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一·出事
  宋程濡毕竟年纪大了,骤然要出远门,还是这样天寒地冻的时候,宋大老爷跟宋大夫人都忧心不已。

  尤其是宋大老爷,恨不得跟着父亲一道去,可是毕竟他身后也有一头家,手上又有公务,根本走不开,一时心里就急的冒火。

  “要是珏哥儿在就好了。”他看着宋大夫人叹了口气:“父亲他办事自然是妥帖的,可身边没个人照顾,怎么叫人放心?要是珏哥儿在他身边,好歹凡事也有个可以商量的人......”

  宋程濡向来不是个****的家长,对他们几个兄弟都算得上慈和,因此宋大老爷作为嫡长子向来跟宋老太爷很是亲近,宋大夫人知道他的心思,想了想就试探着提意见:“要不然让玘哥儿跟着去?他年纪也不小了,跟着父亲出去游历游历,对他也有好处。”

  宋玘虽然是庶出,可向来都是大夫人养着,同宋楚宛一样,同大夫人感情很不错。

  宋珏日后肯定是要承袭爵位的,宋玘既然在读书,跟着出去游历游历长长见识也不是不可。宋大老爷略一思索就点了头:“我去同父亲提......”

  他话音才落,金铃就掀了帘子进门,说是黎家舅爷上门来了-----前几日黎清姿已经产下了一名男婴,照理来说黎家的确是该来人送红蛋并喜饼跟新衣鞋袜了,宋大夫人原本缓和了许多的心情再度激动起来,忙吩咐金铃把人领进来。

  黎清姿嫁过来两年多了却一直没个动静,她作为姑母又作为婆婆,实际上心里比谁都着急,虽说宋家二老都并不苛责还劝她看开些,可她总怕自己耽误了自己儿子,现在黎清姿总算是不负众望生下了她的长孙,她心里的喜悦简直要溢出来。

  宋大老爷也忙换了衣裳去迎自己的小舅子,一面又同大夫人道:“舅爷既然来了,你嫂嫂肯定也在后头或者是就要到了,你去宁德院同老太太知会一声,商量商量洗三宴怎么办。”

  这事儿黎清姿生产之前大夫人就已经同宋老太太商量过了,当时形势不是非常好,世嘉长公主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因此也没决定大办,洗三只是请亲家还有几家通家之好聚聚也就是了。

  现在宋老太爷眼看着立马就又要出门,这么多事凑在一起,想要大办也来不及了。宋大夫人站起身应了,亲自替大老爷披了鹤氅送他出门,才自己折往宁德院来。

  可这个时辰本该当值的紫薇紫兰竟都坐在穿廊上吹冷风,她不免吃了一惊,忙免了二人的礼,瞧了帘子一眼,轻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早晨她来请安的时候还好好的,宋老太太也有说有笑的很是开心,怎么现在这两个很得脸的大丫头竟也都惶惶不安的?

  “青州那边来了信......”紫薇也压低了声音,看着外头低头扫雪的丫头们忙忙碌碌,脸上表情很有些害怕:“老太太发了大脾气......把我们都赶出来了,里头只有黄嬷嬷陪着......已经去请六小姐了......”

  紫薇说的断断续续,宋大夫人却听的心里直打突,连额头上的青筋都不自觉的狠狠跳了几跳。自从上次宋珏去过青州之后,青州那边就没来过信,宋老太太当时还吩咐过,日后青州来信,看也不用给宁德院这边看......

  可是没想到这大半年来青州竟硬是真的就没来过一封信,更没一丝消息透露过来。老太太一面生这个女儿的气,一面又替她悬心,每月总有一段时间郁郁寡欢的。虽是这么说,当初大家也都劝宋老太太,毕竟青州那边既然没消息就说明是好消息-----毕竟宋琳琅的身体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说是坏到了极点,如果猛然来封信,很可能就是报丧的讣告了......

  现在青州这大冬天的忽然就来了封信,老太太还发了大脾气,难不成竟真是宋琳琅不行了不成?

  宋大夫人不敢深想,瞧着紫薇掀了帘子,揣着小心进了明间给宋老太太请了安,不敢立即就问起青州的事,就笑着先说起了高兴事:“我兄嫂已经进京了,今日上门来送红蛋跟小儿衣裳......”

  宋老太太脸上怒气未消,整个人绷得紧紧地像是一张蓄势待发的弓,闻言极力压抑住了怒气点了头:“舅爷千里迢迢的赶来,是情分也是看得起咱们,俗话说舅兄最大,让老大好好招待着。”

  宋大夫人忙应了是,小心的觑着宋老太太脸色,又拐着弯说起了宋玘来:“老爷的意思,是老太爷年纪毕竟大了......玘哥儿也该跟出去历练历练......”

  这也是正理,之前宋老太太也曾想到这上头去。毕竟都是宋家的儿孙,总该给他们都多想想未来前途。

  她皱着眉揉了揉额头,推开了黄嬷嬷递上来的参茶,沉沉的叹了口气:“既是玘哥儿有这份孝心,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你这个做母亲的,也多关照关照他出门该注意的,衣裳行李也都要替他铺排好。”

  瞧着宋老太太情绪总比之前好了许多,宋大夫人却犹疑着不敢提青州宋琳琅的话茬儿-----她嫁过来这么多年,统共也没几次瞧见宋老太太发这么大的火,看起来也不止是发火这么简单......

  青州那边到底又出了什么幺蛾子,才惹得宋老太太这么生气?

  她迟疑了好一会儿,还是试探着问出了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瞧着老太太您脸色不是很好......”

  黄嬷嬷在宋老太太身边冲宋大夫人叹了口气,轻轻冲她摇了摇手。

  宋老太太闻言脸色就更差,随手将桌上的信纸拂落在地,冷笑了一声:“就算是出了事,也不关咱们的事。当初既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叫咱们别管,现在她来求着咱们又能有什么作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