旁边小杌子上摆着的白瓷碗,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好一个白姨娘!”

  白姨娘?!竟然是白姨娘?!

  云鹤扑过去拿帕子给宋琳琅擦嘴,可是一条米色丝帕很快就被鲜血浸得通红,宋琳琅很快瞧着竟就奄奄一息了。

  王嬷嬷滚圆的身子地动山摇的跑起来,跌跌撞撞的喊人去请大夫。

  云鹤抱着宋琳琅,托着她尽量不叫她平躺着她平躺着连呼吸都困难,眼泪根本止不住,惊慌失措的换了条帕子来给宋琳琅擦。

  可是擦来擦去不见擦的干净,榻上铺着的素色绒毯很快就晕染出一大片红色。

  随后赶来的向云章和白姨娘也呆立当场,白姨娘更是尖叫了一声就往向云章身后躲。

  “怎么会这样?!”向云章心里止不住的发慌,欲待拔腿上前却被那触目惊心的一滩血迹惊得不敢动弹,嘶吼着朝屋里的人问:“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这样?!”

  现在这个时候要是宋琳琅死了,他怎么跟宋家的人交代?!怎么交代?!

  白姨娘亦是目瞪口呆,觉得头脑发白了一段时间才算是清楚了一些,急急的跟着问:“是啊,才刚我过来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忽然就这样了?”

  郑嬷嬷咬牙切齿的扑在他们身上一个劲儿的推搡他们,面上泪水鼻涕流了一脸:“我们也正想问问,为什么会这样,夫人她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白姨娘你单独跟她呆了一会儿,她就变成了这样?!”

  向云章猛地回头看白姨娘,脸上神情像是要吃人。

  白姨娘也瞬间脸色发白,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榻上已经眼神涣散,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宋琳琅,脚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她就说有哪里不对,她就说为什么平日里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宋琳琅怎么忽然改了性子,还单独留她说了一会儿话连她身边的郑嬷嬷王嬷嬷都遣了出去。

  原来是为了这个,原来是为了这个

  “不!”白姨娘哭着喊了一声,脸上布满惊恐:“我只是同夫人说了几句话,连半盏茶时间都没有,而且我走的时候,她明明还好好地”

  向云章面色复杂的看了看床上开始抽搐的发妻,再低头看看哭的梨花带雨的白姨娘,伸手将白姨娘拉了起来。

  云鹤看得心中发凉,握着宋琳琅的手不断揉搓,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地上。

  宋琳琅费力的伸长了脖子往外瞧,向云章心中一动,竟不知为何有些心痛,不自觉的伸脚往前走了几步。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宋琳琅并不是在看他,是在看他身后。

  他愣愣的顺着宋琳琅的目光转过头,就看见了站在门槛外边一步之隔的向明姿。

  向明姿并没有呆站很久,几乎立即提着裙摆跌跌撞撞的擦着他扑在了床前,一把拉住了宋琳琅的手,用尽力气喊了一声母亲。

  母女俩竟是谁都没有再瞧他一眼。

  他握着拳头站了一会儿,心乱如麻的转身拉着白姨娘往外走,像是在逃离一个可怕得修罗场。

  白姨娘心跳的过快都有些心痛了,挣扎着跟向云章走了一段,就气喘吁吁的跟他解释:“老爷,我真的没有”

  向云章脚步不停,松开了她的手走的越发的快:“等大夫来说了原因之后再说。”

  他原本的确怀疑是白姨娘动的手,可是从慌乱里回过神之后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宋琳琅活着跟死现在对白姨娘根本没什么分别了,何况白姨娘向来对她恭敬有加,连她落魄的时候也不曾落井下石过,根本没理由对她动手。

  宋琳琅的身体本来就越来越差,这几天因为频繁动气受寒更是已经雪上加霜,死不过是迟早的事,眼下只不过是提前了而已。

  郑嬷嬷她是关心则乱,也是因为恨着他,所以才故意想把责任推在自己头上的。

  待会儿要把这些人通通都给处理了留着他们在宋老太太跟前乱说,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更不靠谱的话来。

  只是刚才宋琳琅和向明姿两个人看他的眼神真是让人有些发毛啊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脚下的步子越走越快了,也不管后面的白姨娘能不能跟得上。

  要把大夫也给找来,等他给宋琳琅看完病之后要好好地交代交代,不能让他乱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