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六·死期
  虽然马车上都铺了厚厚的毡毯,也特意打造了两扇小门,可是寒气仍旧从四面八方的透过小缝往里钻,冻得人浑身不自在。

  玉书给宋老太太倒了杯热茶,又特意伸手探了探脚炉的温度,见仍旧还算烫才松了口气:“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恐怕今日还是要借宿在农家了。”

  出门在外,很多事根本讲究不得,有时候赶路赶到了荒山野岭,你就算是有钱,也住不到什么好去处。

  宋老太太活了这么多年了,也不是没出过远门,这点小麻烦还是可以忍受,就笑着摇了摇头:“这有什么?当年先皇微服私访的时候,还住过破庙呢。赶路途中,管你皇亲国戚还是世家勋贵,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不错了。只是苦了你们这帮小的,恐怕是没住过这样的地方。”

  玉书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前天晚上借住在一个农户家里,她当时只觉得下脚的地方也没有,虽然用的是自己家里带来的铺盖,可是翻来覆去的总是睡不安稳,总觉得有股怪异味道,第二天醒来竟很是憔悴了一番。。反倒是宋楚宜跟宋老太太都不以为意,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没有,都自然的很。

  她笑着抿了抿唇,接过宋老太太手里的杯子,蹲坐在座位上笑:“是奴婢们矫情了,老太太跟六小姐都不在意,我们反倒充起了大人物的款儿。”

  宋老太太就喜欢玉书这一点,从不遮遮掩掩的,犯了错也老实承认。

  只是想起宋楚宜,她也不免感叹:“你说的倒也很是,我并没想到小宜这样小小年纪的,竟也能受得了这样的苦。”

  转念她就又记起之前宋楚宜所说的曾在英国公府受过的苦,不由又觉得有些心酸,一个世家大族的千金,竟能对这样的环境也适应自如,可见在梦里的确是真真正正的受够了苦难了。

  中午雪停了一阵,宋楚宜上来陪宋老太太说话。

  宋老太太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她:“你在梦里的体会就那么深?怎的这样脏的地方也下的去脚,连面色也没见你变一变。”

  宋楚宜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宋老太太是在问她什么之后就笑了,她看着玉书摆出几个点心攒盒,脸上神情镇定又透着些难以言喻的冷淡。

  “祖母,我记得小时候我犯错的时候你总教我,同样的错误不要犯第二次。”宋楚宜双手握着杯子,雾气将她的脸蒸得有些朦胧看不清楚,可她的声音却无比坚定清晰:“我从前是在什么地方栽的跟头,不会允许自己再在同样的地方跌倒第二次。”

  她不是因为重生才这样幸运,她这一世的先知,是用上一世漫长人生的三十余年体会出来的,说起来也要感谢上一世生不如死的在英国公府的那近二十年,叫她眼睁睁的看着亲人一个个死去,叫她痛彻心扉,叫她死死的把这些经历都刻进了脑子里一刻都不敢忘,她这一世才能比上一世顺遂。

  农家院落里的泥土算得了什么?上一世她在英国公府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院子里的野草也拿来果腹过,这么一对比起来,恐怕上一世她的肠子比这地上的泥土还要脏一些。

  宋老太太很少见宋楚宜露出这样叫人害怕的神色来,知道恐怕又是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忽而有感而发叹了一声:“这天下的女子何其难啊。”

  是啊,这天下的女子何辜?

  她上一世固然有错,不该不顾男女之别天天跟在沈清让屁股后头,更不该跟沈清让私相授受。可是沈清让明明不喜欢她,却非得要来招惹她......

  她重生以来,总是刻意的避开沈家人,每每看见她们,她就觉得心里的那股好不容易封存的怨气都要破土而出。

  她知道她上一世有错,可她始终认为这不是她一个人的错。

  沈清让若是不喜欢她,大可以拒绝她,绕过她跟宋楚宁双宿双飞-----那个时候宋楚宁已经比自己要得人欢心,何况有宋毅李氏保驾护航,要什么得不到?

  可她们包括李氏,通通都没有。她们冷眼瞧着她飞蛾扑火一心扑在沈清让身上,甚至还带着笑意夸她跟沈清让是天作之合,由着她一点点一点点的摔进万劫不复的深渊,笑着看她是怎么从天堂摔到地狱,是怎么失去了亲生儿子和弟弟......

  宋楚宜的心脏尖锐的疼起来,她放了杯子有些难受的捂住胸口,一滴豆大的眼泪毫无预兆的砸在手背上。

  宋琰她这一世还摸得着看得见,还有机会叫她好好补偿。

  可是她的孩子,再也不会有同一个了。

  她趴伏在桌上好似是睡着了,宋老太太怔了一会儿,挥手叫玉书给她披张毛毯,自己却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有些心绪不宁。

  或许是近乡情怯吧,即将见到多年未见的朝思暮想的女儿,她这样人老成精的老太太,竟也莫名觉得有些忐忑。

  宋楚宜并没有睡,她在趴在手肘上开始算宋楚宁的死期。

  她重生回来以后曾经想过宋楚宁或许是被李氏带坏的,是被李氏教唆的。她才五岁,此时可能根本没有变坏。

  可事实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

  这个看起来温文无害的小姑娘,谈笑间就能毫不犹豫的伸手捅你一刀。若不是她运气好,若不是那一晚阴错阳差有秦川的儿子跟着宋琰,宋琰就完了。

  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对宋楚宁起了杀心。

  她可以容忍宋楚宁的嫉妒心,可以明白她对沈清让的情不自禁。可是和上一世一样,她永远也没法儿接受宋楚宁对她身边的人下手。

  上一世的教训已经够了,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允许同样的事情再发生。

  她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会再重来一世了,所以不管什么事她都输不起耽误不起,宋楚宁这样让人害怕的人物,最好也还是早些处理了的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