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九·狼子
  可很快铺天盖地的被羞辱的难堪跟羞恼就将他给淹没了,他看着这满院子里曾经也对他笑脸相迎过的熟悉面孔,只觉得一个个都变得这样面目可憎。

  他不过是想要一个儿子呀!宋琳琅就这么逼他,这么惩罚他,连个下人都纵容着踩到他的头上来。

  他咳嗽了一声,浓痰堵在喉咙上上不来下不去,就如同他此时心境,然后他含着这样恶心的心态去看宋琳琅这个曾经与他定鸳盟、承诺过白头偕老不离不弃的发妻,只觉得她这样陌生。

  从前的宋琳琅总是嘴角含笑,两个酒窝深的能叫人陷进去,娇俏不失大方,稳重又不失灵动,处处帮着他呵护他。母亲没想到的她能想到,母亲刁难她的时候还劝自己不要生气,可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个走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就是儿子而已!他想把儿子记在她名下,不也是担心她因为生不出而遭人诟病耻笑吗?为什么她就偏偏要倔强至此呢?

  过往一切历历在目,他的心肠原本软了一些。

  可是云鹤这几句毫不留情的话说出来,将他心里最后一丝对宋琳琅的怜悯也没了这个女人还仗着京城长宁伯府,指望着又一次叫他低头呢。

  不,恐怕还不仅是低头这么简单吧?宋家那个老太太来了,最后定然又是满嘴的礼仪道德,又是满嘴的妻妾之分嫡庶之别,一定会强压着他放了向明姿。

  可是放过了向明姿,他怎么对巫医们交代?又怎么去面对自己的长子?

  说起这个,澳门赌博网站:他心里对向明姿的怨望和对宋琳琅的嫌恶就更上一层,如果不是宋琳琅这么蛮横,非得派人去砸巫医的招牌,事情根本就不至于闹得这么沸沸扬扬!

  他想了很多很多,可是这很多很多其实在他脑海里也不过就是一闪而过的功夫而已,最后看了一眼曾经亲手栽种的枣树,他闭了闭眼睛下了狠心。

  “宋琳琅,你今日把女儿交给我,之前的一切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比大度,吞了吞口水有些难过:“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打砸巫医招牌的事承担了多大的非议?!你若还有一点良心,就别在这件事上再为难我。”

  宋琳琅觉得自己的心死了,应该是察觉不到痛的,心脏噗噗噗的跳的飞快,深呼吸时那里就能传来压抑又清晰的窒息跟难受。

  她冷笑了一声,这才觉得舒畅了一些,转动眼珠终于正眼对上了向云章的眼。

  “我不为难你,原本是人才会为难,你这样甘心送女儿去死的畜生,我为什么要为难你?”她攥住云鹤的手,只觉得说每一个字都要费极大的力气:“何况我为什么要管你承担了多大的非议?我认识的、所心仪的那个向云章,早就已经死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我根本连看也恶心看,你说,我为什么要为难你?!”

  向云章面色发白,被她说得几乎站不住,抿了抿唇大笑了两声:“是,你说的没错。当初跟我定下百年之约的宋琳琅在我心里也早已死了!你不是回家通知你娘家人了么?这样也正好,先把这个灾星给解决了,到时候你我就一拍两散,你回你的高门大户,我继续做我的青州知府,两不相欠!”

  他说着叫旁边的几个青衣皂役捉了郑嬷嬷跟王嬷嬷,一脸不服输的看着宋琳琅,眼里满是坚决:“全城的百姓和巫医都逼着我要人,你若是执意不肯把人给我。我就先把你这两个忠心的婆子拿了去衙门打一百杀威棍......那个灾星女儿我是不要了,白送我也不要。夫妻做到这个份上,不做也罢,既然你也想着要走,不如就断的彻底一些,这个孽障死了,你我之间也就没牵扯了......”

  他向来知道宋琳琅的死穴在哪里,也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叫她更痛。

  郑嬷嬷跟王嬷嬷二人挥舞手中的木棍,群魔乱舞一般的竟把那几个皂役都打退了几步,在一群丫头仆妇的簇拥下疾步向前护在了宋琳琅门前。

  宋琳琅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连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以前的向云章是如何的宋琳琅清楚,可现在的向云章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宋琳琅却几乎一无所知了,她握了握拳,感觉到黏腻的汗浸湿了手心,忽而觉得悲从心来。

  现在的向云章,是真的做得出把郑嬷嬷王嬷嬷拿去衙门打死的事情来连自己亲生女儿尚且半点不顾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几个仆人手下留情?

  “我没人给你。”她死死的握住了手,指甲掐在手心里警告自己不许露出一丝惧意来,高昂着头冷淡的笑了笑:“你不把亲生女儿放在眼里,我却不能。郑嬷嬷王嬷嬷都是我从娘家带来的老人儿了,我也舍不得叫她们受苦。吩咐砸招牌的人也是我,不如你把我带去衙门,全了你父母官的美名,如何?”

  她虽强撑着不露出一丝软弱来,可是从小带大她的王嬷嬷郑嬷嬷却知道她必定已经是心灰意冷至极了。

  云鹤也握紧了她的手压低了声音:“姑娘别说这样的话......到时候老太太若是来了,瞧见您这样,还不知要有多难过。”

  向云章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张口呵斥她:“你疯了?!你可是知府的嫡妻!”

  拿妻子上堂,算什么话?传扬出去他恐怕会成为整个青州的笑话。

  “明姿也是知府的嫡女啊!”宋琳琅毫不示弱反唇相讥:“你不一样下定了决心要送她去死?这个时候就不怕人笑话了?”

  说来说去,还是不肯把人交出来,就是看扁了他对她们没办法,瞧扁他这个一家之主不敢对着娘家强盛的她怎么样。

  向云章终于放弃了再和宋琳琅沟通,叫那群青衣皂役都拿了棍棒将那群仆妇赶到一边去拦着,自己亲自进了屋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