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二·灭妻
  老人家总是喜欢嘴硬的,宋大夫人了然的看了一眼黄嬷嬷,苦笑了一声劝宋老太太:“可怜天下父母心,哪儿有父母跟儿女计较的道理?小姑的性子别人不清楚,您还不清楚吗?若是有一丝一毫的办法,她也不会写信回家求救的......这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难处了......您怎么倒是跟个小孩儿似地跟亲闺女闹起了别扭呢?”

  宋琳琅是宋老太太唯一的女儿,若是宋老太太真放得开,也不会这么久以来心心念念时常派人去打听了。

  大夫人自认为当了宋老太太这么多年的儿媳妇,她的这一点心思还是揣摩得清楚的。

  宋老太太就啐了一口,忍不住眼泪都泛上了眼眶:“呸!可我们哪怕恨不得把心肝都掏给她呢,也要她领情才行......但凡她要是听我一句话,又哪里会到这个地步......”

  宋大夫人就知道宋老太太拿宋琳琅没有办法,闻言跟着叹了一声:“可到底她是您女儿,您哪里能跟她计较这么多?”

  宋老太太当然不可能真的就不管自己的亲生女儿死活,何况这是宋琳琅嫁出去这么多年第一次写信同娘家求援,不管宋老太太心里憋着多大的气,心里也始终没想过袖手不管。

  屋外风声阵阵,呼啸着的狂风拍的窗户啪啪响。帘栊处微微一动,宋程濡就披着满身的风雪同宋大老爷一起进了屋。

  “青州那边来信了?”宋老太爷自己下了大氅,连声追问道:“说了什么?琳琅她怎么样......”

  宋大老爷也是一脸关切,见地上还飘着几张纸,就猜到是宋老太太生了气扔的,忙捡起来交给宋老太爷。

  宋老太爷看着看着,眉头都差点皱在了一起。

  “混账!”他实在压抑不住心中怒气,狠狠地往旁边桌上一拍,重重的喘着粗气:“这个向云章真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宋老太太也在心中冷笑,哼了一声,以少有的语气讥讽道:“他可不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么,若是不把自己当个人物,又怎么敢做出这等宠妾灭妻的事情来!”

  宠妾灭妻?!宋大夫人没料到事情严重到了如此地步,惊得瞠目结舌,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宠妾灭妻在大周可是犯法的,这向云章难道连前程也不要了不成?

  宋大老爷快步走上前去从宋老太爷手里接过信瞧了一遍,这一瞧不要紧,真是差点连肺也给气炸了,向来好脾气的他忍不住连声骂起了向云章:“这个人面兽心的中山狼!真以为自己天高皇帝远,没人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了?竟然这么肆无忌惮的磋磨我妹妹!”

  宋大夫人接了信一看,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信上说向云章的庶长子生了大病,当地巫医断言是因为向明姿克了他的缘故,且还说向明姿天生就是孤寡命,不仅克弟还克父,会连向云章一起克死,向云章信了这话,竟真的要不认这个女儿,把她逐出向家。

  虽然宋琳琅周围都是宋家带去的人,可是耐不住向云章是有实权的一地知府,向明姿已经被关了起来,听说过几日就会被送到巫医那里‘看病’了。

  真是荒谬又愚蠢!宋大夫人看不下去了,将手上信纸往桌上一摔,怒道:“这也欺人太甚了,他真的当咱们伯府没大人了!”

  整整四五年了,也从没见向云章派人送过节礼年礼,他要是眼里真有伯府,怎么会做到如此地步?

  宋楚宜才进门就听见宋大夫人的这一声骂,略微一瞧众人脸色,就知道应该是青州那边宋琳琅出了事。

  她这个姑父也真是胆子大的厉害,竟从不顾忌宋家这势力庞大的岳家。

  宋老太太示意宋大夫人将信拿给宋楚宜看,一边冷笑:“琳琅那个丫头也是蠢,我原本不欲再管她的这些破事。可是这向云章做的没一件像是人干的事!明姿那是他亲生女儿,他竟然也下的去手!”

  宋老太爷阴森森的盯着信冷笑了一声,回头去看着宋楚宜:“小宜,你想不想去见见你这姑父?”

  他说完这句话,就看着宋老太太道:“既然他不仁,咱们也就不义了。我即将启程前往江南,分不开身。你带着小宜跟老三,亲自去一趟青州,给他们俩办和离。”

  三老爷告了假,这几日也就该到京城了。

  宋楚宜看出宋老太爷的意思,这竟不止是想着要宋琳琅跟向家和离,恐怕还想着把向家往死里整了。

  宋大老爷觉得有些不妥:“可是母亲年事已高,这......这我去一趟,也是一样的。”

  “不!”宋老太爷冷然摇了摇头,看着宋老太太,以不容拒绝的语气道:“明英,你亲自去一趟。也问问你那个好女儿,究竟是怎么想的,她若是肯回来,那自然是好,我们养着她们母女。若是她死活不肯,还是同以前一样烂泥扶不上墙,你就告诉她,日后她的死活再也不关咱们宋家的事了。”

  宋楚宜垂着头有些想要叹气,她上一世再如何喜欢沈清让,到后来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之后了一腔热情也都熄了。可是宋琳琅为什么就能执着到这个地步?

  也不知道出了向明姿的事情之后,她会不会清醒一点认清楚向云章这个人。人都说为母则强,她若真是连自己女儿也不顾......那宋老太爷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这样的人的死活,没人能管得了。

  宋老太太跟宋老太爷夫妻这么多年,很明白宋老太爷这是动了真怒了。这怒气不止针对向云章的无礼以及残忍,还因为自己女儿的不争气跟愚蠢。

  “听说来京城送信的是云裳,她也是琳琅身边的老人儿了。晚间等她歇息过来了,我叫她来问问。”宋老太太没正面答宋老太爷的话:“这次的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我们要是不出面,向家可能还真以为咱们宋家没人了。您既然也这么说了,我到时候等着了老三,就亲自去青州一趟。”(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