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三·企
  沈清让当初对宋楚宜的不屑跟厌恶表现的那么清楚,澳门赌博网站:他当时虽然生气,却觉得这只是沈清让有眼无珠罢了。可是现在瞧来,分明不是有眼无珠这么简单。

  一面厌恶着人家,一面又这样刻意的去讨好别人,两面派的做法真是叫人恶心。

  他想着想着又觉得有些不对,强忍着性子听完了何氏的废话,又在隔间喝了两杯茶,才等到镇南王妃送客,忙起身掀了帘子回了镇南王妃的屋子。

  原本以为他早该走了的镇南王妃不由吃了一惊:“你怎么又回来了?”

  “一直就没走,在隔壁间听着呢。”他随口应了一声,带着些不解问镇南王妃:“母妃,她们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我瞧着好像不是专程为了小公子的满月礼来的?”

  虽然找的借口是为了长宁伯府的小公子,也是为了重修旧好什么的,可是刚才何氏话语里分明就不断的在打听宋楚宜跟宋老太太,根本没几句话提过小公子。

  尤其是在镇南王妃说到满月礼那天老太太恐怕不在的时候,何氏话里的失望几乎都要遮掩不住了,连说了好几句宋老太太怎么这样冷的天还要出门什么的她是知道宋楚宜养在宋老太太跟前的事的,也肯定就知道宋老太太既是不在宋府,那那一日宋楚宜肯定也没在宋府,才会这么失望。

  镇南王妃接了茶啜了一口,头上紫玉钗映衬得她面容光洁白皙,听了叶景川的话就不由苦笑一声道:“谁说不是呢?她这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冲着宋六小姐来的。”

  叶景川有些不明白,咦了一声很是疑惑:“难不成又想找宋六的麻烦?”

  可是听何氏的语气分明又不是找麻烦,而是带着讨好跟夸赞的。

  “真是个傻孩子。”镇南王妃不由笑了,摇了摇头拿话来套他:“难不成你听不出来她的意思?她对宋六小姐夸个没完,又口口声声喜欢宋六小姐行事大方温柔,还说什么自小孩子们就玩在一处的这明摆着就是想要宋六小姐做她的儿媳妇呀!”

  何氏这企图蒙骗蒙骗别人或许还行,可是拿来骗自己,可未免就太小儿科了。口口声声是因为害怕影响两家关系才这么着紧,嘴巴上却无时无刻不挂着宋楚宜三个字

  镇南王妃不知为何觉得何氏有些可笑居然还指望着自己来做媒人,先别说宋六小姐上回在沈家出事后只怕是恨透了沈家,也别提宋老太太这样人老成精的人物,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真的答应替她牵这条线啊人家宋六小姐现在又在孝期,何况年纪又小。

  叶景川却忍不住觉得何氏跟沈家不要脸了。

  居然打宋楚宜的主意,还这样光明正大的,真是也能厚的下这个脸皮。

  若是沈清让能一直厌恶宋楚宜到底,他还敬他是条汉子。可是他分明厌恶着宋楚宜,表面上又要去讨好卖乖,这就算得上是无耻了。

  他知不知道若是真的骗的了宋楚宜信任跟喜欢,到最后又叫宋楚宜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假象之后别人会有多伤心?

  若是他不知道,那就是没心没肺,若是他知道,简直称得上是狼心狗肺了。

  他想拔腿就跑去告诉宋楚宜,可是等出了门才有些怅然的想起来,宋楚宜此刻已经出了京城了。

  此刻被人惦记着的长宁伯府也有些不知所措,宋大夫人接了金嬷嬷递过来的一长串的礼单,只觉得头部隐隐发疼。

  沈家自从上次沈清让设计宋楚宜的事起,就在宋家销声匿迹了好一段时间,倒也不是他们不肯上门,而是每当他们来的时候,宋老太太就会想各种法子给推了。

  后来宋家又有贵妃叫进宫等一大堆事,更加顾不上沈家了。只听说沈家倒也没在世嘉长公主的事上受到什么牵连,只是缩着尾巴做了一段时间的人罢了。

  这次沈家借着宋家生子的事送这样贵重的礼,一时倒叫宋大夫人有些吃不准了。莫不成沈家这回事又有了什么想头?不然就算是为了给宋楚宜赔礼,或者跟宋家重修旧好,也没必要这样大张旗鼓啊。

  她把礼单重新交还给金嬷嬷,想了想就道:“先收起来,等老太太回来再做打算。”

  世家之间牵扯甚繁,就算是想老死不相往来也得要有个名目,既然面上还没翻脸,人家送过来的东西就不该拒收,否则就是明晃晃的打人家的脸了。

  只是这东西收了,也不代表她就和沈家有了什么约定沈家总也有办事的时候,到时候添些东西送回去,大家面子上也过得去,也知道了这边的意思,也就行了。

  金嬷嬷收了单子答应了,又就自己管着的锅碗瓢盆一项跟宋大夫人对了对单子,账目没错,方才说起旁的来:“已经叫小火者往凤藻宫送了信了,眼看着马上就要初一,贵妃娘娘一定会召您进去的。”

  宋大夫人心上忍不住一松,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的笑意。

  这样才最好,那个祸害远在长沙,说不定会使什么坏,不管是为了宋珏还是为了小孙子,都得先把这个祸害给捏死才行。

  想到这个,她不由又有些怪宋毅生了个这样恶鬼似的女儿还护得跟眼珠子似的,将来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可是这话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面上却一点都不敢露出来,宋家二老若不是还顾忌着这个儿子,宋楚宁焉能活的这样顺风顺水?

  她点了点头,又着重吩咐金嬷嬷:“先前交代过你的,那丫头有些邪门,除了宫里的嬷嬷们,概不许叫别人接近了她就算是接近了她,也不许出院子,你可给我记仔细了,半点错漏都出不得。她院子里一只蚂蚁也不许出来,一只蚂蚁也别想进去,我丑话先说在前头,这件事若是办砸了,我连你也不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