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六·先机
  宋楚宜既然这么说,宋贵妃也就顺势下了决定:“既是如此,那就这么定了。过几日本宫就去同蔡嫔说一声。”

  在宫里,不管什么时候最好都不要自己出头去说自己的想法,结识一两个喉舌是很有必要的,宋贵妃显然已经深谙这个道理。

  宋楚宜看了宋老太太一眼,更加确定宋楚宸深藏不露,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这件事一旦是皇命,那就算是定了,哪怕宋毅再不舍得呢,他也只能束手无策。宋老太太也算是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忍不住扬起了笑意。

  见宋老太太脸色好看了许多,宋大夫人自然也就跟着放开了些手脚,细细的叮嘱了宋贵妃一些该注意的事项,末了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娘娘,既是小宜说了叫您小心些九公主她们,还请您千万放在心上。”她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郑重:“并不是大家都捧着她,只是小六她说的话,向来没有不准的。”

  宋贵妃也跟着颔首,吩咐了竹意出去瞧瞧清宁殿那边有没有什么示下-----之前清宁殿曾递过消息来,说是那边可能会有召见。

  又转过头来盯着宋老太太:“崔家那边......”她迟疑的看了一眼宋楚宜,见宋楚宜垂着头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忍不住感叹这孩子真是被教导得滴水不露,轻声将话题继续了下去:“有没有给咱们回话?”

  依着宋贵妃的意思,二老爷也不能就这么一直当个鳏夫----毕竟他才四十岁不到而且还是个走官途的。而这个继妻的人选,若是有可能的话,自然是崔家最好。

  当时她把这个想法跟宋老太太和宋老太爷都说过,宋老太爷摇头说还是不要再去碰这个钉子,可是宋老太太却还是想着试一试。

  毕竟若是继妻来自崔家的话,崔家跟宋家的联系只会更紧密一层,而宋楚宜宋琰两姐弟日子也会好过一些,毕竟都是本家的,沾亲带故的,比那些不知根基的好的多了。

  宋楚宜诧异的抬了抬眼皮,宋毅娶继妻她自然早就料到了,可是却从没想过人选居然还会想到崔家。

  可是随即她心里又有些打鼓-----崔家又不是卖女求荣的,按理来说已经赔了一个崔展眉,断然不可能再搭上一个崔家姑娘了,就算是偏远一些的远房的恐怕都不可能。可是这些日子崔家确实似乎同宋家过从甚密....崔绍庭甚至还透露过结盟的意思,难道崔家真的竟然有了这个打算?

  说起这个事来,宋老太太脸色就又淡了一些,默默地叹了口气:“不成了。崔夫人那边回了咱们。”

  宋贵妃虽知崔家断然不肯再赔出一个嫡女来,可是想着恐怕远房的姑娘们恐怕还是愿意给一个,没料到竟回了,脸上神情显得有些严肃。

  宋老太太紧跟着又道:“可是崔家也并不是不想同咱们继续来往。”她将宋楚宾跟宋楚宣的事情说了,嘴角微微上扬:“这是变相告诉咱们呢,崔家女子是不能再给了,可是可以从其他方面加强关系.....”

  宋楚宜有些诧异这些人一个决定之下九曲回肠的深意,心想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虽然知道些前尘往事跟将来,却也还是多得是该需要学习的地方。

  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总比老死不相往来的好,宋家实在需要一个可靠的盟友。宋贵妃点了点头,又问起了五叔宋潜:“五叔的事也该早些定下来,虽然小五的婚事有崔夫人帮忙牵线,可是她下面还有弟妹呢.....总不能一直没个操持的人。只是虽然急,可人选却再不能马虎了。”

  否则要是再碰上一个王瑾思或者是李静姝,谁也吃不消。

  宋老太太跟她说起了自己的打算:“这件事不用娘娘您提,我们也一直悬在心里。过去那个王氏真是叫老五他吃了不少的苦头,这也是我们父母不够尽责的缘故。日后自然是要把眼光放长远些了,虽然也不必盯着人家姑娘的家世,可是人才品貌却是重中之重......”

  她顿了顿,提出了一个人选:“我瞧着广平伯家最小的那个庶女就很不错,身份合适两家有过往来。上次苏家出事之时她也在,年纪小小难得竟没吓得跟其他人一样惊慌失措......”

  宋贵妃听着也觉得满意,略点了头:“祖母既是有了打算,自然不会出错。等翻过年去也就满一年了......若是有这个主意,还是该尽早同广平伯家透个信儿。”

  宋大夫人就笑着插嘴:“老太太也是这个意思,前几天去皇觉寺还碰着了广平伯夫人......”

  宋楚宁拢着厚厚的大氅,恰好也在长沙著名的观音庙上香,双手合十拜了拜,就提着裙摆起了身,在小尼姑的引导下进了后院休憩的厢房,定定的瞧了上首坐着的人一眼,偏过头去看跟在身边的方夫人:“先生您说的人就是这个?”

  方夫人听她语气似乎有些不以为然,似笑非笑的应了一声,自若的点头开始给她引见:“这位便是王爷的乳娘,秦大奶奶。”

  端王的乳娘?后来端王登基之后被端王奉为养母的慈恩夫人?

  宋楚宁有些吃惊,立即就收了轻视之心,上前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

  她近来之时脸上的不屑跟得知自己身份之后的郑重其事全都落在了秦大奶奶眼里,她不动声色的牵了牵嘴角,脸上一片和善:“快请起罢,怎么当得起小姐的拜?”

  宋楚宁扶着方夫人的手站起身,神情自若的坐在她右首的第一张椅子上,皱着眉头有些不可思议:“难不成秦大奶奶您竟想亲自去一趟蜀中?”

  这样一个妇道人家,就算再厉害又怎样?难道还真的千里迢迢的跑去蜀中?

  秦大奶奶嗤笑一声掩住了嘴:“八小姐就爱说玩笑话,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就算去了又有什么法子?我只是来通知宋八小姐一声,消息已经送出去了,过年之前,这事儿总会有个信回来。”(未完待续。)

  ...