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五·恶毒
  方夫人曾经以为这天下的恶人她都已经见识遍了,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就譬如前阵子才被宋楚宁提醒过了的秦大奶奶,果然发现了一些端倪。

  芮夫人常年卧病不起,果然不是因为什么调养不良,而是因为慢性中毒。

  这下毒的人是什么人,几乎连猜也不用猜了。秦大奶奶几乎没气死过去-----若不是她牵线搭桥,秦芷根本别想进端王府的门,而她不思感恩不说,竟还下手害自己的堂妹。

  屋外狂风不断拍打着窗户,隐隐约约有晃动的树影透过月窗上薄薄的绵纸落在眼底。她闭了闭眼睛,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声音低不可闻。

  “他可是你的父亲啊......”方夫人张开嘴,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他要是倒了霉,对你有什么好处......”

  她从未见过人可以坏到这种地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之前的宋珏和宋楚宜还勉强可以说是有旧仇,可是现在宋楚宁竟想到要在宋毅身上动手脚,她顿时就有些不可置信跟不能接受了。

  宋毅对她究竟怎么样,大家都看在眼里,不说好到没边,可是也可以说是有求必应的慈父了。可就算是这样一个慈父,宋楚宁如今都能下的去手!

  宋楚宁双眼又红又肿,微眯着眼睛遮住了她那双虽然漂亮却叫人害怕的眼睛,不甚在意的嗯了一声,似是很疑惑的反问了一声:“那又如何?”

  父亲如何?母亲又如何?

  不管是宋毅还是李氏,他们谁把她当成了人?李氏把她当成筹码,一颗绑住宋毅可以嫁入宋家的筹码。

  宋毅呢,那个时候他的软心肠全部都用在弥补宋楚宜跟宋琰身上了。

  没人顾得上她,没人想知道她的想法。甚至连她发高烧了三天,发现的都是嬷嬷跟大少奶奶。那个时候她的父亲母亲在哪里?

  都在寸步不离的守着宋楚宜呢。

  这样的父母,她为什么要认?又为什么要把他们当成菩萨一样供着?

  方夫人被她这冷冰冰不带丝毫感情的话问的一怔,叹了口气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此刻她心里害怕恐惧竟多于愤怒-----她人生痴长到这个岁数,还从未碰上过宋楚宁这样冷心冷性的人,实在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

  “我这次回了京城,就是个死字。”宋楚宁睁开眼睛瞧着她,懒洋洋的把头靠在引枕上:“他都不顾我的死活,我为什么还要为他着想?除非我对你们没用处了,否则你们不就是该帮我的吗?”

  方夫人就有些哑口无言-----经过了芮夫人一事之后,秦大奶奶简直把宋楚宁奉若神明,不知在端王面前说了她多少好话。现如今端王对宋楚宁这个有大气运而且还能未卜先知的小丫头看得更重,怎么可能会觉得她没有用处?

  “永州那两块地可以用来做文章。”宋楚宁见方夫人抬起了头一副认真听的模样,就弯了弯嘴角:“这两块地是一个案子判了之后那个员外主动送他的,你们去挑拨挑拨点明点明,那个员外估计就明白了。”

  方夫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相信宋楚宁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正的想让宋毅倒霉。那两块地她知道-----宋楚宁身边现如今两个丫头都是她的人。

  这两块地还是宋楚宁特意关照了宋毅,叫他可以收下的,说是走一家牙行,全了买卖的事实就罢了。

  那个时候,她竟然就已经想好了要用这个来对付宋毅?!

  她觉得胳膊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毛孔张大间冷风灌得她打了个寒颤。

  “别这样看着我。”宋楚宁皱了皱眉头,见方夫人跟受惊的兔子一样移开了目光,就沉声道:“另外叮嘱那个黄员外,过几天送几几个美人儿来。”

  宋毅这个人,其他方面都算得上是个正人君子,唯独对于美色情有独钟。上峰下属送他美人,他想来是不拒绝的。

  方夫人有些疑惑:“可是这在官场上很是常见,互送美人而已......”

  “谁说是送了?”宋楚宁冷笑了一声:“我说是送的了吗?那是我父亲强行去人家家里抢得的良家女子,而这良家女子宁死不从,一头碰死在了知府衙门后院里。黄员外既被抢了地还被抢了女儿,你说该不该告官?”

  方夫人像是看到了一只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眼睛瞪大了往后再退了两步。

  这个过了年也才满七岁的女孩子,从来一个不顺意就要人死。这回更是丧心病狂得连父亲都想一起整死,而理由不过是因为宋毅赞成她进宫去竞选伴读女官......方夫人心里除了对她的恐惧和害怕,也开始涌起深深的厌恶。

  在她最难最难的时候,也不曾对魏家夫人起过什么非得要人死的念头。可是宋楚宁,却总把人命看得和草芥一样,她不仅是对不相干的人永远怀着恶意,连带着对她的亲生父母亲人也怀揣着明晃晃的厌恶和杀心。

  这样的一个人,日后若是自己哪里行差踏错了,她肯定也会动杀死自己,甚至杀死魏延召的心思。

  实在是太恶毒了,她垂着头许久没有说话。

  宋楚宁不以为意,当初她被于妈妈、李氏等人用这样的目光瞧的多了,如今早已经没了什么感触,只是冷下声音来继续交代:“另外通知秦大奶奶,告诉她我要进京的事。我知道宫里下的喻令王爷也没有办法,所以进京是必然的事了。只是你们若是不想失去我这颗还算用得上的棋子,最好就赶快替我想想办法,保证我的安全。”

  方夫人答应了,站起身来往外走。地上一地的薄冰,她小心的绕过它们,能听见自己的心脏轰轰然的响。

  宋楚宁要进宫去了,她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她是方登的夫人,肯定是不能回京的。跟在宋楚宁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总被她吓得半死。如今想着能脱离这个煞星,她竟觉得自己有些隐隐的开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