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七·意气
  叶景川总觉得宋楚宜身上有某些地方跟周唯昭很像-----虽然这一点他很不想承认,可是事实上每次周唯昭总能狠准稳的猜准宋楚宜的心思,并且跟她想到一处去。

  就比如此刻,他整个人挂在栏杆上有些无趣的坐直了身体,唉声叹气了一阵之后仍旧觉得心里不舒服,就忍不住问周唯昭:“你说那丫头到底真傻还是假傻?她不会真的瞧不出来沈清让是个什么人吧?如果她真连这点都看不清楚,那可真是......”

  相比他着急忙慌的不知如何是好,从来都安安静静的周唯昭就显得镇定许多,他拉了拉身上披风斜睨了叶景川一眼:“你以为她跟你似的耳不聪目不明啊?放心吧,她心里自有明断的。”

  这一点叶景川也知道啊,宋楚宜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可是他看了看周唯昭,敲了敲栏杆终于引得周唯昭也看过来,才叹气道:“可我总觉得她对沈清让是不同的。”

  上回在沈家,虽然最后沈清让差点被镇南王给打死,可是到底也没打死不是吗?沈清让毕竟是英国公府的世子,镇南王怎么可能真的会打死他?这一点宋楚宜肯定也知道的,可是她仍旧没什么反应,也没想其他办法来惩治沈清让,这一点真是太奇怪了。

  “按照她这个不肯吃亏的性子,换做别人早就被扒了一层皮了。你瞧瞧兴福......”叶景川压低了声音左右看了一眼,摇头有些不明白:“可是沈清让却还平平安安的,这可真让人费解啊。”

  是啊,曾经伤害过安安的那李家几个媳妇,如今恐怕连生气都没了。其他得罪过宋楚宜的人也没什么好下场,偏偏沈清让还好好的。

  周唯昭挑了挑眉看他:“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做了,好端端的怎么总提起沈家那个小子来?最近他又哪里得罪了你?”

  叶景川呵了一声,声音猛地拔高:“我借他十个胆子,他来得罪我试试!只是他虽没得罪我,可是他母亲却一直央求我母妃帮他们跟长宁伯府牵线搭桥-----长宁伯府不是跟他们英国公府生分了吗?我母妃说,沈清让母亲目的恐怕还是在宋楚宜身上......”

  恐怕打的是青梅竹马的主意,毕竟以往听说宋楚宜总是跟着沈家的小姐少爷们一同玩的,感情一度还极好的。

  周唯昭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忽而露出一个笑意来。

  他虽不知在宋楚宜梦里沈家究竟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可是用脚趾头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事-----否则为何本来雨沈清让那么亲近的宋楚宜,怎么忽然就改了性子呢?

  他可没发现除了经常跟在宋楚宜后头的叶景川,宋楚宜身边还有什么其他来往密切的人。

  何况这几次沈家出事,想去长宁伯府探听消息,都被长宁伯府不动声色的挡了回来。小孩子之间的胡闹,原本不应该牵扯到大人们之间的关系,除非是能左右长宁伯府的宋楚宜在中间起了作用......

  “别想那么多了。”他回过神来把叶景川从栏杆上扒拉下来:“那天得罪她的又不是光沈清让一个,其他人不是也活的好好地吗?”

  虽然陈阁老家的陈明玉一是因为势大,二是因为举荐了唐明钊这个大鱼。

  观里的道士正好寻过来,说是天师请周唯昭过去说话,周唯昭余光一瞥,就见叶景川已经拔腿溜了,不由摇头笑笑。

  叶景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张天师-----他小时候听说生下来就不吃奶,连着哭了几夜几乎没哭死,还是去龙虎山特地拜了干爹才好的,从此就活在了龙虎山的阴影下-----所有人的辈分都比他高,他见了天师还得称一声干爷爷。

  换做谁老要叫别人干爷爷心里也慎得慌,何况这干爷爷又得罪不得,叶景川脚底下抹油溜得飞快,下山途中却恰好不是冤家不聚头一样的碰上了个冤家。

  沈清让自从被叶景川打了一顿之后就老实了好一阵子,虽然他也不知道叶景川好端端的为什么打他,如今见了这个杀神就心里有些发毛,手里的缰绳都差点没捉稳。

  “上山?”叶景川与他互见了礼,回头看了看耸在山顶的道观:“你不是不信这些的吗?”

  沈清让端足了礼,拱手间确确实实是个翩翩佳公子的模样,白腻的脸上扯出一个笑脸:“是,家母特意派在下来取妹妹的寄名符。”

  叶景川今日穿着一身霜白长袍,腰间缀着一只双鱼玉佩,此刻在白雪映衬下熠熠生辉。他横在路中间分明没让路的意思,抬了抬下巴问他:“我记得当初你同我说宋六小姐很是卑鄙,可是你母亲这段日子又总求着我母妃去宋家说项,难不成你从前都是在诓人的?”

  虽然世家公子们平常都很注意礼节,可是背后说人的毛病却还是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沈清让听他这么问也不觉太奇怪,略微蹙了蹙眉头想想,觉得大概是母亲已经把意思透露给了镇南王妃知道,才引起了叶景川好奇,笑了笑就道:“此一时彼一时,世兄跟我都是世家大族子弟,应该知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的道理。哪里有什么喜不喜欢,父母说好,就娶回来咯。至于娶回来之后是怎样,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诚然沈清让这回的话抓不出什么毛病来-----京城世族们的婚姻大抵都是如他所说那般,可是事关宋楚宜,就叫叶景川听的浑身都不舒服。

  沈清让瞧着玉树临风立着的叶景川,又有些羡慕:“说起来若是我跟世兄一样有本事的话,大可也去找个事做,也就不必事事都掣肘于家中长辈。连喜欢的人也做不得主......不瞒世兄说,虽然道理我都知道,可是这心里始终有些膈应。”

  叶景川忍了忍还是没忍得住,牵了牵嘴角算是笑了:“你这话说的,倒好似宋家小姐还埋没了你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